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余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成为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818|回复: 8

[户外] 万水千山只等闲——(六)伟大的转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18 10:13: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成为会员

x
本帖最后由 CJDLX 于 2017-3-18 10:19 编辑


       六、伟大的转折

      (一)强渡乌江

    “强渡乌江”或“突破乌江”是红军长征中广为流传的的一段故事。
      当年中央红军分三路强渡乌江:左路为红三军团,从遵义县的茶山关渡江;右路为红一军团一师、红九军团,从余庆县的迴龙场渡江;中路为红一军团二师、军委纵队、红五军团,从瓮安江界河渡江。


      之前也想过三个渡口都走一趟,但类似的情况太多了,一一顾及的话,恐怕“三万五里”也走不完。既然到了猴场,最现实的还是沿中路大军线路走。
       江界河是乌江流经瓮安县境内的一段河流,从草塘镇出发,沿X934线至天文镇,再经C404道、S205道到达江界河镇,大约33公里,然后往右岔路走几公里就是达江界河渡口(江界河村)。这里是红一军团二师、军委纵队及红五军团渡过乌江的地方,最具代表性。

    天文镇

       接近江界河镇政时,往右走Y010道路前往江界河村。

       村里面的强渡乌江纪念广场。


     乌江古称黔江,是贵州第一大江。发源于贵州省威宁县香炉山花鱼洞,流经黔北及渝东南酉阳、彭水,在重庆涪陵注入长江,全长1037公里,为长江上游南岸最大支流。


     “红军抢渡乌江江界河战斗遗址”标志碑原立于江界河新渡口,距离江面约六十米。2004年,构皮滩水电站(余庆县境内)实施截流,标志碑将被淹没,但因碑体较大,石质较差,且又出现裂层,不易搬迁,故按原样复制并立于此地。


       高峡出平湖。大坝蓄水后,江界河段水位上涨了130多米,曾经的乌江天险再也看不到急流滚滚、拍岸有声的景象了。但北岸的山崖依然险峻,在一片裸露的峭壁上,有“乌江天险”四个大字,是当年突破乌江的红军先锋团——红四团政委杨成武提写的。


       1935年元旦,红一军团二师四团在团长耿飙,政委杨成武率领下,到达江界河渡口南岸。江界河渡口有新老两个渡口。新渡口在上游,江面宽约80米;老渡口在下游,江面宽120米,两个渡口间相距约3公里。
      江北防守的是黔军二十五军侯之担部的两个团。1月2日上午和晚上,红四团三连连长毛振华率8名突击队员,在火力掩护下泅渡乌江,但未成功。晚上又组织15名勇士乘竹筏在新渡口偷渡……



       1月3日拂晓,刘伯承率军委工兵营,陈赓率干部团工兵连到达渡口。趁着晨雾,红军渡江突击队再次以竹筏渡江。红军在老渡口进行佯攻,吸引敌人。而在新渡口,红军赶扎了60多个竹筏,由二连连长杨尚坤带队的3个竹筏为先头,在密集的火力掩护下,迎着对岸黔军的炮火奋勇抢渡。当突击队靠近北岸时,之前潜伏在敌人眼皮底下的毛振华等人突然跃起,打了敌军一个措手不及,在毛振华等人的配合下,红军突击队占领了滩口阵地。后面的竹筏紧接着陆续渡江,向山上和渡口的敌人发起强攻,并抢占了北岸几个高地。这时黔军也投入了一个营的预备队发起反扑,迫使我一营退守江边。在这紧急关头,师长陈光令军团炮兵支援,红军趁势反击,将敌击退。与此同时,军委工兵营和干部团工兵连在渡口架设浮桥,用一个个竹排串连成浮桥向北岸伸展。

       耿飚回忆道:“正是这座浮桥使乌江天堑变通途。当毛泽东走上竹排浮桥时,用脚跺了几下,连声说:真了不起,真了不起呀!”


