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余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成为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873|回复: 9

[户外] 转折前夕(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11 22:37: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成为会员

x
本帖最后由 CJDLX 于 2017-2-11 22:41 编辑

         (八)滇楚锁钥——镇远

        镇远城外围的道路也修得不错了。

       镇远县位于贵州东南部,素有"滇楚锁钥、黔东门户"之称。镇远历史悠久,自秦昭王30年(公元前277年)设县,至今已近2300年的历史,人文古迹众多,被列为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美丽的舞阳河经古城蜿蜒东流,南岸为旧卫城,北岸为旧府城。两城依山傍水,倒影成趣,被誉为中国最美的十大古城之一,有人赞美道:沿河无处不风景,只愿老死舞阳河。四年前慕名到此一游,感觉确实不错。





       12月22日,红九军团及红一军团十五师从剑河经柳堡、岑松、元兆向镇远进发,于次日到达镇远金堡,在金堡召开了连以上干部会议,决定兵分三路攻占镇远。
    红九军团政委蔡树藩带领红三师七团从金堡出发,在镇远以东的两路口抢筑阻击防线,阻滞敌军向镇远前进的速度;红九军团直属队由中央代表凯丰率领,从秀地村到达五里牌、箱子岩一线,布下了镇远城东第二道阻击阵地;军团长罗炳辉率领军团主力,在红一军团十五师的配合下,从镇远西南部鼓楼坪一线向镇远发起攻击。红十五师四十三团攻下了鼓楼关,歼灭了装备精良的黔军第五旅四团的“九子枪营”打开了红军攻占镇远的西南要塞。
      12月24日,在红十五师的配合下,红九军团乘胜追击,与镇远城黔军守敌展开激战。仍由红十五师四十三团一部主攻卫城西门,红九军团一部涉水过河,向府城发起进攻,于黄昏占领镇远府、卫两城。当夜,红军在镇远城宿营。经过几个小时数次进攻,红军攻破了坚固的卫城西门被红军的迫击炮轰开。四十三团一鼓作气穿过卫城长街,拿下东门,击溃祝圣桥守敌,进入府城。

      次日凌晨,扼守东线的红七团也与从湘西而至的薛岳先头部队吴奇伟部在两路口开打了,红七团占据了凤凰坳、贺家坳、杨家坡三个制高点,整整阻击了一天一夜,将敌困阻在两路口大坝上。
      26日,敌增兵到达,用火炮轰炸红军阵地,向阵地发起一次次进攻。在敌强我弱的严峻形势,红七团被迫一退再退。27日,红七团退至东关,这时,红九军团主力及一军团十五师四十三团已撤离镇远城。红七团在祝圣桥头进行阻击,最后不得不点燃了祝圣桥上的魁星阁,三层木阁楼燃起了熊熊烈火,将国民党中央军阻挡在舞阳河南岸。红七团撤出镇远城,据守在城西文德关的红八团接应红七团,红七团再西进至镇雄关布防。至此,镇远阻击战历时四昼夜,为掩护红军主力北渡乌江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镇远府城
   
       以前形容贵州不仅“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分”,而且还是“人无三分银”的穷地方。非要这么说的话,镇远就是“经济特区”了。这里不仅商家云集,当年还是黔军东部行营,有大批军需物资囤积于此。红军攻占镇远后,在府城召开了杀富济贫大会,将所得财物一部分给了群众,一部分留作军需,同时还在各会馆商铺采购了大批筹备物资。


       镇远卫城垣。

       从家里一路走来还没正儿八经洗过车,早上在河口自己清洗了一下挡风玻璃,现在又变得灰头土脸了。


     (后续)


 楼主| 发表于 2017-2-12 22:06: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JDLX 于 2017-3-18 10:00 编辑


       (九)占施秉、攻黄平



   这次我没再进镇远古城逛了,洗完车继续上路,很快就到达了施秉县。
      施秉因境内有巴施山和秉水,故取山水之名。施秉自古分分合合,隶属和建置都很繁杂,自明朝置施秉县后,依然变来变去,仅解放后就变了两次,1958年撤销施秉县建置,1962年又恢复,隶于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直至现今。

        早在12月19日,中央军委为执行黎平会议精神作出了行动部署,明确了各军团的行进路线、时间节点和具体任务。
    12月26日,在两路口阻击战激烈交战之时,红一军团已先期到达施秉一线,进一步控制了北渡乌江的战略通道。当晚,红一军团二师五团没有经过大的战斗便抢占了施秉县城。同日,红三军团经过激烈攻克黄平县城,军委纵队进驻县城。
   


     12月27日,红一军团主力在县城休整。
    我无须休整,马不停蹄前往黄平。

    经过黄平机场路口,进去不远是“黔南第一洞天”的“飞云崖”,这里被王阳明描述为:“天下之山聚于云贵,云贵之秀萃于斯崖”。在网上浏览过,这地方更突出的是寺庙庭院,论自然风光,没有所说的那么悬。我不为所动,也不愿再耽误时间了。

