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余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成为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1277|回复: 9

[户外] 万水千山只等闲——(八)进军云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14 00:00: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成为会员

x
本帖最后由 CJDLX 于 2017-5-14 00:14 编辑

    ——四渡赤水(续)

    D14、9月3日,419km:沙土镇、后山乡→(遵义县)三合镇→息烽县→贵阳市乌当区、羊昌镇 、百宜镇、青岩古镇、→惠水县、→长顺县→ 紫云苗族布依族自治县;


     (六)南渡乌江

      六点多钟起床,早饭没吃就出发了。走了18公里“未知路段”,赶到后山乡时还不到七点。之前对“后山古镇”还是孤陋寡闻,如今各个地方的“古镇”都数不过来了。但后山乡是红军当年南渡乌江的所在地,这里还有钱壮飞烈士墓和纪念碑,这倒是名副其实的红色资源。


   “後山古镇”的牌楼右边就是钱壮飞烈士陵园。一大早陵园的大门还锁着,但一侧的小门是虚掩的,推门而入,园内冷冷清清。
      钱壮飞被周恩来誉为情报战线上“龙潭三杰”之一,是中共早期无线电密码通讯工作的创始人和领导者。早年他打入国民党特务首脑机关,获取了大量情报。顾顺章叛变后,是他及时送出重要情报,使党中央机关的安全免遭更大的损失。身份暴露后,他转入中央苏区,历任苏维埃政治保卫局侦察部部长、红一方面军政治保卫局长、中革军委后方第二局局长等要职,主要负责电台侦听破译工作,在政治保卫和技侦情报战线上成绩显著。
      2012年,陵园被中央办公厅机要局命为“全国机要系统革命传统教育基地”。

       关于钱壮飞的牺牲,一直有多种不同的说法,分歧的焦点是:钱壮飞是否过了乌江,江北属金沙地域,江南则是息烽地域。金沙县方面坚持钱壮飞是在乌江北岸牺牲的,对岸的息烽县九庄镇认为钱壮飞是在南岸被国民党飞机轰炸身亡的;息烽县流长乡则认为钱壮飞是被当地民团残害致死的;也有些史料干脆笼统地将钱壮飞列为“失踪”。
      曾在网上看过以下不同的版本:
    (一)红军南渡乌江时,遭敌飞机轰炸及守敌袭扰,钱壮飞未能跟上大部队过江,于是来到后山乡乌江边黎从山家中打听过江路径。黎从山见钱壮飞有皮包等物件,顿生歹意,遂将钱壮飞引到堰田岩(靠近梯子岩渡口)附近,趁钱壮飞不备将其推下悬崖,并滚下大石头将壮飞砸死。后当地民众将钱壮飞遗体原地就葬。1977年,为避免乌江库区水位上升而淹没,后山乡党委还将其忠骨迁葬。
    (二)原中革军委二局破译科副科长邹毕兆说,他与钱壮飞一起渡过乌江后,翻过一座高山(大岩头)后,走了不远就遭到敌机来骚扰,红军发出空袭信号,他们各自分散隐蔽,空袭警报解除后,他们就失散了。
    (三)当年军委二局机要参谋吕黎萍说,部队走到息烽、接近贵阳几十公里的路上时,突然敌机来袭,红军部队吹起了防空号,部队就往树林里钻,他看见钱壮飞骑马跑到树林里去了,这个树林植被很茂密。敌机转了一圈就飞走了,是架侦察机。部队从树林里出来后,却再没见到钱壮飞。从飞机来扰到发现钱壮飞失踪,前后只有几十分钟的时间。朱老总非常着急上火,他将二局的人连参谋都臭骂一顿,周恩来也发了脾气,令人快去寻找。
    (四)红军过江经过息烽县流长乡时,一位因病掉队的红军干部躲进了宋家寨的山神庙,被当地大地主、国民党第六区分部书记长宋子祯的爪牙罗绍安发现。在宋子祯的指使下,罗绍安等将红军干部推下天坑。这位红军干部可能就是钱壮飞。
      ……

       2005年,钱壮飞烈士陵园在后山乡建成。陵墓的正前方是钱壮飞烈士生平简介,落款是国家安全部、贵州省委省政府、91195部队、上海市国家安全局……这似乎就钱壮飞的牺牲地之争划上了句号。

       挽联:“龙潭虎穴建奇功 黔山秀水祭忠魂”。



      离开古镇,接下来我来到一个叫煤炭沟的地方,这里是当年红军南渡乌江的地方,江南是贵阳市息烽县境。

      3月21日,红军分别在太平渡、二郎滩四渡赤水。
      3月25日,红军仍然在寻机向西南运动,希望在运动战中有所突破。而向东南方乌江方向转移的建议最初还是彭德怀提出的。
      3月26日,毛泽东采纳了彭德怀的建议,以红九军团伪装为主力,佯攻长干山、枫香坝,吸引敌人北上,红军主力则从枫香坝以东穿越敌人的封锁线,南渡乌江。