      红军强渡乌江后,中革军委发布命令,授予红四团第三连连长毛振华红星奖章一枚,罗有保、林玉、杨尚坤等21人各奖军衣一套。


      从江界河渡口出来,原路返回S205道,大约3公里就到江界河大桥了。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乌江的地方。



      (本图片来自网络) 江界河大桥建于峡谷悬崖绝壁之上,桥长461米,宽13.4米,高263米。于1995年建成通车,时为世界第一跨度钢筋混凝土桁式组合拱公路大桥。大桥这个位置原来叫“震天动”,顾名思义,乌江之水奔腾而下,迎头冲击峡谷中巨石,惊天动地。

     
     (后续)



 楼主| 发表于 2017-3-18 23:19: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JDLX 于 2017-3-18 23:27 编辑


      (二)红军山


      红军突破乌江后,江防黔军全线崩溃,红四团于当日下午乘胜占领了黔军“前敌总指挥部”所在地猪场(今珠藏镇)。
      这是乌江支流之一,也叫“湘江”,主源发源娄山山脉,被称为遵义市的母亲河,由北向南注入乌江。过了鲤鱼塘大桥就是遵义县地域了。


      1935年2月,红军从独山转战至遵义途中,三位年轻的红军战士途经新场坝关口地段时,不幸被当地土匪杀害。
   
      1月4日,红一军团二师六团奉命进军遵义,在团长朱水秋、政委王集成的率领下,经猪场、羊岩关向遵义团溪方向前进。
      1月5日,红六团由团溪经龙坪向遵义进发,在深溪俘虏驻守的黔军侯子担部第一营大部,攻占遵义新城。红一军团主力也进抵遵义县境。同日,左路红三军团进入今遵义县城南白镇,占领遵义城南地域。右路红九军团占领遵义城东的湄潭,守敌黔军第八团溃退凤岗。
      至1月6日,中央红军全部渡过乌江。红六团在遵义城南击溃从江界河败退下来的黔军一个营。当晚,红六团侦察排化装成黔军,来到遵义城南门,令俘虏向城楼喊话诈开城门,红六团随即冲入城内。黔军守敌3个团由北门退往板桥。
       1月8日,红军总司令部进驻遵义。

        到达遵义市区,已是下午三点钟,按行程计划昨晚就该赶到这里。

  

    进入遵义市区后,考虑到停车方便,首先来到位于凤凰山的遵义红军烈士陵园,从这里即使步行到遵义会议会址也不过一公里。
       遵义红军烈士陵园面临湘江,背靠凤凰山,园区所在的位置又叫小龙山。陵园占地103亩,由广场、纪念碑、红军坟、邓萍墓、红军卫生员雕塑、邓萍烈士雕塑等组成。因此,小龙山又称红军山。
      1953年,遵义市政府修建红军烈士公墓,在当年战场遗址找到了77位红军烈士坟墓,将烈士遗骸陆续集中迁至小龙山。1954年,把当地闻名的“红军坟”也从南关镇桑木桠也移到小龙山。1957年,时任国防部长的彭德怀致函贵州省委,请务必找到邓萍的遗骸。经省、地、市党政军的共同努力,1958年终于在松子坎找到邓萍原墓,并迁至小龙山。

       站在陵园大门前,能看见山上高高矗立的纪念碑顶,沿着石阶上到陵园上方宽阔的平台上,一座气势雄伟,造型别致的纪念碑一览无余。纪念碑通高35米,碑顶是镰刀锤子标志,碑体正面是邓小平题写的“红军烈士永垂不朽”八个大字。基座造型独特,由四个5米高的红军头像托起一个悬离地面2米的圆环造型,圆环外围直径20米、高2.7米。