      迎宾标志后面竖一块医院的广告牌,让人感觉怪怪的。

     黄平县政府

    ……这年年底,部队进军贵州,来到黄平城下。驻扎在那里的军阀部队挡住了我们前进的道路。为了迅速向乌江挺进,上级命令我们立即攻占黄平!战斗打得非常激烈,冲锋号吹响了。团长一声令下:“团旗,上!”我跃出战壕,高举红旗,向敌人的阵地冲上去……
    这是小学课文《旗手的责任》的一段描述。其实,红军攻打黄平县城是主动出击,在战术上达到调虎离山的目的,打乱敌人的防卫布局。
    红军进军遵义,如果直接取道旧州到瓮安北渡乌江,目的很明显,这将面临前有乌江黔军守敌,后有国民党中央军追兵合围的危险。因此,红军决定声东击西,先围攻黄平县城,给敌人造成红军要攻打贵阳的错觉。如此一来,王家烈自然会顾此失彼,将乌江南岸的黔军调往贵阳一线加强防卫,从而造成乌江布防空虚。为了迷惑敌人,红军在到达黄平的一路上书写“打到贵阳,活捉王家烈”等标语,还故意向沿路的老百姓打听通往贵阳的路况。此前,为保贵阳,黔军沿湘黔公路炉山县(现凯里市炉山镇)观音山至黄平县茶田坳间布下了三道防线,其中黄平县城东三里湾、五里桥、尖山坡为第二道防线,由杜肇华旅五千余兵力防守。
12月25日,红军左路纵队进入谷陇,击溃敌民团三百余人。为夺取黄平县城,红军兵分两路,一路经岩鹰、梨树坳、茶园直抵黄平县城南。一路经翁勇、黄飘、十里桥进击县城东门,主力进攻尖山坡,指挥所设在摆街营。与此同时,右路纵队一部从施秉迂回架梁坡(嫁娘坡)、石关、窝田,包围黄平县城。
    主攻黄平县城的是红三军团,指挥所设在摆街营。12月26日清晨,红军趁大雾向尖山坡黔军守敌发起强攻,黔军凭借有利地形和工事负隅顽抗,红军首攻受阻,战斗几个小时也未拿下尖山坡。下午,红军绕过尖山坡抵达县城东南面,天黑时红军突然出现在毛栗园、半河一带山头上,黔军顿时乱了阵脚。红军分三路向敌人发起新的进攻,右路正面进攻五里桥,左路绕道包抄五里墩一线,截断敌军退路,中路红军数千人再次向尖山坡发起正面猛攻。黔军无心坚守,全线溃退。
红军胜利拿下尖山坡后,占据了有利地形,随即分数路向县城发起总攻。城内守敌看到城外阵地丧失殆尽,四面楚歌,孤城难守,已是军心大乱。杜肇华急电请示王家烈,王家烈接电后分析:红军从江西出发以来,所过地方,都是长驱直入,锐不可挡。只要能保住贵阳,我又何必去同红军硬拼。于是电告杜肇华退到县城以南十几公里的马场街、榔木哨一带,避开正面,相机出击。
    黄平一战,红军牺牲二十余人,击毙守敌二百余人,黔军杜肇华率残部弃城南逃。
    午夜时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中央和军委领导进驻黄平县城。这天正是毛泽东的41岁生日,周恩来特意为他准备了晚宴,毛泽东说:我这个人啊,最怕做寿了,过一次少一次嘛,41岁,人生过半喽。周恩来说:在枪炮声中过生日,别有一番滋味啊。
    红军进入县城后,公审并枪决了国民党保长郭义雄和大土豪闻吉臣。红军将城里的布匹购置一空,添置军服,红军的给养得到了充实。12月28日,中央纵队撤离黄平县城,经旧州向瓮安前进,红五军团于次日撤离。


     
    如今,包括尖山坡战斗在内,黄平县还能找到一些红军遗址和痕迹,在县城S306公路旁就有一处“黄平战斗遗址”。可是,几经打听却没结果……回家后仍心有不甘,仔细查找地图,这才发现我曾找人打听的地方,县政府距遗址是600米,而加油站距遗址不过二百来米,加油站对面一单位的人还帮我在办公室之间互相打听,结果还是一问三不知。想想也够蹊跷,难道是我把红军战斗遗址说成了红军烈士墓,即便如此也有一定的关联,作为本地人应该转过弯来。但说到底,还是自己事先功课做得不足。

   
   (后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17 21:42:03 | 显示全部楼层
大余新娘跟妆化妆服务
本帖最后由 CJDLX 于 2017-2-17 21:54 编辑

       (十)桔林密谈



     带着一丝遗憾,我离开县城新州镇,沿S204公路前往旧州古城。
     旧州,位于黄平县城西北20多公里的舞阳河畔,有2300多年历史。这里是长江支流沅江沿舞阳河上溯到黔东的最后一个通商码头,历代商贾云集,市井喧啸,形成了一个多元文化之乡,成为贵州历史文化名镇。康熙年间,黄平州从这里移至原兴隆卫城(今黄平县城),从此这里便称“旧州”。

