大余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成为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827|回复: 10

[历史] 你所不知道的西华山钨矿——跟随李会长调查逸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3 20:52: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余论坛版主招募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成为会员

x
   1990年3月16日至同年3月20日,中国钨业协会矿山分会的李会长率4人与西华山钨矿的周副矿长率本矿6人共12人组成了一个联合调查组,在西华山钨矿进行了为期五天的调查。当时我在西华山钨矿计划科任综合统计工作,也被指定参加了这次调查(西华山钨矿参与这次调查的还有:技术管理高级工程师廖明皓;高级选矿工程师邱隆裕;高级采矿工程师王国藩;统计师曾广祈和行政办公室秘书黄志华),并执笔撰写了<<关于西华山钨矿生产经营陷入困境的调查报告>>上报中国钨业协会和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大概是由于这次调查有了交集的缘故,1991年和1992年李会长到江西几个国有钨矿山进行开展多种经营工作情况的调查时(此时我已调到矿新组建的经济开发办公室)指名要我陪同。在以后的几次岀差调查中,我们也遇到过一些趣事,现凭记忆讲岀来。
  一.与“懂”亊长共进晚餐
  那是在去定南岿美山钨矿的时候。由于多年没去过了,李会长也不大记得路了,而司机也没到过岿美山,只好凭感觉开车(那时候可没什么“导航”)。到了一个三叉路口,往右还是往左?路上既没行人也没过往的车辆,无法打听,于是司机凭感觉往左开去。开了段路后,李会长觉得不大对头,叫司机停下来。这时正好前面来了辆车,司机下车去拦车打听,才知道前面快到广东连平了,我们跑了不少怨枉路,司机连忙调头,往回开。待我们赶到岿美山钨矿招待所时,早已过了午饭时间。我们在招待所登记住宿后打算到外面店里吃点东西填填肚子,这时,招待所服务员叫我们别走,她打了个电话给分管多种经营的副矿长后,该副矿长马上从家里赶来,带我们去食堂吃饭。
  晚餐这位副矿长特意安排我们到酒店吃饭,快吃饭时,来了两辆小车,矿长说是龙南来的两个老板及两个老板的女秘书,是他的朋友。吃饭时大家都客客气气,推杯换盏之后,大家显得熟悉起来,两位老板客气的拿出名片双手递给我们,我们也礼貌的双手接过来,看了看便收了起来。回到招待所洗完澡后,没事便拿出这两位老板的名片仔细看看,名片上吓然印的是:江西龙南某公司的懂事长和该公司的副懂事长。我们不禁哑然失笑:这两位老板真“懂事”啊!


  二.为什么这么多带“猪足庖”的?
  那次是要去吉安安福的浒坑钨矿。正好西华山钨矿有位矿领导要去南昌开会,李会长和我乘他们的便车到了吉安,在吉安宾馆住了一夜,第二天买了吉安汽车站的班车票去浒坑。班车从吉安汽车站开岀约半个小时,公路上有几个持枪特警拦下班车。车上的乘客们正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时,两位特警上了班车,他俩站在车门旁,两眼机警的看了看车上的乘客后便要一位坐在汽车中央的年轻小伙子下车询问。这时,这年轻小伙子旁边一位年轻女子不知说了些什么,特警也要她一起下车。这对年轻夫妻抑或是情侣被特警带下车后,班车继续往前走,经过安福县城再到浒坑钨矿,这时,时间己不早了。坐了一天车,感觉有些累,吃过晚饭洗洗就在浒坑钨矿招待所早点休息了。
  由于招待所的客房里没卫生间,早晨起床后到公用水龙头处洗漱。走到那里,只见已有七八个穿便衣的人已先在那里洗漱,他们弯下身洗脸漱口时,腰里都鼓鼓囊囊的,别着“猪足庖”(手枪)。当时,我心里感到纳闷:怎么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公安?吃早饭时,作陪的是浒坑钨矿的一位经营副矿长,姓黄,据他自己介绍他是大余新安人。我带着早晨的疑问,问黄矿长,这么多公安人员到浒坑来干什么?黄矿长告诉我们,他们是来破案的。原来,前两天浒坑矿旁边的一个山上,有户养蜂人家,一家四口在山上都被人杀害了。对这一大案,省公安厅十分重视,由一位姓康的副厅长带队到浒坑来破案。这时我才明白,为什么昨天从吉安来的时候,会有特警在公路上拦车检查了。


