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余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成为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271|回复: 3

[户外] 万水千山只等闲——(九)金沙水拍云崖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10 22:41: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成为会员

x
本帖最后由 CJDLX 于 2017-6-10 22:47 编辑


    九、金沙水拍云崖暖

       D17、9月6日,381km:曲靖市、三元宫、官下→(马龙县)→(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羊街镇、先锋镇、六甲、柯渡镇、丹桂村、 鸡街镇 →(禄劝苗族彝族自治县)九龙镇、头哨村(翠华乡)、团街镇、双化乡、皎平渡;



      (一)龙云关下献地图

      昨天特意在曲靖师范学院附近找了一家宾馆,这里距我下一个寻访地更近些。宾馆老板快言快语,自报家门说是山东人,八十年代在云南当兵,退伍回家后再度回云南创业,现在主要搞运输……看起来混得很不错,如今临三江大道建起了三间八层的房子。说到我的旅行,我把当天上午用手机随拍的照片让他指认,一眼就看出了“十八连山”。再询问我明天要去的“三元宫”(因导航上找不到),告诉我说如何如何,接着说:要不我现在就先带你走一趟。我说这倒不至于。

       4月27日,军委纵队从沾益县岗路、甘塘一带出发,经曲靖乌柴沟、永泉、小河湾等村到达曲靖城北,然后沿滇黔公路西进至西山、西屯村一带,红军总部进驻西山三元宫。
      当天下午,军委纵队先遣队沿滇黔公路向昆明方向前进,在距三元宫不远的关下村截获了一辆军用卡车,车上满载的是云南白药、宣威火腿、普洱名茶等云南特产,更为宝贵的还有二十余份云南军事地图。这些物资本是国民党云南省主席龙云要送给薛岳的礼物,正前往贵州的路上,结果被红军照单全收了。毛泽东(也有周恩来之)风趣地说,当年孔明入川有“张松献图”,如今红军入滇又有“龙云献图”。
      当晚,中革军委在三元宫召开会议,会议由周恩来副主席主持,参加会议的有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刘伯承、张闻天、王稼祥、博古、陈云、李富春等人。会上,根据缴获的地图,分析了中央红军当前所处的地理环境和面临的斗争形势,作出了抢渡金沙江,到川西建立根据地的重大战略决策。毛泽东综合了与会人员的意见,根据上述情况,对迅速抢渡金沙江的具体部署作了如下提议:一军团为左纵队,从现驻地出发,经嵩明、武定一线西进,形成威胁昆明之势,然后再经元谋北上,抢占龙街渡口;三军团为右纵队,从现驻地出发,经寻甸然后北上,抢占洪门渡口;军委直属单位为中央军委纵队,由刘伯承同志率领干部团为前锋,经石板河、团街直插皎平渡口;五军团作为后卫,随军委纵队之后,向金沙江方向跟进;九军团作为钳制部队,继续独立行动,以分散尾追之敌,然后可在会泽、巧家之间自行选择渡江,渡江后同主力会师。
      毛泽东的上述作战方针得到与会人员的赞同,会上当即起草了《关于我军速渡金沙江在川西建立苏区的指示》。

      其实,最先提出北渡金沙江建议的是林彪。4月25日,林彪就红军进入云南后所面临的敌情,向中革军委提出了渡金沙江的建议,指出:目前战略上已起了重大变化,川、滇、湘敌军及中央军正向昆明东北方向前进,我军已失去回黔之可能,且无法在滇东北开展局面,敌兵力绝对优于我军,我军即令能消灭一两个师,仍无法改变形势。因此,我野战军应迅速脱离此不利形势,先敌占领东川,经东川渡过金沙江入川,向川西北前进,准备与四方面军会合。4月26日,林彪再次就红军战略行动问题向中革军委提出渡金沙江的建议:红军应经寻甸,向禄劝、武定地域前进,先头部队去金沙江架桥,主力在武定休息,并相继歼灭追敌之先头部队,待架桥成功后再向江边前进。当天,彭德怀也致电中革军委:对红军继续西进和红军的处境提出疑问……但中革军委当时还未达成共识,各部队仍按军委的部署向西移动。