     (本图片来自网络)

     在红军长征史上,旧州还是一个极富传奇的地方。
    早在10月2日,红六军团就达到了旧州。红军进驻古城后,在天主教堂内发现了一张法文版贵州省地图,这张标注精确详细的地图对红军来说如获至宝,但军中没有哪个懂法文,巧的是红军在来旧州的路上,歪打正着地扣押了正从安顺返回镇远的英国传教士勃沙特(中文名薄复礼),这简直是天意。勃沙特用了大半夜的时间把地图翻译了出来(勃沙特口述,萧克笔记)。萧克将军后来回忆说,红六军团在转战贵州东部和进军湘西时,勃沙特翻译的法文地图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后来,勃沙特跟随红六军团长征18个月后才离开红军。勃沙特是第一个参加中国工农红军长征的外国人,也是参加红军长征仅有的两名外国人之一。
    勃沙特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写出了一部纪实作品----《神灵之手》,这是第一本向西方世界介绍红军长征的书。这个西方传教士是如此评价红军的:“中国红军那种令人惊异的热情,对新世界的追求和希望,对自己信仰的执著是前所未有的。”
   (本图片来自网络)

    中央红军长征有两个公开的密闻,一个是发生在行军路上的“担架上的密谋”,另一个就是发生在旧州的“桔林密谈”。
    12月26日,中央红军攻占黄平后,先头部队马不停蹄继续向旧州前进,不费一枪一弹就夺取旧州古城。12月28日下午,军委纵队离开黄平县城向旧州古城前进。湘江战役后,红军将士对李德和博古的左倾军事指挥怨声载道,同时让毛泽东复出的呼声却与日俱增。中央红军进入旧州镇后,在一片桔林里,王稼祥与张闻天一边散步一边密谈。之前有了“担架上的阴谋”的共同探讨,他们对毛泽东的军事理论有了进一步的认识,酝酿要撤换博古和李德,让毛泽东复出……

     出新州不远,S204公路已被改造成了一条双向六车道大马路,开山辟路,几个路段拉得又平又直,一直通往旧州镇。只是还没有彻底完工,不时尘土飞扬。


   因为顺着S204绕城新路直走,眼见旧州东门广场却无法通过,最后走X804从西门村进古城西门,非常拥堵。好不容易找到一私人小停车场,然后步行入城。城内城外都在大兴土木,看来S204穿城老路也确实走不通。



     天主堂在东门村,我只到西上街逛了逛。西上街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旧州古建筑群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保存较为完整的古街道,具有一定的规模和历史文化特色。现在看上去显然是经过改造不久。
    西上街也称之红军街。仁寿宫、天后宫就在西上街。


        话说王稼祥等在旧州天后宫驻扎下了后,王稼祥便将“桔林密谈”达成的共识告诉了彭德怀、刘伯承、聂荣臻等几位将领,大家都赞成让毛泽东出来指挥,并提议要召开一次高级干部会议来解决这个问题。这就为接下来的猴场会议、遵义会议等一系列有关军事领导和行动决策的改变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和行动准备。

     旧州还有很多红军遗迹,没有一一寻访,在西上街没有针对性地逛了不到半小时,便匆忙离开了古城,心里还盘算着今天要赶到猴场镇。

       过了舞阳河,右边一公里左右是黄平旧州机场旧址。抗战时期,陈纳德将军率领七百余人的“飞虎队”在此驻守数年,有力地支援了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机场可容纳飞机百余架,曾一度成为西南的中心机场,抗战胜利后机场被遗弃,如今机场旧址基本被改造成了农田。

    12月28日,红军先头部队进至瓮安县境老坟嘴乡。中央机关和军委纵队则于29日下午向瓮安猴场进发。
    离开旧州镇,我沿X816道路继续西进,行至浪洞镇松洞三岔路口,本应转X806北上至浪洞镇,或许又因导航目的地直接设置为草塘镇的原因,推荐的线路是继续沿X816道路走。

     连绵大山,蔚为壮观(远眺浪洞镇至老坟嘴一带)。

        走了十几公里,又见一三岔路口,但导航和路牌都提示依然往瓮安县城方向走,于是拿出我事先准备的地图向路边的老乡打听老坟嘴方向的路况……老乡的普通话听起来很吃力,说了一大堆,总之就是不能走老坟嘴那边,路不行。看太阳西下,我也免得节外生枝,规规矩矩根据提示走,反正走哪边都是长征路。