       纪念碑前面有一汉白玉石碑,石碑上方镶嵌着一面红军旗帜,下方刻有毛泽东手书的“英勇奋斗的红军万岁”。

      四个5米高的红军头像分别表现老红军、青年红军、赤卫队员和女红军的形象。之后建设湘江纪念园也有一组人像造型,表现手法和寓意基本一致。




     圆环外壁上镶嵌着4组共28颗闪光的星,每组7颗,寓意北斗七星并象征着中国共产党经过28年艰苦奋斗,取得了全国政权。圆环内壁是4组汉白玉浮雕,内容分别是“强渡乌江”、“遵义人民迎红军”、“娄山关大捷”、“四渡赤水”。




    纪念碑左后方是红军坟,墓中的红军战士是被人们称之为“菩萨”的卫生员龙思泉。
       因为外出给老百姓看病,红军卫生员没有赶上部队开拔,不幸落入敌手,被枪杀于桑木垭场口。当地百姓将卫生员的遗体就地安埋在路边,称之为“红军坟”。那些经卫生员治过病的群众称其是“红军菩萨”。后来,一些生病的百姓也把“红军坟”视为心理寄托,前来烧香祷告。
       记得有这么一个村子,县级政府曾要把村里的“红军坟”迁往烈士陵园,招至村民的强烈反对。虽说新建的烈士陵园更加恢宏,但几十年来,当地百姓与红军的情感已难以割舍了。
      一路走来,无论偏僻与否,但凡红军墓前都有人们敬供的祭品和香烛。我没有刻意准备,见有人在此兜售香火,也发自内心给英雄敬上一柱香。

       红军坟的前面是龙思泉铜像,龙思泉为男性,但塑造的是女红军形象。传说当年老百姓把红军卫生员比作“菩萨”,由此后人自然以为“红军坟”中的红军是一位女性。直到上世纪90年代,第三军医大学原校长钟有煌到遵义进行考证后证实,这个红军卫生员正是他当年所在的红三军团五师十三团二营的卫生员龙思泉。修建遵义红军烈士陵园时,遵义市人民政府特将龙思泉的遗骸迁葬至此。
      龙思泉,男,中共党员,广西百色人,自幼随父习医,1929年参加百色起义,后随红军长征到达遵义,1935年1月19日牺牲时年仅18岁。
       铜像表现了红军卫生员给骨瘦如柴却肚子浮肿的孩子喂药的情形。铜像上挂了许多红布带,这就是人们心中的“菩萨”。

       “红军坟”纪念铜像简介:

    纪念碑右后方是邓萍之墓。
       邓萍(1908-1935),四川省富顺县人(今自贡市)。1928年7月参与组织领导平江起义,任红五军参谋长、红五军军委书记。同年冬和彭德怀、滕代远率红五军主力到井冈山,参加保卫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斗争。1930年6月任红三军团参谋长兼红五军军长,参与指挥红三军团进行了长沙战役和参加中央苏区历次反“围剿”。1935年2月27日,在遵义战役前线牺牲,是长征途中牺牲的红军最高职务领导人,牺牲时年仅27岁。
       大理石墓志上刻的是张爱萍书写的墓志铭,是一段有关邓萍牺牲时情况的文字。
       1935年2月27日,在红军第二次攻占遵义城战斗中,时任红十一团政委的张爱萍带着团参谋长蓝国清,陪同红三军团参谋长邓萍抵近敌前沿观察。三人隐蔽在距护城河只有50米远一个小土坡的草丛里,如此近的距离是十分危险的。但不敢想的事情却发生了,这时,一个小通信员从后面摸上来,像是要给邓萍报告什么情况,邓萍交代了一句,那小战士便飞身往回跑,这一下,把他们隐蔽的地方给暴露了。接下来,一排子枪弹扫了过来,邓萍中弹了。
      张爱萍回忆说:“那是九响棒棒(一种步枪,俗称九响枪),从前额打进,后脑壳出来,血溅了我一身……”
      “我向彭老总汇报,他在电话里就骂开了:‘你们这些猪狗养的,都给我去死光好了!’事后彭老总说:‘革命的路还很长很长,你们都不要做无谓的牺牲啊!’”