   三.两个“侏儒”怎么这么像?
   在于都的铁山垅钨矿调查时,晚上招待我们在矿电影院看了场电影,由于时间太久,影片名称已经记不起了(此片好像在大余电影院没有放映过)。这部影片中有位侏儒演员,表演得很不错,给我留下了较深的映像。  据铁山垅钨矿的领导介绍,该矿的多种经营工作开展得不错,特别是他们的工艺美术厂,办得很有特色,效益也好,因此第二天在该矿干部的陪同下,李会长与我们一起驱车前往该矿的工艺美术厂参观。车在厂门外停下后我们一行下车步行进入,厂里岀来了几个人迎接我们,先是厂长,后是副厂长(还是我的本家)与我们一一握手表示欢迎,接着与我们握手的人令我大吃一惊:这不是昨晚影片中的那位侏儒演员吗?怎么他是铁山垅的人?我们在厂会议室听厂长介绍情况时,这位侏儒给我们端茶到水忙上忙下,很是热情。后来,趁参观工艺美术厂时,我好奇地悄悄地向本家副厂长(他原先是矿工会干部)打听这位侏儒的情况。原来他并不是什么演员,他是铁山垅钨矿的一位职工子弟,因个子矮小长成一个侏儒而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工艺美术厂成立后,他们把他招了进来学徒。这位侏儒不仅勤奋学习,而且爱厂如家,厂里的一些大大小小的事都会主动去做,大家都喜欢他。
   工艺美术厂的这位侏儒与影片中的这位侏儒虽不是同一个人,但两人的长相实在是太像了,简直就像一对双胞胎。


   四.一张50元的假币
   还是在铁山垅钨矿。那天我与李会长一行去该矿的养鸡场参观,在养鸡场的外面有一个小商店,里面有些日常百货糖烟酒之类的商品。我们经过这小店时,女老板还给我们打招呼,大概想我们到她店里买点什么。我们没有什么要买的也就没进店。
  我们进了养鸡场后,场长先让我们穿上他们的白大褂工作衣,再换上长统套鞋,然后再经过一个盛有消毒液的水池,最后才进入饲养场所。这个养鸡场虽说不很大,但里面的各项设施还是比较完善的,场长告诉我们:鸡场最怕发鸡瘟,所以消毒工作一点都马虎不得。
  我们从养鸡场岀来,又经过那家小店,只见那个女老板双手拿着张纸币对着天上看。见我们走过来,她对我们说:请帮我看看,这张是不是假钱?我接过她递来的纸币,这是张面值50元的人民币,我仔细看了看后对她说:我看这是假钱!我告诉她,说是假钱有三个理由:一是这张钱的纸质较软,我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面值10元的人民币让她自己比较;二是这张钱的图案印刷得不够清晰;三是这张钱虽然也有水印,但这水印是浮在纸面上的,而不是在制印钞纸时就已经有了。这位女老板听说真是假钞后,懊恼的说:今天要垫本了。原来,在我们进了养鸡场后,有两个路过的外地人进了她的小店,买了她两包香烟,说没零钱,拿了这张50元的纸币给她,她找了40元给他们。待这两外地人离开后,她想想有点不对头,就拿岀这张纸币来看,但她没把握辨别真假。这时刚好我们从养鸡场岀来,于是就请我们给她看一看。


  五.“.我们七个人只吃了六缽饭”
  