      12月28日,红三军团从老坟嘴向瓮安县城挺进。敌民团企图在永和镇东的朵丁关凭险阻击红军,被红十团一举突破。


      从朵丁关拐过一个S弯就是永和镇。正所谓“地无三尺平”,圩镇道路也有如此落差。

      瓮安位于贵州中部,乌江中游,是舞阳河的发源地……


     2012年曾经过瓮安并在此住了一晚,当时就感觉这个县城的市容建设还很不错的。

      中午洗过的车又面目全非了。从X923公路进入瓮安县城,再经工业大道到猴场,超过20公里,县城和乡镇几乎融为一体了,瓮安的城建扩展之快可见一斑。

      到达猴场,天完全黑了,古镇美丽的夜色出乎我意料之外。


     (后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18 22:07:08 | 显示全部楼层
广告招租
本帖最后由 CJDLX 于 2017-2-18 22:18 编辑

   D10、8月30日: 猴场镇、天文镇、江界河镇、江界河村、珠藏镇→遵义县:铁厂镇、团溪镇、龙坪镇→遵义市→桐梓县:娄山关、桐梓县213KM;

    按我原来制定的计划,昨天应到遵义市落脚,今天则应赶到赤水市的葫市镇一带。现在看来,之前耽搁的时间不但没有抢回来,反而落后更远了(滞后的行程:桐梓县、楚米镇、大河镇、新站镇、松坎镇→重庆市:安稳镇、石壕镇→习水县:温水镇、良村镇、习水县、青杠坡、土城镇→赤水市:同心乡、元厚镇、葫市镇251KM;)。


    (十一)古邑草塘

     草塘旧称猴场、响子场,是贵州历史上著名的商业重镇,素有“黔北四大名镇、贵州十大乡场”和“千年古邑、黔中明珠”的美誉。



   草塘自晋以来就设有建制,元、明时期设草塘安抚司。

      猴场会议旧址和猴场会议纪念馆。
   
    七点钟就起床了,离展馆开放时间还早,四下里逛逛再说。


      看起来草塘旧城改造的力度还蛮大的,建筑规格也很高。最引人注目的要数这座雄伟的仿古戏楼,名曰“晴雨双面古戏楼”,是迄今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木建古戏楼。戏楼占地面积2158平方米,建筑面积4650平方米,进深48米,宽41米,高26米,共四层,有26只翘角,为重檐悬棚式结构,支撑大戏楼的除了两侧的青砖山墙,主要是399棵两人合抱的大木柱。


    戏楼最吸引眼球的是大量工艺精湛的木雕,要说“叹为观止”一点也不为过。这也是草塘镇诸多建筑的一大特色。据说将戏楼屋脊和门窗上的木雕、砖雕花板一块块相连,能一直铺到遵义城。也难怪戏楼耗资8000余万元。



   (局部)据说飞檐下的红木横梁上刻有上千个古代戏曲人物,令人目不暇接,无一不是精雕细琢,栩栩如生。

       戏楼平面结构前后一分为二,即面向室内室外都有戏台,所以称之"晴雨双面戏楼"。可惜此时内部没有开放,无缘一睹为快。从侧面看得出戏楼有前后两大主体,之间为二层厢房连成“四合院”,三叠式马头墙,属徽派建筑形式。

      戏楼内部戏台(此图片摘自网络)。

     黔山进士楼,建筑面积2286平方米,高五层,木质结构,呈四边套八边形的布局。在全国都有一定的知名度。


     旗山书院是一座明清宫廷内阁府邸建筑,七开间、三进二天井、三重檐悬棚式结构。



      工作人员告诉我说,旗山书院主体是原建筑,不过也经过了维修改造。但修旧如旧,那些木雕、砖雕、浮雕、镂雕、石刻等工艺有这样的视觉效果也无话可说了。

    “按图索骥”,这里应该是“奢香桥”了,不过还是一片工地。

    600多年前,奢香夫人审时度势,支持明军经贵州进伐云南,并率部为朝廷开辟了连接贵州与云南、四川和湖南的多条驿道,使明朝政府加快了对西南边陲的统一,也促成了朝廷在贵州建立了省级行政建制,使贵州成为当时全国的“第十三省”。奢香古驿道其中的一条就是经草塘到容山(今湄潭县境)。用今天的话说,“要致富先修路”。因此,草塘成为交通要道上的商业重镇,也是水到渠成的事。

        草塘的规划很用心。我以为,即便是仿古建筑,与诸多地方粗枝大叶的“古建筑”相比较,草塘的建筑算是巧夺天工了。以前对草塘的认识只停留在“猴场会议”,意料之外领略了一番古邑新貌,不亦乐乎。

     附近转了一圈,也该吃早饭了。老板告诉我,这是瓮安有名的辣鸡粉。接着反问我:你不知道吗?之前我确实不知道。慢慢吃,离开馆时间还有十几分钟。


   (后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19 22:46:54 | 显示全部楼层
大余论坛版主招募
本帖最后由 CJDLX 于 2017-2-19 22:50 编辑


    (十二)伟大转折的前夜——猴场会议


      1934年12月31日傍晚至1935年1月1日凌晨,中央军委纵队抵达猴场,中央政治局在猴场召开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史称“猴场会议”,周恩来称为“伟大转折的前夜”。