      1957年夏,遵义方面经过细致的走访调查,最终在遵义城松子坎罗徽五家的坟山,找到了邓萍的坟墓,并开棺辨认。通过现场找到的遗物和遗体的人体特征以及额骨上留下的小孔(弹痕),确认墓中是邓萍的遗骸。
      邓萍烈士墓于1958年正式动工,1959年初建成。1959年清明节举行了迁墓仪式。由于当时政治原因,彭德怀手书的墓名题字没有被采用,用的是时任中共贵州省委第一书记周林的题字“邓萍同志之墓”。“文革”期间,周林题字的“邓萍同志之墓”被改为“红军烈士之墓”。上个世纪70年代末,邓萍墓碑上面刻上了张爱萍题写的“邓平同志之墓”。据张爱萍回忆,邓萍生前“萍”字和“平”字都在使用。

       雕塑再现了邓萍中弹后倒在张爱萍身边的悲壮情景。
      雕塑后面是红军英烈墙,记载了长眠在这里的三千余红军将士的英名。


    (后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19 21:22: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JDLX 于 2017-3-19 21:32 编辑


       (三)遵义会议

      遵义古称播州,现名始于唐贞观十六年,取义《尚书》“无偏无陂,遵王之义”。清雍正五年(公元1727年)由四川划归贵州。
      遵义,是红军长征途中占领的最大的城市,也是驻留活动时间最长的城市,还是长征途中扩红最多的城市(这座当年仅有三万人口的城市,就有3000群众参加红军)。而更让这座城市闻名于世的是“遵义会议”,遵义会议对中国革命影响和历史意义众所周知,是中国革命生死攸关的转折点,所以遵义也被称之为“转折之城,会议之都"。

   


       从红军山下来,路边就是湘江,过了石龙桥左拐是红军街,红军街走到头再打听遵义会议会址,路人皆知,非常近了。
      红六团率先占领遵义城后,1月9日,军委纵队进驻遵义。周恩来、朱德、毛泽东、张闻天、博古等进入遵义南门时,受到群众欢迎。

       陈云回忆:“红军进入遵义城,遵义城之上民非但不逃,而且孤儿习艺所、学校学生及商民贫民等成群结队,悬旗欢迎红军……”;“……进遵义城后第二日,被服厂、修械所、粮秣厂均已开办。新兵之军装不久即发出,旧枪即修理完竣。”
      彭雪枫回忆:“长征以来遵义是最使战士们想念的一个城:那比较繁华的街市,那相亲相爱的群众,那鲜红的橘子,那油软的蛋糕。……

     红军突然转向遵义,一下把十几万国民党“追剿军”甩在了乌江以东和以南。薛岳正进驻贵阳,没有立即北渡乌江追击红军。其他各路军阀也一时鞭长莫及。而在“自己地盘上”的黔军又不经打,一触即溃。中央红军利用此有利时机,在遵义地区休整了12天,并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遵义会议)。


    这是毛泽东1964年11月为遵义会议会址的题字,也是毛泽东为革命旧址唯一的题字。

        遵义会议20位参加者雕塑(老陈列馆)。

       长征路上,偶尔错过了某一纪念馆也不要紧,但凡大型纪念馆的内容都很丰富,往往是从秋收起义、南昌起义讲到长征结束。

       遵义会议会址原为黔军二十五军第二师师长柏辉章的私人官邸,修建于30年代初。红军到达遵义后,中革军委员总司令部就驻扎在这幢楼里。主楼有会议室、军委总参谋部办公室、周恩来办公室兼住室、朱德与康克清的办公室兼住室、刘伯承的办公室兼住室,以及军委总部工作人员的住室等。但这幢楼的内部不对游客开放。