       当年红军从后山乡的梯子岩、大塘河、江口3个渡口渡过乌江,进入息烽地域,跳出蒋介石精心设置的“绝境”。沿江5千米的3个渡口——上游是江口渡口,中间是大塘渡口,下游是梯子岩渡口。毛泽东等中央纵队的领导是从梯子岩渡口渡过乌江的,中央纵队的各支队分别从大塘、江口两个渡口渡过乌江。

     自乌江水库1978年起蓄水发电后,水面已变得很平静了。

       梯子岩渡口。在桥上,一老乡指着山坡上的灌木丛告诉我说:在那里有一个碑,能看到一点点……我顺着老乡所指的方向,还是没有看到什么。

      小路被灌木丛淹没了。


       跨越乌江的大桥已建好几年了,息烽县这边的道路却还在这般模样,也不知这路是在翻修还是新建,反正在地图上此路不通。

       乌江南岸的纪念碑。



       3月29日下午,担任抢渡乌江先遣任务的红一军团一师三团和干部团工兵连抵达后山乡乌江北岸。在经过一次偷渡失败后,红三团决定强渡乌江,红军突击排利用黑夜和暴风雨作掩护,成功到达江口南岸。接着后续部队也乘竹筏登上南岸,与突击排会合后,绕道至河流下游,击溃了大塘渡口和梯子岩渡口的守敌,控制了江南。
       30日,干部团工兵连在江面上架起了3座浮桥。至31日晚,红军主力除红九军团外全部进入息烽境内。
       红军主力南渡乌江结束后,为防不测,干部团相继拆毁江口、梯子岩、大塘的浮桥。殿后的红九军团此时还在沙土一带。而中央军委不知浮桥被拆,限红九军团必须于6个小时之内赶到梯子岩南渡乌江。当得知浮桥已拆的情况后,陈赓被朱德、刘伯承一顿臭骂,并令重架浮桥。九军团还是没有如期达到,(之前在菜籽坳军红九军团战斗纪念碑看到的是:军委电令红九军团务必于4月3日上午前赶到沙土尾随主力过江。)浮桥被再度拆毁。至此,红九军团开始了一段孤军作战的历程,转向黔西、大定、毕节,再向云南挺进。



       红军南渡乌江,标志着四渡赤水战役的结束。
      实事求是地说,自遵义会议结束后到南渡乌江的两个多月时间里,中央红军北渡长江、赤化四川、赤化贵州的战略目标都未能实现,但由此演绎的四渡赤水确实是红军战争史上的奇观。
      中央红军从江西和福建苏区出发,走了近半年时间,用鲜血记录着这一漫漫征程,红军迫切需要寻找新的立足之地。
      敢问路在何方。



     八、进军云南

 楼主| 发表于 2017-5-14 22:18: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JDLX 于 2017-5-14 22:30 编辑

                   八、进军云南


        (一)威逼贵阳

    如果道路顺畅的话,从乌江南岸经长流乡前往息烽县是最好不过了。可眼下只有原路返回一段路后,沿乌江北岸X023路至遵义县三合镇再南下息烽县。

    洗车又耽误了二十来分钟。闲着也是闲着,虽说是帮洗车人家脱粒花生,有一半是进了自己口中,新鲜花生是润肺的好东西。

     之前对息烽县的印象仅停留在“息烽集中营”。四年前曾和朋友想到集中营看看,却赶在了下午下班时间。这次也有想法,如果走国道也正好要经过集中营。达到息烽县城时将近12点了,算起来又拖延了半天行程,临时决定上高速抢时间。
    红军南渡乌江后,是从息烽、开阳之间南下,再经贵阳以东与龙里县之间绕过贵阳城的。但如今这一地区的公路网几乎是朝东北方向辐射,自驾游是很难按照长征线路走。因此我按照备选方案决定放弃走开阳,直接走高速至扎佐后再向东往羊场方向行进……
    真是欲速而不达,上高速不久便遭遇塞车车,一堵就是半个多小时。道路疏通后,干脆继续沿高速往东走贵阳绕城高速,在一路口稍一迟疑便错过了匝道口(一条很不起眼的小路)。似乎容不得我投机取巧,非要我走到百宜(镇)不可。

