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余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成为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835|回复: 3

[户外] 万水千山只等闲(四)、老山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8 22:55: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成为会员

x
               四、老山界




      12月1日,中央红军陆续越过桂黄公路进入了越城岭山区。

     越城岭,为五岭之一,又名瑶山,古称始安岭,跨越广西全州、资源、兴安、龙胜、灵川、临桂六县,与湖南城步县的南山交叠,延伸至贵州省通道县境。越城岭山脉长约200千米,呈东北-西南走向;南面主峰猫儿山,号称华南第一峰,海拔2141.5米。而“老山界”只是越城岭近百座上千米山峰之一,海拔1860米。


       百枫线是界首镇至资源县枫木村的一段翻山公路,横向连接322国道与202省道。除红一军团外,红军其他各部先后经这一带西进,不过当年没有公路可走。


      山上阴雨绵绵,越往上雾气越浓,能见度只有几十米。

       转过一道急弯,似乎是翻过山脊的一瞬间,天空突然亮了许多。没有路牌指示,估计进入资源县境了。




      从界首镇到枫木村基本上是盘山公路,路况也很糟糕,38公里足足走了两个小时,出乎意料之外。

      从枫木村向西北20多公里可到象征老山界的地图标志,但现在“老山界”已被纳入了猫儿山国家自然保护区,进入保护区的门要120大洋,且必须乘坐景区的环保车才能入内,然后再徒步到“老山界”。而陆定一所描述的老山界却在直线距离十多公里的西南方,如今开车可到达华江乡以北的潘家寨,然后就可以徒步体验当年红军翻越“老山界”的艰难了,到达山那边的塘洞村(两水乡)就算大功告成了。横越“老山界”直线距离也是十来公里,但百步陡则千米长,单程翻越也要有早出晚归的准备。我没有不现实的想法,只有绕行另一条长征路——红一、九军团行进的路线,也只有这一线路便于自驾。


     红军翻越老山界也临时作出决定的。
    12月1日,红一军团撤出脚山铺战场,分别从木皮口、梅子岭向资源方向转移,当晚在大湾宿营。12月2日,红一军团翻越清明界,进至资源县油榨坪(今中峰镇)。
    红军本打算部队在油榨坪休整几天,再继续按照原定计划沿着红六军团行进的路线向湘西北转移。可没等红军喘口气,局势又发生了变化。蒋介石判断红军的前行路线后,急忙调整部署,在红军北上的途中布置了“口袋阵”。这时,担任右翼掩护任务的红一军团已进至资源城南,并在土地堂一带设防,警卫营则在资源城东的大帽岭拒狙击敌人。
    湘江血战的阴影还笼罩在红军将士们心头,再不能一意孤行了。中央军委为此召开了临时军事会议,决定暂停休整,立刻改变行军路线,从敌人防守相对薄弱的龙胜、城步方向突围,由北上改为西进。这是中央红军长征以来第一次改变行军路线。
    12月3日傍晚,红军将士们身上的血迹还没有洗尽,便突然从油榨坪(中峰镇)调头,南下至兴安华江一带。接下来,身心疲惫的红军又要挑战“长征中所过的第一座难走的山”——“老山界”。
    相信绝大多数人对“老山界”的认识是通过陆定一的《老山界》的描述来了解的。影视作品也是以此为主线来取景。

       “满天都是星光,火把也亮起来了。从山脚向上望,只见火把排成许多“之”字形,一直连到天上,跟星光起来,分不出是火把还是星星。这真是我生平没见过的奇观……


      12月3日,红一军团到达土地坳地域;十五师(少共国际师)到达中峰镇;中央纵队从中峰镇折返转到华江水埠;红八军团在社岭分两路前进,一路经岔岭、潘家寨,从梯子岭开始翻越老山界,另一路经李家田上老山界;红五军团由枫木到达锐炜。
    时任军委直属队指导员的康克清在回忆录中说:“这里高山峻岭,森林茂密。敌军被甩在后面。敌机难以侦察,可以稍事休息。一个多月的紧张奔波,总算可以喘口气了。”毫无疑问,比较各军团,中央两纵队相对安全些,迂回路也少跑了些。但同样在千家寺驻留,红五军团就没那么幸运。
    12月4日,中央军委纵队经龙塘江开始翻越老山界,后卫五军团进入华江乡,红十三师三十八团在黄隘至田林口一线路担任警戒,掩护中央纵队及八军团一部跟上主力。
    12月5日傍晚,桂军“追击队”129团两个营经山间小道偷袭红五军团指挥机关所在地千家寺。桂军潜行至离千家寺约800余米的一条山涧中,以迫击炮为号令,对在驻地田野间围坐休息的红军发起突然袭击。红五军团仓促应战,由于天色将暗,加上周围山高林密,红军一时也弄不清桂军有多少人马,于是一面即组织抵抗,一面组织大部队向北撤离。战斗中,红五军团十三师三十八团和三十九团被桂军切断,三十九团只得改道突围,最后与主力会合。
    这一次,是桂军以少胜多,最初投入战斗的只有一个营。而红十三师却遭受了不小的损失,桂军在接下来的追击搜山中,仅落伍和负伤的红军就有五百余人被俘,一些被受折磨致死……
    湘江,给红军的打击太大了,即便是久经沙场的红军将士也难以承受,心有余悸。而桂军正气焰嚣张,夏威部从新圩一路打来,现在的“追击队”竟然以营为基本单位分散行动,依然肆无忌惮,甚至还穿插到红军队伍之间进行袭扰。