     主题雕像塑造的是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10位参加猴场会议的领导们。


   会址原是猴场下司村宋家湾豪绅宋泽生的住宅,房子呈四合院型,俗称“一棵印”。1948年,房子因故撤除变卖,屋基改作耕地,前些年才在遗址上按原样重建。
    又逢会址修缮,谢绝参观。



     各路大军过瓮安情况简介:



      这里指的红一军团过瓮安是四渡赤水之后的事了。




      猴场会议纪念馆
   
    黎平会议后,李德仍然顽固地坚持“三人团”的既定方针,博古则左右摇摆。当红军前卫部队进抵猴场,准备跨越乌江时,博古、李德又提出不要过乌江,在乌江南岸建立临时根据地,回头再图东进,与红二、六军团会合。这公然违背了黎平会议决议。于是,中共再次召开政治局会议,讨论是否执行黎平会议决议问题。这就是猴场会议的主题。

      参加这次会议的有:周恩来、博古、李德、朱德、毛泽东、刘少奇、王稼祥、张闻天、邓发、陈云。会议由周恩来主持,伍修权任德语翻译。
    会上,毛泽东驳斥了博古、李德的主张,并且提出红军应立即抢渡乌江,攻占遵义。毛泽东的主张得到多数人支持。最后,会议作出了《关于野战军通过乌江后的行动方针的决定》,提出:“建立川黔边新苏区根据地,首先是以遵义为中心的黔北地区,然后向川南发展是目前最中心的任务。” 决定中央红军立即强渡乌江。会议还决定“关于作战方针,以及作战时间与地点的选择,军委必须在政治局会议上作报告。”这一决定实际上剥夺了博古、李德的军事指挥权,初步形成以毛泽东为核心的军事指挥体系。张闻天会后说,“毛泽东打仗比我们有办法,还是要他出来。”
    从黎平会议到猴场会议,中央还有两项重要任命,一是重新任命刘伯承为红军总参谋长;二是任命邓小平为中央秘书长。这两项任命在猴场会议结束后,以正式命令下达。





     12月31日下午,朱德总司令在猴场向军委纵队作突破乌江天险的动员报告。中央红军各部陆续离开黄平、施秉县境,进入瓮安、余庆等地,做好饮马乌江准备。

    (后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24 22:41:52 | 显示全部楼层
广告招租
本帖最后由 CJDLX 于 2017-2-24 22:46 编辑



     (十三)毛泽东行居——傅氏宗祠

      
    索尔兹伯里在《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中写道:猴场会议期间,后勤部队分配给毛泽东当时住的是长征路上他们住过的最好的房子,比在中央苏区时的房子还好,新的住房象征着毛泽东的地位大大提高了。
    1935年1月1日凌晨,猴场会议结束后,毛泽东怀着激动的心情在警卫员陈昌奉的护送下来回到住所——傅家祠堂。

       长征精神碑

     从通道会议、黎平会议再到猴场会议,毛泽东在长征中军事路线和领导影响力得到了进一步展现了,为以后遵义会议的伟大转折创造了条件。有道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毛泽东诗兴大发,写下了《调寄忆秦娥》和……
    还是《十六字令三首》,一路上各个地方都想“据为己有”,拆开三首也不够分。因为创作时间跨越了1934年和1935年,猴场也不失时机地抓住了1934年的最后一天。

     傅氏宗祠位于草塘镇西北的下司街红军广场前,始建于清乾隆年间,1964年被一场大火烧毁,2006年按原样在原址重建成。整个建筑为赣派风格,祠堂正面是高大的风火墙,入口处有一大两小三个拱门。

      祠堂进门便是戏楼,戏楼对面是正堂,两边是厢房。猴场会议期间,这里是红军总政治部驻地。


      李富春、邓小平、陆定一住室。


     毛泽东住室,墙上挂着毛泽东当时创作的《调寄忆秦娥》——

    西风烈
    梧桐树下黄花发。
    黄花发
    马蹄声碎
    喇叭声咽。
    雄关漫道真如铁
    而今迈步从头越。
    从头越
    苍山如海
    残阳如血。


    “毛泽东住室”介绍词:
         ……猴场会议为遵义会议的召开作了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军事上最直接的准备,是遵义会议的预备会,遵义会议决定的主要事项,实际上在猴场会议上已经进行了明确。
    由于毛泽东的军事思想和正确主张在猴场会议上被中央所采纳,回到傅氏宗祠驻地后,心情十分喜悦的毛泽东连夜写出了这首词《调寄忆秦娥》,并注明创作时间为一九三四年。
    一九三五年二月,指挥红军四渡赤水,再战遵义,重战娄山关的毛泽东将这首《调寄忆秦娥》改为《忆秦娥.娄山关》,仅将这首词的第二、三句“梧桐树下黄花发。黄花发”改为“长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
    一九三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一九三五年一月三日,毛泽东住于此。



       一些房间内的红军标语(既然祠堂是重建,标语要么是从异地收集而来,要么是为复制品):