  
    4月4日,中央红军先头部队由修文县和开阳县境内进入现在的乌当区和龙里县境内。
红军佯攻贵阳,威逼昆明,属调虎离山之计。红军在乌当区途经羊昌、新场、百宜、前后六天,期间打响了百宜阻击战,是佯攻贵阳战略中重要的战役之一。
    4月5日上午10时左右,国民党中央军92师派3个团及4架飞机向驻守百宜的红军发起进攻,红军在敌军的后援部队赶来时,采取交叉掩护,边走边打的运动战术,在跨越了10余平方公里范围里,牵着敌人疲于奔命。下午4时,红军开始撤离百宜,在当地老乡的帮助下,抄近路越过洗马河,进入龙里县境内。百宜之战既保证了红军主力继续前进,又牢牢地牵制了当时在贵阳督战的蒋介石。
    4月7日,中革军委令各军团从贵阳、龙里之间南进。同日,滇军孙渡纵队匆忙赶到贵阳救驾,此时还在贵阳城内的蒋介石算是松了一口气。红军在龙里、贵阳之间地区频繁调动,也达到了毛泽东所预期的目的——“只要能将滇军调出来,就是胜利”。
    4月8日至9日,中央红军兵分三路迂回前进:
    走在最东边的左路红一军团经贵定县马场河进入龙里县境,再经高坪铺到达贵阳、龙里之间的王关村,并派部队迅速控制贵阳、龙里之间的公路;中路红三军团前锋从龙里县洗马河出发向南,经哪旁(乡)、高堡(村)到达王关村;右路红五军团从牛场坝(今属洗马镇)向西翻越太子山,经现在谷龙乡、醒狮镇一线到达王关村。
    4月8日,中革军委决定占领贵阳以南的青岩、花溪,掩护主力过定番(惠水)。于是再兵分三路前进,从龙里向西南转兵:第一、二路由三军团进占青岩城;第三路由一军团主力和军委纵队组成,向高坡乡进发。

    话说贵州的“四大古镇”分别是黔东南镇远、赤水丙安和锦屏隆里,再就是贵阳的青岩。之前我只到过镇远,这回算是走了个遍。若不是重走长征路,尤其像隆里那“不着边际”的地方,是很难列入旅游行程之中的。其实,长征路上的意外收获还有很多。

     青岩古镇始建于明洪武十年(公元1378年),明初称青岩堡,据说因附近多为青色岩峰而得名。古镇经过不断扩建,至明清时期已是商贾云集,盛极一时。黔南盛产之米粮,多经此地运入贵阳。如今,古镇还算是比较热门的旅游胜地。




     古镇基本保持旧有的格局,而新建的大规模的配套设施反有些喧宾夺主的感觉,也难怪游客们不买账,与老街相比较,真是“冰火两重天”。




   遗憾的是,我在古镇没有发现什么现存的红军遗迹,倒是在背街”看到了周恩来的父亲周懋臣青岩古镇的居住地。抗日战争时期,由八路军驻贵阳办事处安置一批共产党人的亲属在青岩镇居住,其中就包括周恩来邓颖超李克农博古等人的亲属二十余人。



    一些有关长征的影视在青岩拍摄过,但鲜为人知。倒是电影寻枪在此大做文章,刷了十几年的存在感。


    万寿宫


     傩戏



     青岩古城四周以巨石构筑城墙,依山就势,蜿蜒曲折,巍峨险要,颇具山寨城堡之特色。古城有东、西、南、北四门,现仅存城南定广门。定广门建于清顺治十七年(公元1660年),至今保存完好。

     4月9日傍晚,红军分别从不同的方向齐聚青岩南门城下,此时城门紧闭,红军一时间不清楚城内敌军情况,便重兵围住南门。国民党青岩区区长彭仁斋趁夜带着家眷从北门逃跑,红军不费一枪一弹,于次日凌晨进占青岩城。
    红军在青岩城内休整一天。4月11日清晨,红军向定番(惠水县)前进。


   青岩惠水、长顺、紫云一段,高速公路与S309道基本保持平行,加之这一路没有什么特别的看点,因此,我还是选择了走高速,中途只在长顺服务区短暂停留一次,赶在天黑前到达紫云县城,倒是把耽搁的时间抢了回来。

     对于一个陌生的县城,在没有特定落脚点的情况下,我习惯把目的地设置为“县政府”,一般在途中就能找到了落脚点。这回跟随导航的提示,穿过了所谓的“文化路”、“体育路”,一路都没看到宾馆什么的,一直到了县政府,这才发现大院前楼便是政府招待所,与周边建筑相比,算是“鹤立鸡群”了。看来今晚就住这里了。

     晚上在县政府周边逛了一圈,仿佛回到了七八十年代……对我一个外来客而言,并不因为这般街景感觉寒碜,反倒是有一种怀旧的亲切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20 00:10: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JDLX 于 2017-6-10 23:02 编辑

     D15、9月4日,260km:紫云苗族布依族自治县、格凸河风景区、中洞、 水塘镇(羊场村)→镇宁布依族苗族自治县坝草村、贞丰县白层镇 →贞丰县→兴仁县


     (二)格凸河

       
      步行去吃早餐,顺便再感受一下“七十年代”的县城风情。进了好几家餐馆,除了米粉还是米粉,问店老板哪有其他什么吃的,其实在一家餐馆打听另外一家餐馆是件很尴尬的事情,但厚道的老板告诉我街头有一家天津小笼包。