       会议室内部情形(本图片来自网络)。会议室在楼上,原为房主的小客厅,长方形,面积为36平方米。

      1935年1月15日至1月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在柏辉章公馆二楼会客室召开,参加会议的中央政治局委员有毛泽东、张闻天(洛甫)、周恩来、陈云、朱德、秦邦宪(博古);政治局候补委员有王稼祥、刘少奇、凯丰(何克全)、邓发;扩大参加者有红军总部和各军团负责人李富春、刘伯承、林彪、聂荣臻、彭德怀、杨尚昆、李卓然;出席会议的还有《红星报》主编邓小平;共产国际驻中国的军事顾问李德及其翻译伍修权列席会议,与会者共20人。
      会议围绕总结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的经验教训而展开。
      会议首先由秦邦宪(博古)代表中央作《关于反对敌人第五次“围剿”的总结》报告。报告把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的主要原因,归咎于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的力量强大,白区革命运动薄弱,各根据地之间配合不好等客观原因上。而对军事指挥上的错误缺乏认识,并为之辩护。
      接着,周恩来作副报告,指出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的主要原因是军事领导上战略战术的错误,并主动承担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
      之后,张闻天根据会前与毛泽东、王稼祥商量的提纲,在会上作了批评左倾军事错误的报告,亦称“反报告”。
      毛泽东在会上作了长篇发言。认为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的主要原因是军事指挥上和战略战术上的错误造成的。指出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红军应采取积极防御的战略方针,集中优势兵力在运动中消灭敌人。而左倾领导人以单纯防御路线代替决战防御,以阵地战、堡垒战代替运动战,以所谓“短促突击”的战术原则支持单纯防御的战略路线;犯了进攻中的冒险主义、防御中的保守主义、退却中的逃跑主义;与红军取得第一、二、三次反“围剿”胜利的战略战术基本原则完全相违背。毛泽东的意见得到大多数与会者的赞同。
       王稼祥在会上支持张闻天的“反报告”和毛泽东的发言。明确提意由毛泽东出来指挥红军。
       朱德不但支持毛泽东的意见,而且直截了当地摊牌说:“如果继续这样错误的领导,我们就不能再跟着走下去!”
       虽然博古没有承认自己的错误,李德也拒绝大家的批评,还有凯丰也不同意大家的意见,但他们成了被孤立的少数派。转折已势在必行。
       会议开了三天,作出四条决定:(一)增选毛泽东为政治局常委;(二)指定张闻天起草决议,委托常委审查后,发到支部中去讨论;(三)常委中再进行分工;(四)取消“三人团”,仍由最高军事首长朱德和周恩来为军事指挥者,而恩来同志是党内委托的对于指挥军事上下最后决心的负责者。



       遵义会议陈列馆改扩建工程于2013年动工建设,在2015年1月遵义会议召开80周年之际对外开放。陈列馆改扩建总建筑面积为19054平方米。

       遵义会议20位参加者的铜像雕塑(新陈列馆)。

       展陈内容以长征为主线,主要分为五个专题:
      一、战略转移 开始长征……

       二、遵义会议 伟大转折。由遵义会议前奏、遵义会议召开、遵义会议参加者情况、遵义会议的延续四部分组成。

    三、转战贵州 出奇制胜。其中《娄山关大捷》部分为多媒体半景画,与场景浑然一体,有身临其境的感觉。
      四、勇往直前 走向胜利。介绍了红军长征突破了敌人的围追堵截,征服了恶劣的自然环境,最终胜利到达陕甘宁。
      五、遵义会议 精神永存。主要介绍的是历代国家领导人和遵义会议参加者对遵义会议的论述、外国人论长征和遵义会议等。



       毛泽东有关遵义会议的论述:
      大家学习党史,学习路线,知道中国党历史上有两个重要关键的会议。一次是三五年一月的遵义会议,一次是三八年的六中全会。
      遵义会议是一个关键,对中国革命的影响非常之大。但是,大家要知道,如果没有洛甫、王稼祥两个同志从第三次“左”倾路线分化出来,就不可能开好遵义会议。同志们把好的帐放在我的名下,但绝不能忘记他们两个人。(1945年6月10日在七大关于选举问题的讲话)