       七点钟就出发了,无奈“三元宫”还没开门。

      周恩来手抱地图。


       从三元宫出来,继续沿“南小线”往马龙方向走几百米就是关下村。今非昔比,当年经过关下村的滇黔公路被宽敞的城市主干道所取代了。  


    示意图上刻着一辆汽车,这就是“龙云献图”的地方。之前红军仅靠一份云南略图作参考,地形地貌和具体路线都很不准确,也不清楚金沙江渡口在哪里,行动主要依靠询问向导和侦察探路等方法前进,很难判断两天后的行程情况,往往要走不少弯路。而在关下村缴获的十万分之一比例的云南军用地图,为红军顺利渡过金沙江起到了重要作用。龙云关键时刻雪中送炭,一时被红军津津乐道,后来,军委作战科几个参谋还凑了一首打油诗:
       曲靖公路上,巧获两件宝。
       地图辨方向、白药治伤号。
       渡江走捷径,龙云有“功绩”。


       关下村公路对面是西山红军纪念塔,塔正面刻有毛泽东手书“英勇奋斗的红军万岁”。


       虽然是关于红军战斗的介绍,末了还是没忘“以阶级斗争为纲……”,同时留下了文革时期的印迹。

      离开关下村,在与马龙县交界处的南海子上高速。本有计划绕道去石林景区,但昨天宾馆老板告诉我在石林景区走一趟至少要大半天时间,况且今天又逢阴雨天气,也就作罢了。于是沿G56至嵩明,再转G85至羊街下高速,接下来都是在山区小道上行驶了。

        “阳先线”,这样的公路看上去很美,但走起来就费劲。

       4月28日,军委纵队从三元宫一带出发,经马龙县鸡头村、王家庄一线,抵达寻甸县鲁口哨一带宿营,红军总部驻大汤姑。红一军团分别由马龙县城和鸡头村出发,进抵旧县镇红桥、寻甸县塘子等地。红三军团由马龙县鲁石村黄泥塘等地出发,进抵寻甸县高田一带宿营。红五军团随军委纵队殿后。
      4月29日,中革军委在鲁口哨正式向各军团发出《关于我军速渡金沙江在川西建立苏区的指示》的渡江电令。军委纵队离开鲁口哨、大汤姑等地,经羊街(镇)到达六甲(今先锋镇)姚家村宿营。同日,红三军团攻占寻甸城。红一军团从红桥、塘子奔袭嵩明县杨林兵站,攻克嵩明,先头部队进抵距昆明仅15公里的大板桥,形成威胁昆明之势。龙云急电蒋介石速派援兵,并把各县民团调集昆明防守。这正成全了红军“调虎离山袭金沙”的战略意图。

   


       过了先锋镇向西几公里是红军六甲之战遗址。 4月29日,军委纵队到达六甲姚家村、鲁土村一带宿营。一年后的1936年4月9日,贺龙、萧克率领的红二、六军团也经过这里,并在此与滇军孙渡部进行了一场激烈的战斗,歼敌400余。








   
        4月30日,军委纵队从姚家村、鲁土村出发,进入柯渡坝子,中革军委总部驻丹桂村。



 楼主| 发表于 2017-6-11 22:56: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JDLX 于 2017-6-11 23:04 编辑


   (二)丹桂红军


       丹桂村位于柯渡镇东北1.8公里处,是一个回、汉族杂居的村子,红军长征曾两次进驻丹桂村。1935年4月30日,军委纵队进驻寻甸柯渡坝子,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张闻天、王稼祥等中央领导均在丹桂村住宿。

        别具一格的“丹桂红军村”的门楼,有点伊斯兰建筑风格。

       从门楼进入,村头是一个占地不小的广场,广场中央用瓷砖拼出一个红五星,正中是一组红军雕塑。

      丹桂村1974年就建起了红军长征柯渡纪念馆,并复原了中央红军总部驻地、中央领导人住地等旧址。1975年,长征时毛泽东的警卫员吴吉清和周恩来的警卫员魏国禄、范金标重返柯渡考察,对这里的红军遗址进行了确认。2013年,中央红军总部驻地旧址被列为全国文物重点保护单位。
   