       紫云县信访局。这一极具时代特征的建筑还保留着曾经最流行的语录标语,而中间的两行字即便是看不齐全也知道内容——大海航行靠舵手    干革命靠毛泽东思想


       准备出发了。恰好昨天洗了车,否则灰不溜秋的有损政府形象。

       又是一路尘土飞扬。

      昨天之所以在紫云县城落脚,是与今天的行程有关。县城东南13公里的羊场村是我要去的地方,而羊场村再往东20来公里是格凸河风景区,那个地方我很久以前就有关注,到了紫云肯定不能错过。
    一路颠簸到达游客中心,这时的停车场还没见几辆车。景区还算人性化,有两种套票供游客选择,因时间关系,我选择了游览范围更小的“精华游”。在门口与三位贵阳驴友相遇,说是凑足十个人可以买团体票,我说我已经买票了,也没时间凑人数,下一步还要去“中洞”。原来他们也打算去中洞,于是一拍即合,随即也跟着办理了“精华游”,一道游玩。

      大穿洞是格凸河景区的主要景观,这里是格凸河伏流(伏流:有明显进出口的地下河)的入口,为世界级的地质奇观。

       上为“穿上洞”,下为“燕子洞”,统称“大穿洞”。

       燕子洞高116米,宽25米,又称“燕王宫”据说每年的清明至重阳时期,洞内栖息着数十万只燕子,早晨和傍晚在洞口翻飞,又是一大奇观。稍等了片刻,开始了蜘蛛人徒手攀岩表演,也就一根烟功夫,蜘蛛人爬到了目的地,在悬崖峭壁之上摇旗擂鼓,宣示成功。

       蜘蛛人姓王,之前在电视上也看过他的表演。

       从燕子洞可通往穿上洞。


       因为时间和天气的原因,没有看到展示图中的“天地神光”之奇观。


       格凸河。“格凸”在苗语中的是“圣地”的意思。

       我们的套票只能到“大河苗寨”为止,而这类的景观已是见怪不怪了。跳花场是贵阳周边苗族特有的一种民族盛会,一般是在正月举行。
   
      接下来是自由行,我们要去的地方是“小穿洞”范畴内的“中洞”,那是我此番之行的主要目的。

       中洞位于水塘镇塔井村的大山深处,距格凸河景区游客中心还有十几公里,正在旅游开发中。我让贵阳驴友的车在前面探路,到达进山路口一小停车场,驴友先行一步把我的停车费也付了,我要补钱,他们都执意不收,刚才在大河苗寨还一个劲地让我品尝糯米饭。萍水相逢走在一起,客气与否都怪不好意思的。
      接下来是走羊肠小道翻山越岭了,毕竟山高路远,进山时就我们一行四人。昨天在招待所问服务员到中洞步行有多远,回答说要两个小时;后又问政府保安员,说是一个小时。在出山的路上才恍然想起,进出山时我们都忘了看时间,大家估计了一下,单面大概要走四十五钟。

       峰回路转,终于看见前方的山洞了。

       山谷的回音很大,远远就听到山洞那边孩子们的嬉闹,甚至家禽的叫声。小穿洞有上、中、下三洞,或许是洞口所在的方位不同,我们没有发现上洞和下洞(格凸河伏流出口)。


       洞口外玩耍的孩子。

      中洞海拔1800多米,是一个巨大的天然溶洞,大多介绍为:宽115米、深230米、高50米。以我个人的目测,更相信另一组数字介绍:宽80米、深200米、高30米。
      贵州闻名的溶洞众多,中洞真正令人称奇的是“穴居部落”。洞内现居住着吴、王、罗、梁四个姓氏的21户苗族人家,近百人同处一个大屋檐。。解放前夕,这些苗人和前辈是从居住了百年的“下洞”搬迁至现在的“中洞”。据考证,这是亚洲现存惟一的“穴居部落”。
      洞内两边是房子,中间是公共场所。篱笆墙的房子屋顶只是象征性地披了一层塑料薄膜,或者干脆什么都不盖,这是出于采光的需要,除了靠近洞口的两户人家,其他人家的房屋都见不到阳光。

       人和猪、牛、羊都栖息在洞里,当然还有鸡、鸭、兔子等小动物。

      用“一片狼藉”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对比早些年的照片,一直如此。


      小卖部

      厨房里锈迹斑斑的大锅。

       直到2003年,洞里的人们才用上电。

       熏猪肉。在家的主人说大概60元一斤,但又说儿子出外打工了,自己也做不了主。


      相比之下,这家光鲜的房子是农家乐,名字也取得好——“世外桃源”。

       这户也称得上是豪宅了。

       这家是大户人家。

    室内篮球场

       美丽的天花板。

       洞里唯一的砖墙结构的房子——中洞小学。
      1984年,这里设了一个教学点,包括中洞周边几公里外的孩子都来这里学习,据说最多时有184名学生,8位老师。但这里的人告诉我说,最多时这里有十一名老师。自从第一位来这里的河南女支教老师被媒体报道后,中洞小学就再不缺老师了。我想,那些老师多半也抱有猎奇的心理成分来支教吧,但不管怎样,都难能可贵。(小图来自网络)

       六年级的教室。

      这块水泥地曾是二年级的“教室”,而左边的三间房是校长和老师的办公室,如今被村民居住了。(小图来自网络)
       2010年,这所全国唯一的山洞学校成为了历史。