    对于女红军曾玉来说,翻越老山界最刻骨铭心的是弃子之痛。
    长征开始时,怀有身孕的曾玉没在转移名单中,当得知自己的丈夫(周子昆)随军团出征后,竟不顾一切地挺着大肚子私自追上了队伍。
    也许是一路颠簸,曾玉在翻越老山界时临产,偏偏这时又遭遇“追击队”的袭击。一个婴儿在战火中降生了,可怜的小家伙真是生不逢时,婴儿包裹好后被放到路旁的草丛里,指望有过路的老乡捡去,这是最好的结果。婴儿的哭声在大山里回响,初为人母,便要骨肉分离,是何等的万般无奈。同为女人,邓六金等搀扶着悲痛欲绝的曾玉继续上路……


    “老山界是我们长征中所过的第一座难走的山。但是我们走过了金沙江、大渡河、雪山、草地以后,才觉得老山界的困难,比起这些地方来,还是小得很。”


       红军主力改变行军方向后,红一军团没跟着往南撤。红二师在土地堂与敌人激战一天一夜激战,掩护中央纵队撤离油榨坪和一军团后续部队到达车田才撤离土地坳。警卫营在大帽岭与敌军遭遇,因敌众我寡,黄昏时退守同禾田,损失折半,再经石溪村翻越隘门界退守至车田粗石、田头水一带。

        资源县城。

      山外有山。从这里向南远望,“老山界”或许就在目及之中。其实,“老山界”在长征故事当中并不具有特定的地理位置,当年红军分几路别从不同的地方翻越越城岭,都会被称之为“老山界”,“老山界”成了越城岭的一个代名词。


      隘门界


       车田苗族乡

       这一带的公路有点复杂,维护相当的新老公路不时分岔又并道。接下来我要去的地方是车田烈士墓,不在X144新路上,提前问路比导航更可靠,当地人都知道。


      (后续)



发表于 2017-1-10 15:06:38 | 显示全部楼层
猫儿山看日出很漂亮,没上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4 23:18: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JDLX 于 2017-1-14 23:24 编辑



            老山界(二)

       从车田圩沿X144老路西行两公里左右,地图上显示为“养牛坪”,车田革命烈士纪念碑就在公路左边的山坡上。公路右边孤零零有一苗家餐馆,内有一个很大的院子,停车很方便,跟主人打个招呼便是。

        这是一座综合性烈士纪念碑,从红军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直至文革时期的烈士都有记载。

       碑文中有关红军方面的介绍:一九三四年九月、十二月,红六军团北上抗日,中央红军长征先后经过车田。由于敌人围追堵截,残酷清剿,于境内牺牲红军无名烈士共一百四十七名,因伤残流落红军战士六名,逝后葬于当地。

       五排河

       离开养牛坪,我继续顺路向前,很快又与X144新路并道了。本来再走十来公里就是两水苗族乡了,走到半程,在一岔路口封路了,从左岔路也可前往两水乡,了不起多跑两公里。

       不经意间看了一眼里程表,眼睛一亮——老马正好突破了十万大关。这几年老马不行则已,一行千里,且多半是跑穷乡僻壤,的确是受苦了。

       12月5日,中央军委第一纵队越过老山界,抵达两水乡塘洞,随后是第二纵队从华江向老山界进军。同日,红一、九军团主力也进至两水乡社水、茶坪一带。

       前往两水革命烈士纪念碑。

       和车田烈士纪念碑相似,这里的碑文记载则是从1932年的桂北瑶民起义,到红军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牺牲的,包括175位无名烈士。纪念碑后面有五座烈士墓穴,旁边一座为无名烈士墓。

       碑文记载:今两水、河口,史统称浔源…… 一九三四年十二月,中央红军长征突破湘江翻越老山界后,途经浔源崖壁山、灰山、高壁山、大湾、塘洞、河口、猴背等地,因敌围追堵截及残酷清剿,共有四十八名无名红军烈士牺牲,被群众就地掩埋。因伤残流落当地红军战士九名,逝后安葬于当地……