      军委纵队进驻丹桂村后,对抢渡金沙江、抢占皎平渡口的方案作了具体部署,决定以总参谋长刘伯承为渡江先遣总司令,组成渡江临时指挥部,干部团为先遣部队,军委工兵连和一部电台随干部团先遣营行动。纪念馆门前有一幅对联:居丹桂运筹帷幄,渡金沙用兵如神。


        真不凑巧的是,今天所有展馆和旧址都是铁将军把门,只能在外围看看了。

       当年红军在丹桂村驻扎的旧址都保存比较好,现在看来又进行了全面修整,房子的外墙都涂成了黄色,非常醒目,也不知这是不是当年的本来面目。  

   
      中央红军总部驻地旧址,原是地主何本恩家的房子,为清代合院建筑。无奈不能入内一探究竟。


    中央红军领导人驻地旧址。


    修建于光绪22年的清真寺。

      远望红军村。

    当年村里有13名回族青年参加了红军,部队为了尊重回族宗教习惯,专门组成了一个回民班,在饮食方面可以另起炉灶。但最终,这十三名回族红军却没有一位看到了胜利的那一天。

       一年后的1936年4月4日,红二、六军团在贺龙、萧克的率领下进入寻甸县。4月9日晚,因部队北上受阻,全军转移到柯渡坝宿营。同日,进驻柯渡的红二军团五、六师奉命返回六甲阻击滇军,也就是前面提到的六甲之战。4月10日,红二、六军离开柯渡,之后横扫滇西,连克11座县城,从丽江石鼓渡口渡过金沙江北上。

      离开丹桂村,我跟随红军的脚步,经鸡街镇进入禄劝县九龙镇、翠华乡、团街镇、双化乡向金沙江靠近。
      在九龙镇打听“红军洞”的情况,当地人告诉说,汽车去不了。红军经过九龙乡时,有17位红军留下养伤,红军大部队走后,这17位红军伤病员被地主武装发现,除了5位年少的红军被强迫当帮工外,其余的都经受尽折磨。后来,地主武装把红军伤病员的衣服都剥光了,押着他们并胁迫200多个老百姓来到鲁筷村一落水溶洞前,在匪兵把第一个红军推下了洞时,后面的红军大声说:“不用推,我们自己来!”接着一个个跳下洞去。最后,匪兵害怕红军不死,用枪逼着在场的200多老百姓一人捡3块石头扔到洞里。几天后,几个胆子大的孩子跑到洞旁,还能听到从洞里传出红军伤病员的呻吟声……
      真是惨绝人寰,这让我又想起了灌阳新圩的“酒海井”。

       经过翠华乡头哨村。

       1936年4月9日,红二、六军团从鸡街进入禄劝翠华头哨村,在普渡河铁索桥与滇军近卫团进行了一天的激战。


    距普渡河铁索桥不远的公路旁是红军烈士墓。


         ——悼念一九三五年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中央红军)长征经过翠华时光荣牺牲的革命烈士!
       悼念一九三六年中国工农红军第二方面军长征经过翠华时在铁索桥附近英勇作战斗光荣牺牲的革命烈士!



    纪念碑后面是红军墓穴,但周围杂草丛生。再拾阶而上应该是纪念亭,没有上去了。

      从头哨村再走10公里是翠华村,也是当年红军驻地,但一不留神就过去了。
  
       5月1日,军委纵队和红五军团由寻甸柯渡出发,经鸡街进入禄劝县境,再经九龙到达翠华,在翠华村大婆树、界牌、山脚村一带宿营,毛泽东住在界牌。当天上午,周恩来来到干部团界牌驻地,向干部团团长陈赓和政委宋任穷交待了具体任务,把抢占晈平渡的任务交给干部团前卫连,叮嘱连长肖应棠:“夺取皎平渡关系到全军的安危,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同日,左路红一军团二师四团经富民县后兵分两路,一路由团长王开湘带领奔袭武定县城,一路由政委杨成武带领拿下禄劝县城。然后两路红军汇合,再占领元谋县城,向金沙江上游的龙街渡前进;红三军团为右纵队,经思力坝、马鹿塘等地,向金沙江下游的洪门渡前进。
      5月2日清晨,干部团整装出发。刘伯承和宋任穷率三营先行,陈赓率团主力随后跟进,经团街、石板河,直指皎平渡。