       洞里的生活用水是来自崖壁上不间断的滴水,政府为此捐建了三口水窖。


       名声在外了,中洞人也乐见外人的到来,除了能获得一些公益支助外,也或多或少还能兼顾一点旅游产业。一些多年前的条幅和队旗依然挂着,这不仅是到访者留下的印记,也是中洞人的广告。



       贫瘠的山地只适合种植红薯、玉米。

      养羊倒是一项不错的副业。

       2009年,政府在距中洞500米的山坡下新建了移民房,无偿分配给中洞的每户人家。但只有少部分人家愿意出洞体验生活,结果不到一个月又搬回了洞内。理由无外乎是“习惯了洞内生活,适应不了外面的环境。”
       随便进入一间移民房,但见粉白的房间成了柴草房。下山的路上,陆续遇见回洞的村民,说起不愿住安置房的原因,一对年轻夫妇的理由是,房子的质量有问题。倒也有一两户人家迁入了新房,一位妇女说她家就搬下来了,因为母亲的关节炎很严重了,洞里住不得了。原以为洞里面是冬暖夏凉,而这位妇女只是说:很冷,冬天特别冷。据说有一定年纪的中洞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关节炎。
      令人费解的是,一条尚未运营的缆车已经架进了山洞与移民安置点之间,毋庸置疑,这是给游客建的。明眼人都知道,中洞最大的“卖点”不就是“穴居部落”,事到如今,且不论中洞人是否“心有灵犀”,倒试问当地政府,究竟希不希望这群现代的“山顶洞人”走出山洞?


      和贵阳驴友在山下道别,告诉说我还要在附近走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21 23:57: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JDLX 于 2017-5-22 00:09 编辑



     (三)北盘江



   
    从中洞返回格凸河镇,经打听很快就找到了羊场乌烧岭红军长征烈士纪念园。


       1935年4月12日,红一军团一师二团攻占紫云县城。4月13日,红军各野战部队和中革军委先后进入紫云、镇宁境内。
       4月13日24时(即14日0时),中革军委作出“西渡北盘江”部署:令红十三团于14日向江龙场前进,做出进军镇宁城的假象,并绕道关岭至花江铁索桥,并将桥破坏(未果)。然后视西岸敌情或过河向贞丰西进,或沿东岸南下百层与主力汇合。而红军主力则兵分两路,以红三、五军团为右纵队,由贞丰县白层一带渡河,经贞丰进占兴仁;以红一军团及军委纵队为左纵队,在望谟县乐元一带渡河,经册亨进占安龙。

       花江峡谷和铁索桥。北盘江流经关岭县与贞丰县交界那一段被称为“花江”。此岸为关岭,彼岸为贞丰。(2012年)

       花江铁索桥又称“万绿桥”,始建于明代,至清代多次复修,三易桥址,古为黔滇交通要枢。清代彭而述题诗:
      铁索黑水旧知名,天水曾当百万兵。
      试问临邛持节客,当年何路入昆明?

      右路红军从紫云县城基本上是一路向西进入云南;左路红军则从紫云县城经羊场后继续向南经望谟县的播东、者坪,渡过北盘江后,再向西经册亨、安龙、兴义向云南前进,划了一道弧线,既所谓的“弓背路”。

       碑文介绍:……干部休养连在羊场乌烧冲遭到敌机轰炸,当场牺牲了七名红军战士(其中一名为女红军),随休养连行动的毛泽东夫人贺子珍、罗炳辉夫人杨厚珍等多人在轰炸中身负重伤……
      窃以为,此碑文有关贺子珍负伤之地的介绍有误,根据诸多的长征史料介绍,贺子珍身负重伤的地方是在兴义市威舍镇的猪场村。但为七名牺牲的红军战士修建如此规格的纪念园,该为并不富裕的紫云县点个赞。

      红军走“弓背路”经过的地段比较复杂,也迷惑了尾随的国民党中央军孙渡纵队。但林彪对走“弓背路”一度牢骚满腹,被毛泽东一顿奚落,这是后话。而右路红军从紫云县城走镇宁、贞丰、兴仁一线直至盘县、平彝,走的是“弓弦路”。
      我选择的是先走一段“弓弦路”,到兴仁再说,因此必须返回紫云县城后再西进。

       在坝草互通下高速,很快就到达了北盘江边的坝草村。
      北盘江是珠江流域红水河的大支流,发源于云南省沾益县马雄山,流经云南、贵州两省,全长449公里,多处为滇黔界河。
       4月14日,担任先遣任务的红三军团第十一团在团长邓国清、政委张爱萍、参谋长蓝国清和政治部主任王平的率领下,到达镇宁坝草村,准备在此渡过北盘江。