    “劳苦群众杀财富佬的猪过年”。

     是啊,1935年到来了。


    (后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2-27 11:22:23 | 显示全部楼层
大余论坛版主招募
黄花发真的太拗口了,呵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3 23:31:30 | 显示全部楼层
广告招租
本帖最后由 CJDLX 于 2017-3-3 23:45 编辑


         (十四)红军干部休养连和三十女杰


    红军干部团休养连驻地旧址距毛泽东行居不远,是一个位置相对偏僻的院落。
     又赶上旧址修缮,倒也允许入内参观。

     院门右边的“红军干部团休养连驻地旧址”介绍。院门左边也有两块用三种文字刻写的“红军干部团休养连驻地旧址”石碑介绍:红军干部团是由中央红军干部的家属与部分老弱病残人员组成,由何长工任连长,董必武任支部书记。猴场会议期间,李坚真、邓颖超、贺子珍等三十女杰与董必武、林伯渠等五老居住于此,会见群众,开展政治宣传。
    碑文中的“五老居住于此”会让人产生误解,因为何叔衡没有参加长征(在中央苏区时,因何叔衡、徐特立、谢觉哉、林伯渠、董必武5人年龄较大,被尊称为“五老”)。

     院子里大致为正房五间(正厅两边房再隔为小间),两旁各有厢房三间,均为木结构房子,形成半四合院布局。正厅是“红军长征干部团展室”,因房屋修缮,除了墙上的挂的照片,其他陈列品都杂乱无章地堆放在外。

     陈赓、宋任穷的房间。陈赓时任干部团团长。宋任穷时任干部团政委。在此居住的还有干部团政治干部毕士悌、周士第。

        徐特立、谢觉哉的房间,旁边是董必武、林伯渠的房间。长征时徐特立已经58岁了,谢觉哉51岁,董必武和林伯渠均为49岁。
    值得一提的是,谢觉哉的夫人王定国已经105岁了,是中国健在年龄最长的女红军。
    王定国原在红四方面军新剧团,三大主力红军会师后随西路军,更名“前进剧社”。1936年12月,剧社在前往部队驻地慰问演出的途中,遭遇马步芳部队,一番抗争后,和剧社幸存的30余人被俘。1937年8月,王定国和战友们被兰州八路军办事处救出,时任办事处党代表的谢觉哉认出了王定国,就是在长征途中替自己缝过羊毛衣的姑娘。两个月后,他们在兰州结为了夫妻。


    “红军长征三十女杰展室”,这牌子可能是工作人员坐在凳子上钉上去的。

    长征前夕,中央妇女部部长李坚真接到中央组织局主任李维汉的命令:挑选一批身体好、会做群众工作的妇女干部随红军主力转移,要妇女部先草拟一份名单,总数不要超过30人。当时苏区的形势已经非常紧迫了,能跟随大部队行动对每一位女红军来说不仅仅是使命和荣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更有安全感。但谁也不曾想到,这将是一次历尽艰难的漫漫长征,是一次次生与死的考验。然而,巾帼不让须眉,她们艰难跋涉,浴血奋战,创造了奇迹,更谱写了辉煌。


     康克清、贺子珍的房间。从井冈山时期起,人们就把“朱毛”联系在一起,俩人的妻子也住在一起了。

康克清(1911—1992)
    原名康桂秀。江西万安人。1929年与朱德结婚。1935年9月,红一、四方面军会师后,随朱德南下转战川康边,后任红四方面军党校党支部书记。1936年10月长征到达陕北。

贺子珍(1910—1984)
    江西永新人。1927年上井冈山,1928年同毛泽东结婚,任中共湘赣边特委机关秘书、毛泽东生活机要秘书。长征途中在贵州境内遭遇敌机轰炸身负重伤,后乘担架随军转战。1937年11月赴苏联治病,直到1947年回国。

     肖月华、邓六金。

肖月华(1911—1983)
    广东大埔人。在瑞金时期为照顾洋顾问李德生活起居,出于组织的安排,与李德结为夫妇。如今瑞金的一道名菜“瑞金鸭”就是出自肖月华之手。

邓六金(1912年—2004)
    福建上杭人。长征时在红军总卫生部干部休养连当“政治战士”,负责管理民夫、担架等。1938年与曾山结婚。解放战争至建国初期,负责中央华东局机关保育院工作,是名副其实的“红妈妈”。

     蔡畅、刘英。

蔡畅(1900—1990)
    原名蔡咸熙。湖南双峰人。1919年随兄蔡和森赴法国勤工俭学,之后常被人尊称为“蔡大姐”。1924年在巴黎与李富春结婚。长征中时在军委第二纵队政治部民运部工作。长征后直至解放后从事妇女工作。