       我依然是沿着军委纵队的行进路线,往团街、双化方向北上。
      在团街镇给老马作完保养已是四点多钟了,这里距皎平渡还有整整一百公里,后面的道路估计也不太好走。从团街镇到双化乡,原来的“撤皎线”基本上被“禄大路”所覆盖,路况也没的说。到了皎平渡镇后,其实距金沙江畔的“皎平渡”还有四十公里,而最后的三十多公里是典型的盘山公路,“禄大路”也恢复为“撤皎线”了,路况比之前差远了,车流量也明显减少了。
      山里开始下雨了,越往上走雾气越重。很可惜,之前连续三天用卡片机拍摄的照片都弄丢了,自南渡乌江开始,这一路行程的图片记录基本上都是空白。
      天黑时分到达皎平渡,雨雾中看到了前方的皎平渡大桥,先找地方住下来再说。晚饭就点了一个苦瓜炒鸡蛋(被做成煎饼了),老板推荐有自制的药酒,也来了一小茶缸。喝过后才问起这酒有什么功效,说是祛湿的。

      苦不苦,想想红军二万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21 23:05: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JDLX 于 2017-6-21 23:38 编辑

      (三)、巧渡金沙江


          D18、9月7日:皎平渡、通安镇、会理县、红军长征会理会议遗址、云甸镇→德昌县→西昌市、礼州镇→冕宁县;356km;


[size=18.6667px]    皎平渡,七点钟了才天明。下了一夜的雨还消停不下,现在只能雨中漫步了。先在对面的小饭馆打探了有什么吃的,跟店老板说了声待会儿再来,说具体点——到四川走一趟,再回云南吃早饭。

       如果没有“红军长征渡江纪念馆”几个字,乍一看还以为是…… 一个多小时后,纪念馆依然没有开门,好在有关红军巧渡金沙江的展陈,其他纪念馆也会有。





     红军渡江纪念碑

     纪念碑前与皎平渡大桥,后与红军渡江纪念馆同在一条中轴线上,于1994年落成,陈云(时任渡江总指挥部政委)为纪念碑题写了碑名。

       桥那边(北岸)是四川会理县境。


    关于巧渡金沙江……

       皎平渡自古就是云南与四川之间的主要渡口之一,北岸四川会理一方也称为中武山渡口。金沙江水流湍急,两岸多为崇山峻岭、悬崖峭壁,唯皎平渡口水流相对较缓,便于大部队渡江。
      驻守金沙江北岸的是川军刘元塘第一旅。当年刘元塘认为会理到通安是通往云南的大道,红军从会理渡金沙江的可能性不大。因此,他只布置了一个团的兵力留守会理,又从该团中抽出一个营驻守通安,以居高临下扼制皎平渡口,而实际驻守皎平渡江防的则是由当地人组成的所谓的“江防大队”。
       5月2日,红军干部团在红军总参谋长刘伯承、干部团团长陈赓与政委宋任穷带领下,向皎平渡挺进。干部团五营二连在连长肖应棠带领下,换上国民党军装,马不停蹄急行军160里,于当天夜晚赶到金沙江南岸。红军在渡口幸运地找到了一条船,这条船原来是守敌探子来南岸探查情况的,探子不知跑到哪里去了。接着又在当地船工的协助下,从水里捞出了一条破船,用布把漏洞塞上。红军乘坐这两条船悄悄地渡到北岸,在船工的带路下来到设在江边的“厘金局”(抽税钱的卡子),敌江防大队就驻扎在这里。船工以缴税为名叫开了厘金局的大门,红军乘机拿下敌江防大队,俘获30多人枪,还缴得大洋5000块。随后干部团连夜过江,翻越中武山,打垮了前来阻击的敌人,为主力部队渡江北上打开了通道。

      刘伯承等渡过金沙江后,在厘金局旁边的山洞里设立了渡江指挥部。如果仅靠开始的两条船渡江,全军要一个月左右才能渡完,好在第二天红军又找到了五条木船。

       从桥上西侧能看见北岸(四川)江边的山坡上一一排石洞,那是当年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中央领导住宿和指挥渡江的地点。江边还有一座很一般的房子,是仿照当年的厘金局。