       当地布依族老人带红军来到一个叫花滩的地方,这里水浅,能徒涉到北盘江对岸。时任十一团政治部主任的王平在回忆录里有一段红军裸渡北盘江的描述:
      ……我们看水势可以徒涉,于是侦察排和第三营的勇士们脱得光光的,一手举着枪,头顶着子弹、衣服和背包向对岸徒涉过去。刚登上对岸的山头,侦察排就发现敌人正从山的背面拚命往山上爬。真是险啊,如果我们过河晚一步,山头就被从贞丰开来封锁渡口的敌人一个团占领了。这时侦察排和三营的同志们什么也顾不上,连衣服也不穿就从山上压下去,光着身子把敌人追出二十里地,老百姓看到这种情景都非常惊奇。
      虽然花滩水浅,但是红军大部队一起徒涉就不现实了。4月16日,红军在当地布依族群众的帮助下,架起了一座两米多宽的浮桥,为主力红军过江做好了准备。

     
       纪念碑的背面的浮雕刻画的是当年红军和群众一起搭桥的情形。依然采用最简单有效的搭桥方法:把装满石头的篮筐沉入河中,再搭上木头,铺上门板。

       三营在花滩徒涉过江后,一营则顺江而下,前往另一个渡口——白层村,当晚抵达白层渡东岸,于17日凌晨占领渡口。
       红军抢渡北盘江,红十一团即打前锋又断后阵。时任团政委的张爱萍为此写下了《急军令  抢渡北盘江》——
      北盘水吼山谷震
      敌岸陡峭插入云
      大军西去夺要津
      出奇兵
      雷击电闪占白层
      连克贞丰下兴仁
      风扫落叶马不停
      挥戈者相守关岭(者相——贞丰县者相镇)
      断后阵
      机关算尽休得逞

      从坝草村沿S309道到白层村(镇)只有13公里,途经鲁容乡。刚才隔河就望见了白层渡口纪念碑,因视觉错误,以为就在对面的公路旁边,顺路过去后才知道犯了视觉错误,只好作罢。
      4月18日,红军经坝草、白层渡过北盘江,向贞丰县城进军。


          到贞丰县城只有20公里,但又遭遇修路限行,等到达贞丰县城时已经六点了,再前往双乳峰还有十多公里。

      摘自百度:双乳峰被称为天下奇观”、“地质绝品于贞丰县城到者相镇的公路干线上S210老路。海拔1265.8米,相对高度261.8 多米,酷似一对栩栩如生、形象逼真、风韵圆润的双乳。当地布依族称圣母峰。更为出奇的是,从不同的角度观看,是不同年龄阶段的双乳形状。从观峰台的角度看,是20来岁年龄的双乳峰,换500米角度观看是40来岁年龄的双乳峰,再换500米角度观看是60岁年龄的双乳峰。

      如今,为了收售门票,S210道路已另辟蹊径,而S210老路以及靠近景区的相关村道成了半管制区,随着景区的不断扩张,不明就里的外来游客或团客也许在几公里外就得买门票了。我倒是沿S210老路把车开进了一个貌似景区的管理处,但再步行一百多米就遇见路卡了。

      乍一看以为这就是圣母峰,当地人说这叫什么峰我忘了,反正比网上说的“残乳峰”要好听。

      百度:……右边的个山峰,象一个仰卧的妇女,只可惜她的一只乳房已经残缺了,好像是被人咬掉的。这个山峰叫做残乳峰,景点叫养子不教母之过。相传在古时候,有一位妇女特别宠爱她的儿子,对他百依百顺,做了错事从不打骂,哪怕是偷鸡摸狗。后来的儿子杀了人,犯下死罪,临死之前监斩官问他还有什么话要说,他说很想再吃一口母亲的奶,母亲顺从了他,谁知他一口咬下母亲的奶头,痛哭道:母亲啊,都怪你当初没有好好教育我,以至有今天的结果,我恨你!”这是一个在中国家喻户晓的故事,只不过在贞丰这儿得到了形象的印证罢了。
         的确,这个故事在很小的时候就听过N遍。

    当地人提示我另外一条路上去可以看见圣母峰,于是又开着车一路探寻,无果之下又有人告诉还有一条路上也能看见圣母峰……

    这回没有错了吧,但从这个角度看,这是“多少岁年龄”的双乳峰就不知道了。

         双乳峰景观大道两边的景致,可惜快天黑了。

       离开双乳峰,马不停蹄又跑了60公里,赶到兴仁县城落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30 00:04: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JDLX 于 2017-5-30 00:13 编辑



      D16、9月5日,377km:兴仁县→兴义市→(罗平县)九龙瀑布群、长底乡→(富源县)十八连山镇→(兴义市乌沙镇)→(富源县)古敢水族乡→(兴义市)猪场村、威舍镇→(富源县)黄泥河镇、营上镇海丹村、营上镇、大河镇、富源县→寻甸县、曲靖市;

   
   (四)九龙瀑布群

      今天从贵州兴仁到云南罗平,又经十八连山镇(云南富源)、乌沙镇(贵州兴义)、古敢乡(云南富源)进入兴义市猪场村,再经威舍镇进入云南境内……在贵州与云南之间跑了三个来回。

    兴义马岭河大桥。

    如果走的是G324道,可在马岭河峡谷大桥上欣赏“百里画廊”。

     借走长征路的机会看看风景是一举两得的好事情。九龙瀑布群是我的备选行程之一,因之前错过了赤水瀑布,所以到此一游似乎是理所当然了。虽说来回要绕行近百公里,但几千公里都跑了,这一百公里就忽略不计了。