   随同李会长到于都的盘古山钨矿这天,盘古山钨矿的矿长岀差去了,由马副矿长接待我们。吃晚饭时,矿长回来了。由于李会长退休前是西华山钨矿的矿长,在钨矿企业的威望较高,现在又是中国钨业协会矿山分会的会长,尽管矿长与会长并不熟悉,矿长还是不顾旅途的劳累赶来陪李会长吃饭。
   在饭局上,矿长先是表达了对会长的仰慕之情,然后又热情的要我们喝酒吃菜,还客气的说招待不周多包涵。后来聊来聊去,不知怎么聊到了西华山钨矿的现任L矿长。大概是喝了酒的缘故,盘古山钨矿的矿长居然对李会长说:你们西华山的L矿长太看不起人了,那次我带我们矿的人去广东,经过你们西华山,在招待所吃饭,七个人只吃了六缽饭,没有饭了,更不用说菜了。李会长说:可能L矿长不知道你们会来。矿长说:头天我们矿办公室主任打了电话给你们西华山矿办主任,告诉了他我们盘古山今天有七个人路过大余,中午到西华山钨矿在大余的招待所吃饭。李会长又说:可能L矿长他不在招待所。矿长说:L矿长不在大余我还不说什么,可当我们吃饭时亲眼看到L矿长从餐厅门口走过,他连招呼都没打一个。
   大吉山钨矿、西华山钨矿和盘古山钨矿当时都是江西中型一级企业,江西其他国有钨矿山是中型二级企业,且那年代盘古山钨矿的效益要比西华山钨矿好。回到招待所,李会长感慨地对我说:小S,刚才矿长虽然是说L矿长,不是说我,但我也是西华山的,弄得我都不好意思。


  六.餐厅部主任送了桌早餐给我们吃
   去全南大吉山钨矿调查时,正好西华山钨矿福利科X科长他们也要去大吉山钨矿岀差,于是李会长与我搭福利科的便车一起去大吉山钨矿。完成了在大吉山钨矿的调查,因X科长有一表妹夫在全南县当局长,他想到那里考察有没有什么工程项目可承包,于是在大吉山吃了早餐后,我们一行六七个人就乘车直奔全南县城而去。   大概上午11点钟左右我们到了全南县城,很快就找到了X科长的表妹夫、全南县某局的G局长。G局长安排我们在县政府招待所住下,并与我们聊了聊天,快到吃午饭的时候了,就带我们去餐厅吃饭。我们刚走到餐厅外面的坪上,迎面来了几个人。这时,G局长马上走上前,向一位中年男子介绍:这是中国钨业协会矿山分会的李会长,原是西华山钨矿的矿长;这位是西华山钨矿福利科的X科长。接着G局长向我们介绍这位中年男子说:这位是我们全南县的夏县长。G局长又介绍夏县长旁边一位较年轻些的女子说:这位是我们全南的县委陈书记。G局长介绍后大家握手寒暄了一会儿就一起进入县政府招待所的小餐厅吃饭。这个小餐厅一共就两桌:一桌是全南的县长书记与该县的几位企业家;另一桌就是G局长陪同我们几个从西华山来“蹭”饭吃的。酒桌上的情况大家都知道就不多说了。
   晚上G局长带我们几个人到县城的一家饭店吃饭。他告诉我们:全南县刚换届,明天新班子召开三级干部会,晚上招待所吃饭的人多,所以就带我们来这里吃饭。吃完饭,G局长对我们说:新班子第一次召开三级干部会可不能迟到,否则要坐到后排去,所以明天早上我就不来陪你们了。我们表示理解,并感谢他的热情款待。回到招待所,李会长对我说:小S,明天早晨我们到街上买些早点吃了再走吧。我考虑到街上买不如就到招待所餐厅买,如果有早点买的话。于是,李会长就让我和X科长去打听落实,
   晚上,县政府招待所的餐厅已没什么人了。我和X科长寻到餐厅部主任宿舍,找到了餐厅部主任。向他说明来意,并询问他早点有些什么花色品种。该主任先是说要我们找对口单位,要对口单位请我们,不要我们自己掏钱买早点。我说G局长今天中午和晚上都请了我们,明天他要开三级干部会,不好再麻烦他了。这位餐厅部主任听说我们是从西华山钨矿来的,他告诉我们说他到过西华山,还认识西华山钨矿招待所的高级大厨林厨师。我告诉他说林大厨原先住在坝上,离我家不远,现在到广东韶关发展去了。我和X科长与这位餐厅部主任聊了会天,后来他忽然对我们说:明天早餐我请你们吃,我餐厅部主任有这个权力,你们吃了就走不要付钱。回到招待所我们把这情况告诉李会长,他将信将疑,说还有这样的好事?
   其实,我对这位餐厅部主任的话也是将信将疑的,素昧平生他为什么要请我们?因此,第二天一早我就去“侦察”。先到餐厅厨房,看见墙上贴有一张写有“西华山”的纸条;又到餐厅去看,那里的毎张大圆桌上都立有一块牌子,其中有张桌上的牌子上写着“西华山”,这时候我放下心来了:这个餐厅部主任没有食言。我马上回到招待所将侦察到的情况向李会长和福利科的几位同伴报告。因是与全南三级干部会的与会人员在一起吃,早餐很是丰盛:有干有稀十几个花色品种。吃饱后还剩些糕点馒头,我们也毫不客气的打包带走。离开前,我特意到厨房找到这位餐厅部主任向他表示谢意,并说欢迎他来西华山。