      过桥后沿江边有小道前往厘金局和石洞,路上又见有“红军巧渡金沙江简介”纪念碑,并刻有帮助红军渡江的三十七名船工的名字。

       当时为红军摆渡的船工分成两班,每条船三名船工,人歇船不歇,昼夜不停来往两岸。到了晚上,江边燃起了篝火,把江面照的通明。红军给船工的报酬也很丰厚,每人每天五块大洋,每天六顿饭,顿顿有猪肉。


       5月4日拂晓,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领导人渡过金沙江,在江北岸边的石洞内住宿办公,指挥全军的渡江工作。这些石洞开凿于清末民初,曾为来往马帮歇脚宿营地方。路边一个石碑上刻着:红军长征渡江时周恩来、朱德、刘伯承和总部住的一排山洞。


       中间的几个石洞都是互通。继续往前走是毛泽东住的山洞,毛泽东在这里守候了三天三夜,指挥红军过江。“金沙水拍云崖暖”由此写入了《长征》这一不朽诗篇。

       红军大部队源源不断向皎平渡开过来,按照预先排好的顺序乘船过江。而与此同时,红一军团在上游的龙街渡口,红三军团在下游的洪门渡口,却都没有找到渡江的船只,而江宽水急又无法架桥。因此军委命令他们也转到皎平渡过江。
      而担负后卫的红五军团三十七团奉命在皎平渡以南六十多公里处的石板河(现撒营盘镇境)一带阻击尾追之敌。开始,中革军委要求红五军团在此坚持三天三夜,后改为六天六夜,再改为九天九夜。原因正是红一、三军团都集中在皎平渡渡江了。
      红三十七团进入阵地的第二天,国民党中央军万耀煌第十三师才尾追而至,受到红军顽强阻击。红军持守七昼夜,双方激战数次,阵地自始至终控制在红军手中。5月9日傍晚,红三十七团撤离了石板河阵地,顶着狂风暴雨,最后一批渡过了金沙江。渡江后,红军凿沉了渡江的七条木船,其中一条木船是船工自己的,弥补了八十块大洋。
      至此,除红三军团十三团从洪门渡口过江,红一军团野战医院在皎平渡的上游的鲁车渡口过江外,经过七天七夜,三万余红军从皎平渡越过天险金沙江,进入四川。千军万马在同一个地方仅仅依靠七条木船全部安全地渡江,真是奇迹。我想,这就是“巧渡”吧。
      几天后,薛岳中央军的追兵才赶到江南岸,只捡到几只红军遗弃破草鞋,只有望江兴叹了。


       返回云南吃过早饭,雨稍总算小些了,雾却越来越浓了。


    比较在枯燥乏味的高速公路上行驶,总是对乡村和山区的道路有一种特别的偏爱,只要汽车能通过的地方,即便是坑坑洼洼的崎岖道路也不厌其烦。尤其走在陌生的地方,前方的未知性,时常让人感受一番“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刺激与惊喜。


    皎平渡两岸的公路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才修通。再后来,皎平渡大桥建成通车,皎平渡成了这一地区连接川滇的咽喉要道,也一度热闹起来,据说每天有上百车辆从桥上通过,把南岸的铁矿石运到攀枝花。如今这一车来车往的景象又没有了,道路保养也随之每况愈下。皎平渡至会理县通安镇这一段有“S213”和“S213旧”两条路可行,平行相隔一两公里,路程也相差无几。我走的是所谓的新路,路况却非常糟糕。

       平视外侧,仿佛腾云驾雾。

       过了皎平渡拱桥(另一桥),又开始走盘山公路了,连续十几个发夹弯,都是俯瞰金沙江和皎平渡的最佳角度。然而,随着皎平渡下游的乌东德水电站(我国第三大水电站)蓄水发电的日益临近,这个承载着红军长征历史的古渡口将随之淹没。

       云开雾散,风景这边独好。

       何谓“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这回领教了。



       从皎平渡到会理县城76公里,走了两个半小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成为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站长信箱|文字版|手机版|赣公网安备 36072302000007号|大余在线 ( 粤ICP备05040644号

GMT+8, 2018-4-23 19:1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4-2015 DayuOnline.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