    我对九龙瀑布群是早有所闻。在众说纷纭的“中国十大瀑布”榜单上,或许是以“大”为名,或许是以“美”为名,或许是综合考虑,但不管怎样,九龙瀑布群十之八九榜上有名。更具权威的是,2005年由《中国国家地理》主办评选的“中国最美六大瀑布”,九龙瀑布群位居诺日朗瀑布和黄果树瀑布之前。
    九龙瀑布群位于云南罗平县城东22公里的九龙河上,当地布依族人称之为“大叠水”。仅在4公里长的河道上,就有大小十级瀑布,高低宽窄不一,近看形态各异,远望层层叠叠连为一体,美不胜收,素有“九龙十瀑,南国一绝”之美誉。
    九龙瀑布群为一线式游览,有许多私家车在游客中心揽客(景区为啥不设旅游车项目?),花了20块钱打车到景区的另一个入口,一来免得原路往返,二来走下山路轻松些,我首先考虑的是省时间。

     情人瀑布为第二大瀑布,高50余米,宽70余米。


    石龙漫游瀑。瀑布如果再高几米,就有点像是贵州的陡坡塘瀑布



   “神龙瀑布”,是瀑布群中最大的一级瀑布,号称九龙第一瀑。景区示意图的介绍是:宽120余米,高70余米。我对此表示高度怀疑,如此的话,不是要盖过黄果树瀑布(宽101米,高77.8米)吗?但分明没有黄果树瀑布那排山倒海般轰鸣而下的气势。后来百度了一下,说神龙瀑布宽为114米,高只有56米。
    神龙瀑布附近设有观景台,从上俯瞰,神龙瀑布前后的瀑布叠水、深潭浅滩可尽收眼底。因山高路深,爬了几步便畏难而退。


       从神龙瀑布往下走,依次有四个钙华地质的台面呈阶梯状展开,形成阶梯瀑布,这些阶梯瀑布与神龙瀑布组合在一起,构成一个更有层次感的瀑布群,这才是九龙瀑布最美所在,叹为观止。





     景区内部还有其他小瀑布,没有一一细看,一趟下来两个小时都不到,也算是到此一游吧。

      走回头路是非常枯燥无味的,因此前往“猪场村”时我选择了“距离优先”,按导航的提示,车到长底乡后便拐上了“富长公路”,这并不是我之前规划的行程路线。很多时候,凯立德与搜狗是走不到一块的,这回看要带我怎么走。

    因为没有进入乡镇所在地,所有当时我也并不知道所经过了什么地方。晚上在曲靖把手机上的照片让房东辨别,房东一眼就认出了“十八连山”。

    很喜欢走这样的山野小道,车辆行人都少,峰回路转,赏心悦目,路面好就行,四十迈都有速度感。

    途经兴义市乌沙镇抹角村。过了十八连山镇,开始走“未知路段”了,十来公里后,道路等级又更次一级了。

    经过“云南唯一水族乡——古敢”。

   “云南水族原生态村落——水五寨”。水族是个名副其实的少数民族,全国水族人口只有几十万,百分之九十集中在黔东南,而祖先来自江西的居多。
    古敢是云南边界乡,犬齿交错,刚才在云南的小营脚进入了贵州的抹角村,紧接着进入云南的下扯喳,过了楼坊三公里后上了S212道,再走三公里又进入贵州境了。

    1935年4月23日,红一军团一部和中央军委纵队后梯队从兴义清水河镇分两路进发,其中一路经过云南省富源的古敢、沙营进入兴义威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30 15:36:5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31 00:23: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JDLX 于 2017-5-31 00:28 编辑


       (五)猪场村

      红军长征留下多少疑问没人说得清楚,红军行进过程的时间节点有不少还缺乏详实的记载,各类有关长征的文史也不尽相同。
       4月21日,红军在安龙、兴仁交界的交乐一带集结,然后分五路进入兴义县境。
       4月22日,红一军团一部经泥溪进到猪场一带,军团司令部驻猪场村。
       4月23日,中央纵队从兴义威舍通过时,敌吴奇伟部突然出现在红军前进的侧翼,向红军发起攻击。为掩护中央纵队通过,担负后卫的红五军团五团全力抗击数倍于己的敌人激战了几个小时,敌人还出动了飞机进行轮番轰炸。贺子珍就是在这次敌机轰炸中身负重伤的。

       猪场村就在现S212道路旁,村子入口的门楣上挂有一块“红军村”的牌匾(与威舍镇相连的六盘水市盘县(红三军团经过的地方)也有一个“猪场”,不少文章误以为贺子珍的负伤地是盘县的“猪场”。)