发表于 2017-9-4 10:04:10 | 显示全部楼层
大余论坛版主招募
很有年代感,很有矿山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4 15:14: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广告招租
G局长先介绍县长,后介绍书记,这可不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4 20:59:51 | 显示全部楼层
大余论坛版主招募
龙泉坑的宝剑 发表于 2017-9-4 15:14
G局长先介绍县长,后介绍书记,这可不对。

当时是县长走在前面,书记是在介绍时才走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20 13:43:39 | 显示全部楼层
大余论坛版主招募
本帖最后由 文浩 于 2017-9-20 13:51 编辑

我也是西华山钨矿的。西华山对我印象最深的是选矿时发现盗钨矿人的手、脚、肠子及被人抛弃在山下的的尸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20 16:40:41 | 显示全部楼层
大余论坛版主招募
文浩 发表于 2017-9-20 13:43
我也是西华山钨矿的。西华山对我印象最深的是选矿时发现盗钨矿人的手、脚、肠子及被人抛弃在山下的的尸体。

哦,我们还是同一个单位的呀!不知你原在那个部门经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20 16:45:59 | 显示全部楼层
广告招租
机动科

点评

那个年代?我原在计划科干过,与机动科两隔壁,也许还认识。  发表于 2017-9-20 17:0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20 16:59:06 | 显示全部楼层
广告招租
文浩 发表于 2017-9-20 13:43
我也是西华山钨矿的。西华山对我印象最深的是选矿时发现盗钨矿人的手、脚、肠子及被人抛弃在山下的的尸体。

的确,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外来偷盗西华山钨矿窿内砂子的人很多,跌死的人难以统计,我就曾有次在乘交通车上山上班时看见公路边摆着五具民工的屍体。在窿内采空区跌死的无法找到屍体,就有可能随矿石从溜矿井下去,最终到了选厂的运输皮带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20 17:05:19 | 显示全部楼层
广告招租
对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21 12:26:18 | 显示全部楼层
广告招租
我不在科室,在基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成为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站长信箱|文字版|手机版|赣公网安备 36072302000007号|大余在线 ( 粤ICP备05040644号

GMT+8, 2018-1-23 10:0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4-2015 DayuOnline.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