刘英(1905—2002)
    湖南长沙人。长征时先后任中央纵队政治部巡视员、第三梯队政治部主任,中央军委纵队秘书长。张闻天夫人。

     毕竟房间有限,不可能人人都住“标间”。从左至右为:甘棠、李建华、邱一涵、危秀英、李桂英、钟月林、李伯钊、李坚真。





     大图从左至右为:刘彩香、王泉媛、谢小梅、廖似光、陈慧清、谢飞、金维映;小图从左至右为:周越华、吴仲廉、钱希均、危拱之、杨厚珍、曾玉、吴富莲。大多数人的照片甚至是中、老年时期的。


王泉媛(1913—2009)
    原名欧阳泉媛。江西吉安人。曾与家乡农民王照斗结婚,随夫改姓。长征时在中央卫生部妇女工作团工作。在遵义与王首道结婚。红一、四方面军会师后随红四方面军转战川西,任中共川西省委妇女部长。红军三大主力会师后又参加了西路军征战,任西路军总指挥部妇女抗日先锋团团长。1937年3月,在祁连山被敌打散后不幸被俘。1939年由河西逃到八路军驻兰州办事处,请求归队,办事处却不予收留,从而流落为民,一路流落于甘肃、四川、云南、贵州等地,沿途乞讨,于1942年辗转回到吉安。1962年,在康克清的关照下,她被安排到乡敬老院担任院长。1989年才得以落实政策,享受副地级待遇,时已76岁高龄了。
    这里简介上的生卒年月不全,网上查到的信息是:王泉媛于2009年4月5日在泰和县逝世,享年96岁。








   参加长征的部分女红军在北京合影(二)。前排左起:刘英、陈琮英、魏元德、周月华、危秀英;中排左起:邓六金、甘棠、吴仲廉、李伯钊;后排左起:吴朝祥、何炼芝、康克清、李坚贞、李贞、廖似光、蔡畅。其中中央红军30女杰中只有11位在场。

    长征时,女红军们并非全都编在休养连的,有的是根据自己的工作职责而编在不同的部队中。三十女杰齐聚在休养连,不知当初是真有临时聚集,还是如今为了布展而刻意为之。

    自进转兵贵州后,红军捷报频传,猴场会议打破了沉闷气氛。新年到了,每位战士都发了一块钱过年。这天,休养连的战士们买了一头猪和一些花生,举行了一场篝火晚会。


      房间里还有几幅红军剧团的照片。虽然剧照有些模糊,但看得出很多演员还是的娃娃兵,那一张笑脸饱含的是一段苦乐年华。




        (后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6 23:03:06 | 显示全部楼层
大余论坛版主招募
本帖最后由 CJDLX 于 2017-3-26 22:43 编辑

        参加长征的三十女杰中,有7人在红一、四方面军会师后随四方面军长征。1936年10月,红军三大主力会师后,7人中的李伯钊、李建华、周越华、康克清4人到达陕北,而在妇女独立团的王泉媛、吴仲廉、吴富莲3人则随红四方面军主力西渡黄河。


    (十五)附:西路军和妇女抗日先锋团


      会宁会师后,红四方面军主力奉中央军委之命执行宁夏战役计划。西渡黄河的两万多名红军,改称西路军。


     西路军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孤军奋战半年时间,歼敌2万余人。但终因敌众我寡等因素,全军21800人因牺牲、打散、被俘,最后仅余400多人。


        惨绝人寰,令人发指。无法用文字表述。


      纪念馆大厅正中的大型雕塑,其中一幅浮雕刻画的是浴血奋战的妇女抗日先锋团。

    妇女独立团随军西征后改称妇女抗日先锋团,团长王泉媛、政委吴富莲、特派员曾广澜、政治处主任华全双。全团共3营9连约1300余人。平均年龄不到20岁,最小的仅12岁。


     血战高台,妇女团第三营与第五军将士并肩战斗,誓与高台共存亡。九天八夜,第五军三千多将士,只有极少数突围成功,三营的女战士也大部分牺牲。

    血战高台后,在临泽县倪家营子,西路军与马匪苦战坚持了一个多月,牺牲巨大,仅妇女团就损失近400人。

     梨园口战斗遗址和烈士墓。从倪家营子往西南几公里就是梨园口。

    3月11日夜,西路军主力从三道柳沟突围,于12日拂晓撤至梨园口,准备退入祁连山。但敌人包括骑兵近2万人很快就追综过来了。为掩护总部和第三十军撤退,第九军和妇女抗日先锋团二营奉命抢占梨园口山头阻击敌军。在寡不敌众的情况下浴血奋战三个多小时, 2000多红军英勇牺牲,包括军政委陈海松等10多名团以上干部及妇女抗日先锋团40余名战士也血洒梨园口。
    3月14日西路军军政委员会在石窝山召开会议。作出三项决定:一、将现有人员编为3个支队,就地分散游击;二、陈昌浩、徐向前离开部队,回陕北向党中央汇报;三、成立西路军工作委员会,由李卓然、李先念、李特、曾传六、王树声、程世才、黄超、熊国炳8人组成。
    3月15日西路军工作委员会就余部分为3个支队分散活动情况致电中央及军委。