      实事求是地说,遵义会议后,中央红军最高领导人名义上仍然还是博古。扎西会议后,博古把包括印章、文件在内的象征中央最高权力的三副担子交给了张闻天(当时凯丰还对博古“拱手让权”打抱不平)。直到中共六届六中全会(1938年9月29日—10月6日)的召开,得到了共产国际的指示,这才明确了毛泽东的领导地位。所以,遵义会议后,至六届六中全会前,只能说毛泽东参与了最高军事指挥,并确实在决策中起到了核心作用。

      从遵义会议陈列馆东门出来是杨柳街,红军遵义警备司令部、秦邦宪住址、红军总政治部等旧址都在这条街上。


       红军遵义警备司令部原为黔军副师长周吉善的私宅。1月7日,中央红军第一军团二师六团占领遵义城。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即决定成立遵义警备司令部,由红军总参谋长刘伯承兼任司令员,军委纵队政治委员陈云兼任政治委员。红军遵义警备司令部的成立,维护了遵义城的安全次序,确保了遵义会议的顺利召开。

   
    (后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19 21:35: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JDLX 于 2017-3-19 21:37 编辑






大哥当白军,虱婆爬满身;
二哥学裁缝,穿得烂东东;
三哥学木匠,住在吊脚楼;
四哥把田作,谷向人家摊。
荷花出水有高低,你看世界奇不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19 21:36:51 | 显示全部楼层
走红军之路,渡军人之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19 21:40:35 | 显示全部楼层
留人留心 发表于 2017-3-19 21:36
走红军之路,渡军人之河

第二次来遵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20 09:31:37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辛苦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25 23:13:5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25 23:28: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JDLX 于 2017-3-25 23:37 编辑

      (四)娄山关


      红军第一次进驻遵义,一待就是十二天。但对先锋部队来说,别说休整,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
    1月7日, 红军先头部队进驻遵义后,为了扩大占领区,建立黔北防御,刘伯承和聂荣臻一大早就来到遵义城北门红四团驻地,部署攻克娄山关,占领桐梓县城的战斗任务。
    杨成武回忆:
     六团和我们红四团一路紧追,六团为先头团,他们首先占领遵义城。随后,我们也到了。这时,经过战斗洗礼的遵义城,沐浴在朝霞里……看久了茅屋、野店、小径和山路,再看到贵州第二名城,干部战土都颇为愜意。
    ……休息号吹过不一会,刘总参谋长到了,而且聂荣臻政委也来了。总参谋长从挎包里取出地图,指着娄山关和桐梓说:“你们立即出发,迅速占领娄山关和桐梓。”
    ……我们送走刘伯承、聂荣臻两位首长之后,立即下令吹紧急集合号。部队集合好了,我向大家作了简短的动员。看得出,同志们确实不大愿意马上就走。
   “我们占了遵义城,连块蛋糕也没吃上!”出城四五里地了,耿飆同志边走边开玩笑地说。

      板桥


     娄山关,黔北第一险隘,亦称太平关,是大娄山脉主峰,横亘于贵州遵义、桐梓两县的交界处,海拔1576米,北距巴蜀,南扼黔桂,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历为兵家必争之地。
    1935年1月、2月,红军先后两次攻占娄山关。我也是二上娄山关了。
    1月9日,红四团向娄山关发起总攻,扼守娄山关的敌人正是从乌江防线溃退下来的黔军侯之担部的两个团,在红军进攻前就准备弃关退守桐梓。红军占领关口后乘胜追击,又一鼓作气占领桐梓县城。娄山关战斗大获全胜,俘敌数百,缴获大量物资。当天,红二师师部进占桐梓。1月10日,红军继续追歼敌人,在新站与黔军两个团激战一整天。1月11日,红军进占松坎。红一师也从遵义赶到,进驻桐梓、新站、松坎、酒店垭与川军对峙,组成了遵义的北面防线,确保了遵义会议的安全召开。史称第一次娄山关战役。