       ——村里面有座红军长征纪念碑。纪念碑的一侧是《红军长征经过兴义情况简介》

       纪念碑的另一侧是《猪场(寡妇桥)战斗简介》碑文:一九三五年四月二十三日上午八点,中央军委纵队和红一军团第五团分两路同时到达威捨猪场寡妇桥。为了让路给中央军委纵队通过,红五团奉命停止前进,并负责后侧警戒。突然从云南五襄坡飞来几架敌机低空盘旋,瞬息,左路传出了疏落的枪声,这是敌吴奇伟纵队向红军开火,红五团奉命抵抗。一营先抢占了制高点,牵制敌人;二、三营负责阻击。敌人冲锋失败后,便以“人海战”“车轮战”猛烈冲锋,敌机轮番轰炸。正当一营与敌人激战时,北面山沟升起了青烟——中央军委纵队已顺利通过。这样,一营任务完成,二、三营坚守了几个钟头,待完全解除了威胁才继续前进。战斗中,三名红军战士光荣牺牲,贺子珍同志为掩护伤员,光荣负伤。
       碑文中介绍的贺子珍掩护的伤员,就是在在娄山关战斗中负伤后被锯掉右腿的钟赤兵。4月23日,中央红军总卫生部干部休养连抵达猪场,休息时遭遇敌机轰炸扫射。贺子珍为了救护躺在担架上的钟赤兵,奋不顾身地扑向钟赤兵……医生在贺子珍的头部、上身、四肢共发现17块弹片,一些深入体内的弹片在手术后依然无法取出。
       解放后贺子珍回忆这段往事时说:“是毛泽东救了我的命。我当时昏迷着,不知道连里曾经决定把我留下,放在老乡的家里。当然,连里这样决定也是一片好心。但如果那时候毛泽东同意了,我就没命了。我的伤势那么重,农村又没有医疗条件,不要说碰到敌人了,就是光躺着也要死的。”

       村子后面有一栋老房子,据说是当年贺子珍负伤后进行包扎救治的地方,门楣上还挂着“红军电台指挥部旧址”的牌匾。


      “红军电台指挥部旧址”


      云南富源县黄泥河镇。

    猪场村向西不远就是威舍镇,这里是中央红军在贵州的最后一站,再向西走几步就是云南富源县黄泥河镇,两个镇子几乎是连在一起了,而两个镇政府相隔仅仅2.7公里。
      中央红军长征过黔西南,从1935年4月16日到25日,经过7个县、66个乡镇、300多个村寨。进行大小战斗14次。
      贵州是中央红军长征转战时间最长的地方。同样,自8月28日进入贵州黎平,至9月5日从威舍离开贵州,八天时间,也是我的长征费时最久的地方。
       4月23日至25日,中央红军先后从威舍离开黔西南境,进入云南富源县。红三军团则从贵州盘县威箐进入云南富源县富村镇境的团山、祖德……

       从黄泥河镇沿S204道,经富村镇到达营上镇海丹村。在公路上远远就看到了海丹铁索桥。

       铁索桥已经废了,桥头两端都被封堵,10根铁索还横跨在小河之上。在桥头周边的草丛中有几块关于“海丹铁索桥”的石碑,可字迹非常模糊。


       海丹铁索桥始建于1930年,桥长33.5米,高6米,宽3米。

       有一块石碑上刻着红军五角星徽标,是“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过富源纪念碑”,碑上记叙:……四月二十四日,红一军团先头部队在此抢过铁索桥,打垮滇军独立二团,攻占白龙山。4月25日,中央军委纵队从这一带继续前进,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同志从桥上走过……

       白龙山位于营上镇合依村,地势险峻,易守难攻。4月24日下午,红军先头部队红一军团一师二团经过海丹村,滇军李嵩独立二团受命前来堵截。敌人先期占领白龙山主峰和主峰两翼山梁,以逸待劳,并企图凭险阻击红军。红军连续几次正面冲锋都未能取胜。后红军兵分两路,从左右两侧向敌人迂回包抄,迅速攻占主峰两翼山梁,经数小时激战,将敌击溃,敌余部乘夜向沾益方向逃窜。白龙山一战是红军入滇第一仗,60多名红军战士在战斗中牺牲。
       4月26日,中央军委纵队及红一军团二师离开富源进入沾益、曲靖。
       4月27日,红五军团也离开富源,进入曲靖。
       与主力红军分离已久的红九军团则按照中央军委的电令:沿叙昆公路北进,继续单独行动,相机袭占宣威县城,分散敌人目标,掩护红军主力。至此,军委纵队及红一、三、五、九军团均已全部进入曲靖地区。


       过了大河镇,时间也不早了,我没进富源县城,在城东南的胜境关上高速,快马加鞭直奔曲靖市。

        曲靖市师范学院附近(当年红军驻地),开口40元的房间(带卫生间),让我不好意思还价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31 11:34:18 | 显示全部楼层
是不是又在计划出行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10 23:08:2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野之秋 发表于 2017-5-31 11:34
是不是又在计划出行了?

       行程规划去年都备好了,今年也不知道能否一次性休那么久的假期了。

        这么久没有回大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成为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站长信箱|文字版|手机版|赣公网安备 36072302000007号|大余在线 ( 粤ICP备05040644号

GMT+8, 2018-10-21 16:2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