   
    原妇女抗日先锋团战士李文英回忆说:
     ……我们从梨园口撤进祁连山,摆脱敌人追击,这时候我们只剩下3000多人了。
    当天夜里,上级在山顶召开党员会,决定将剩余部队编成3个支队,身体好点的编成左、右两个支队,所有子弹收集起来带走;把妇女团和一些伤病员编成第三支队,留下来打游击,负责牵制敌人。
    徐向前就说了两句话:姐妹、弟兄,西路军失败了,大家各自逃命打游击吧。大家有机会就往陕北走,那里有毛主席,有我们的队伍在等着大家。
    我们只有坐在光秃秃的乱石上,抱头哭。祁连山上一没吃,二没穿,又没老百姓,怎么打游击?我们没有弹药,每个人肩上背的就是个空枪。伤病员加女人,就给丢下了……我们伤心得很。
    其他人怎么走的,我们都不知道,不对我们说。只知道第二天我们明白过来,一个人都没了。他们朝西走了。
    ……

[size=18.6667px]    其他人怎么走的?……

      至1937年5月1日,从梨园口突围出来的西路军余部在大漠戈壁之中,经过49天风餐露宿的艰难跋涉,先后进入新疆星星峡。中共中央代表陈云、滕代远等在此迎接,至此,21800的西路军仅剩下400多人(其中李先念一支300多人)。抗日战争爆发后,这支部队分批回到了陕甘宁。

   
    石窝会议后,妇女抗日先锋团已不足300人。进入祁连山后,队伍被敌人打散,战士们分散突围,一些体弱者和伤员被敌人追杀,弹尽粮绝,饥寒交迫的她们在历次战斗中和东返途中先后被捕。

    李文英:
     分散后,有的人分到三块银元,有的分到一块烟土。我什么也没要。我啥时死掉都不晓得,我要银元干什么。夜晚过去了,又一个清晨到来,敌人怪叫着包围上来。我们没有一粒子弹,只得把手里的枪砸烂,然后跳下了悬崖。
    我没死。在参加红军5年后,我成了马家军的俘虏。

 
 妇女抗日先锋团,这支巾帼之旅从此消逝了。被俘的女战士在遭受了非人的凌辱和折磨后,或被敌人杀害,或被押送各处服劳役,或被强迫沦为马军官兵的妻妾丫环,凄凄惨惨。但她们依然在困境中坚持抗争,政委吴富莲坚贞不屈,吞针而死。一些人设法逃出了敌人的魔爪,辗转数千里,到达陕甘宁根据地。还有一些人流落到甘肃、青海、宁夏。也有一些人历经坎坷回到了自己的家乡。

        李文英:
     我四次逃跑,但没有一次成功。   
    国共合作期间,周恩来就西路军战俘惨遭虐待的状况,多次跟蒋介石交涉,马步芳迫于压力,放松了对战俘的看管,一些伤残的战俘就地遣散。我历经九死一生,最终活了下来。
    我重新获得自由的时候,组织也不再收留我,我流着眼泪,只想对组织说一句话:“我李文英永远是党的人。”   

     当时对西路军被俘人员的规定是:一年归来收留,两年归来审查,三年归来不留。

    王泉媛说:“八路军办事处给了我五块大洋。这时候,是我最痛苦的时候。敌人打我,我没有哭。历经艰难逃回来得不到党组织的信任,我痛苦至极。就是说,西路军失利我没有掉泪,可这回得不到党组织的信任让我掉了泪。”
    拿着五块大洋,王泉媛又沿着当年长征走过的路,靠乞讨回到了家乡江西。

    (本图片来自网络) 1983年,王定国和伍修权分别致信中央,反映流落在民间的西路军老战士生活困境。胡耀邦将来信批转总政治部、民政部、卫生部、人事部。随后,各部联合出台了相关政策,除了对老红军给予适当的生活照顾,还将以前颁发的“红军流落人员证”换为红军西路军老战士证。这是一份迟来的清白,很多西路军的将士已经看不到了。
    基于“将西路军的失败归根于张国焘机会主义路线的产物”,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西路军问题一度成为党史和军史研究中的一个敏感话题。改革开放后,由于亲身经历者徐向前、陈云、李先念等人的直接干预,还有邓小平的坚定支持,西路军的历史真相才逐步得以澄清。

     这是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碑,纪念碑通高29.37米,外形仿照人民英雄纪念碑,碑体正面为李先念题词——红军西路军烈士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李先念临终前跟女儿说:再让国家花一次钱,把我的骨灰撒在祁连山,我要跟西路军的烈士在一起。

    1989年,李卓然逝世;1990年,徐向前去逝世;1992年,李先念去世。根据他们的遗嘱,骨灰撒在了西路军当年的战场上。

     远望祁连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6 23:28:46 | 显示全部楼层
大余论坛版主招募


    张掖丹霞就在梨园口一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成为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站长信箱|文字版|手机版|赣公网安备 36072302000007号|大余在线 ( 粤ICP备05040644号

GMT+8, 2018-1-22 23:5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4-2015 DayuOnline.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