      道路又中断了。



       龙胜县江底乡。

      12月6日,中央第一纵队从塘垌经猴背、花桥到达龙胜县江底。
      12月7日,第一纵队在江底休整一天,第二纵队抵花桥、猴背。红一军团则进至湘桂交界的芙蓉,一部抵进湖南城步县蓬洞。红三军团四师进至里排、河口,红五师抵达江底,六师还在矮岭、河口(乡)一带,其中一部还远在中洞(兴安县金石乡)一线与桂军纠缠。红五、八军团主力到达塘垌,红五军团十三师三十七团、红八军团一部分及中央干部团仍扼守在老山界。


    当年红三军团路过此寨。

       白面瑶寨又叫红瑶寨,最新统计全寨只有42户191人。寨子的西南端就是红军岩,寨子现在开发成了旅游景点,据说里面的菊花是一特色。说实话,三十块钱门票倒没什么,但这类的景观我见多了,也不稀罕什么民俗表演,只想看一看红军岩走人。可跟售门票的老太太解释不清楚,人家不吃这一套就作罢。

       这块从山坡上横空伸出的巨石原来叫龙舌岩,红军长征时在这块巨石下会见了当地瑶族起义首领,并在巨石上写下了“继续斗争,再寻光明”、“红军绝对保护瑶民”二条标语,后来瑶民顺着笔迹雕成石刻。所以又称之为红军岩、光明岩。


       对面山上的梯田很壮观,但这在当地一点也不稀奇,泗水南面就是著名的龙脊梯田,前几年前曾匆匆到此一游。

       12月8日,中央第一纵队到达洛岩、芙蓉一带,第二纵队进入江底。右翼红一军团推进至湖南江头司(城步县五团镇地域)。左翼红三军团主力进至里排、马堤,红六师在矮岭与马堤河口一线阻击桂军。而扼守在老山界的红五军团三十七团、红八军团一部分及中央干部团也奉令撤往塘垌,随后到达江底。至此,中央红军3万余人分别从不同的线路翻越了“老山界”。
      毛泽东的《十六字令·三首》作于1934年至1935年。是否有感于长征途中具体的哪几座山?老山界、夹金山、六盘山,甚至白石渡,各持己见,似乎没有权威的定论。我想,老山界或许是其一吧。

       山,快马加鞭未下鞍。惊回首,离天三尺三。

       浔江

    马堤河口(非河口乡)阻击战是中央红军进入越城岭后规模最大的一次阻击战。为了掩护中共纵队及主力红军渡过浔江,从马堤、芙蓉一线向湖南通道方向前进,12月8日,红三军团四师十二团与桂军两个团在泗水一带遭遇,双方在马堤河口展开激战,争夺河口要地。
       黄克诚回忆说:“……我军过了界首之后,进入山地行军,沿途仍不断遭到桂敌的截击……此役(河口)打得也相当艰苦,我们又受到不小的损失。当时我军守在山上,敌人从山脚下硬往上攻,遂成混战状态。我军一个排被敌人包围后,全部被缴械。我打了一辈子仗,这是惟一的一次亲眼看到我军一个整排集体被敌人缴械的场面。我军主力离开河口之后,张宗逊师长仍然坚持固守在山头上,未接到上级命令之前,不许部队后撤。我再次勉强他指挥部队撤离险境,并让师政治部主任张爱萍同志带领一支部队先撤走,我们随后跟进。那时如若不走,后果也是不堪设想的。”
       这情形似乎和几天前湘江光华铺阻击战如出一辙:
       “当我军主力和中央纵队于十二月一日全部通过湘江之后,我就对张宗逊师长说:‘我们的阻击任务已经完成,应该指挥部队迅速撤退。’张宗逊同志因为还没有接到上级的撤退命令,就说不能撤。我说:‘现在不撤,拖延下去想撤也撤不走了,我们会被敌人全部吃掉的。’张宗逊同志执行上级命令十分坚决,但缺乏灵活性,执意要等待上级下达命令才肯撤。我看任务既已完成,情况又相当危险,若再迟疑,将招致全师覆灭。当时红军部队中,政治委员有最后的决定权。我对张宗逊同志说:‘你指挥部队迅速撤离,去追赶主力,一切由我负全部责任。’这样,张宗逊同志才勉强把部队撤走,使第四师得以保全。”
       红四军撤走后,桂军随即占领了界首渡口,炸毁了渡桥。红八军团望江而叹……

       泗水乡

       龙胜革命烈士陵园,铁将军把门,大可不必吧。

       天黑前到达龙胜县城。吃过晚饭,在附近逛了逛,县城的夜色不错,淂江更是流光溢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4 23:27:51 | 显示全部楼层
原野之秋 发表于 2017-1-10 15:06
猫儿山看日出很漂亮,没上去?




行程紧,没计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成为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站长信箱|文字版|手机版|赣公网安备 36072302000007号|大余在线 ( 粤ICP备05040644号

GMT+8, 2018-10-21 17:17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