      所谓“万峰插天,中通一线”,川黔公路(今[G210]国道)从关口盘旋而过。  

   
    ——第二次娄山关战役
    二渡赤水后,红军向敌兵力比较空虚的桐梓地区挺进。2月24日,红一军团占领桐梓县,黔军退守娄山关一线。根据掌握的敌情分析,彭德怀和林彪先后向中央军委提出攻打娄山关,中央军委采纳了彭、林的意见,并命彭德怀、杨尚昆统一指挥红一、三军团,拿下娄山关。这一次,红军打得很辛苦。
    2月25日上午九时,红十三团在红花园与黔军杜肇华旅第六团遭遇,黔军且战且退,抢先退守娄山关,占据隘口两侧高地扼险固守,阻止红军正面进攻。红十三团在团长彭雪枫、政委苏振华率领下,与敌人在点金山和大尖山一线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战,于黄昏前占领了点金山和大尖山高地,控制了娄山关关口。但红十三团也伤亡惨重。
    当晚,彭德怀令谢嵩、钟赤兵率红十二团从桐梓楚米铺连夜赶赴娄山关,接替红十三团;同时令张宗逊、黄克诚率红十团从娄山关东侧迂回打击板桥驰援之敌十五团;令邓国清、张爱萍率红十一团直插高坪大桥,截断敌人板桥与遵义的联系。(注:一渡赤水后,红三军团4个师缩编为4个团,钟赤兵原为五师政委、张宗逊原为四师师长、黄克诚原为四师政委、张爱萍原为四师主任。)
    26日清晨,敌人两个团借晨雾向关口发起集团冲锋,两个团分别从左右两翼包抄关口,企图夺回点金山高地。红十二团打退了敌人6次冲锋,但险象环生,关键时刻,红一军团攻占石炭关后,向娄山关敌人侧后迂回攻击。在红军正面阻击、左右夹击之下,黔军向南溃退。红军乘胜追击,击破敌人在高坪、董公寺防线,击溃敌4个团。
    这一次,红军打得很辛苦。钟赤兵右小腿被子弹穿透,在没有麻药的情况下,用一把柴刀和半截木匠锯条将右腿锯掉(后因伤腿反复发炎恶化,这条腿前后锯了三回),本想让留下养伤,他拔出手枪,死活不从。毛泽东看望他时安慰说:“应该在娄山关上立个石碑,写上‘钟赤兵在此失腿一只’。”罗明、胡耀邦等也在此战役中负伤了。










       傍晚时分,毛泽东、朱德、周恩来以及彭德怀等相继登上娄山关。此时,战斗的硝烟还没有散尽,毛泽东被山势的雄浑和红军将士的英勇所感动。电视剧《长征》中有朱德与毛泽东的一段对话——
    毛泽东:古人云,马革裹尸,可现在连张席子也没有。
    朱德:可我们就要离开这里了,连个标记也没有。多年之后,人们还记得他们吗?还能到此祭奠英灵吗?等胜利了,我们要为他们立个碑。
    毛泽东想起了猴场会议期间写过的几句新词,于是将原来的《调寄忆秦娥》续《忆秦娥.娄山关》——

    西风烈
    长空雁叫霜晨月。
    霜晨月
    马蹄声碎
    喇叭声咽。
    雄关漫道真如铁
    而今迈步从头越。
    从头越
    苍山如海
    残阳如血。


      红军拿下娄山关后,黔军向南溃退,红军一路追击,直逼遵义城……

       (老照片)离开娄山关,我沿着红军长征的足迹,继续北上,到达桐梓县城已经天黑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成为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站长信箱|文字版|手机版|赣公网安备 36072302000007号|大余在线 ( 粤ICP备05040644号

GMT+8, 2018-10-21 17:18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