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余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成为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968|回复: 14

[户外] 万水千山只等闲——(二)突破重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0-30 17:02: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成为会员

x
本帖最后由 CJDLX 于 2016-10-30 17:07 编辑

                                   二、突破重围


(一)、长征第一仗


       从于都城到大余,走捷径150公里,全程高速,两小时足够了。但跟随红军当年的足迹,在乡村僻壤间蜿蜒行进,一路走来将近300公里,且要走走停停,事后回过头来看,十个小时也算很紧凑了。


       前往新陂乡的道路在地图显示为“未知路段”。

       新陂乡



       小溪乡



       经过祁禄山镇境内。



        道路时好时坏,提不起速度。



        红军渡过于都河后,作为红军主力的一军团为左前锋,跟着是右翼红九军团;红军另一主力三军团为右前锋,接着为左翼红八军团;两翼中间是军委纵队(第一纵队)和中央纵队(第二纵队),走在最后的是红五军团,担负全军最艰难巨大最危险的殿后任务。显然军委纵队和中央纵队被各路大军前后左右地护拥着行进,这样的队列安排被彭德怀戏之为“抬轿子”。


       红军各路红军到达这一区域,也意味着即将离开苏区根据地,再向西南就将面临敌人的第一道封锁线了。


      早在7月23日,中革军委就令红六军团(军团长萧克)离开湘赣苏区,转移到湖南中部开展游击战争及创立新的苏区,并为中央红军主力探索战略转移的路线(红六军团和红二军团会师后,两军合二为一,由贺龙任军团长,任弼时任政治委员,关向应任副政治委员)。因此撤离初期,中革军委的计划是到湘西与贺龙、萧克的红二、六方面军汇合。
      尽管红军的战略行径只限于少数核心领导层知道,但对粤军陈济棠来说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这还要感谢白崇禧的点拨。半年前白崇禧应陈济棠之邀来到会昌,根据第五次反“围剿”的趋势,白崇禧准确地判断了红军今后一段时期的军事行动,仿佛是白崇禧在给红军制定战略转移的线路和突围的时间,理由之一说出来也很简单,因为红军会尽可能坚持到秋收后,以便筹措更多的粮草。也难怪人叫“小诸葛”。
      为阻止中央红军西进,陈济棠在信丰、安远至赣县、南康一线,构筑了一条南北长120多公里、东西宽约50公里的弧形封锁线,不过这一切只是给蒋介石摆摆样子。原因是陈济棠之前已与红军达成了五项秘密协议,其中一项是“必要时可以相互借道”。作为一方诸候,陈济棠视苏区红军为抵挡蒋介石中央军的一道屏障,“唇亡齿寒”的道理再简单不过来。因此,为防止红军西进入粤,同时防止蒋介石乘机染指广东,所以陈济棠对红军采取的是“送客计”。


         安远县塘村乡。
       红军出发前,刘伯坚(时任赣南军区政治部主任)曾委托叶剑英向高层请求随大部队一起走,但还是没被准许。1935年3月4日,刘伯坚在塘村一带突围中负伤被捕,后移狱大余……


       安远县龙布镇。
       再说红九军团主力和红二十二师分别在会昌休整后,于10月20日在龙布会合,待命突破国民党军第一道封锁线。


       进入信丰县境。


       新田镇


        到达大桥镇已经三点半了,按计划到大桥镇后接着是专程去百石村,来回要走28公里的村道,加上停留时间估计要超过一个小时。因出发前有一个预约,最好能在六点钟之前赶回大余,犹豫之中在大桥圩内转了一圈,还是想着不要失约。


        直接回大余还有130公里,顺路行至坪石后就近在信丰上高速,五点半到家。




    (后续)



发表于 2016-10-30 19:08:13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是单枪匹马一人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0-30 23:21: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JDLX 于 2016-10-30 23:29 编辑

       D3、5月2日:
   (1)、大余县→大桥镇130KM ;
   (2)、大桥镇—百石村—大桥镇—古陂镇—坪石—大塘埠镇—小河镇—正平镇→南雄市:界址镇—乌迳镇—大塘镇—油山镇→大余县:池江镇、青龙镇、黄龙镇—大余县178 KM;
     早上睡到自然醒,看了一会儿新闻,这才突然决定继续昨天没能完成的任务,匆匆忙忙吃过早饭,待到出发已是十点半了。

       昨天的原计划大打折扣,以至于今天还要返回大桥镇。


       大桥镇在新田镇与古陂镇之间,从大桥镇向北14余公里就是长征第一仗发生地百石村。

       百石村



       虽然红军与陈济棠有了“必要时可以相互借道”的秘密协议,但红军的突然转移,以至于粤军方面还没来得及把协议的内容传达至下级军官,何况“送客计”毕竟是心照不宣的事,尤其是要双方都心领神会,所以具体实施起来也并非顺风顺水,结果还是开打了。或许一枪不放,陈济棠对蒋介石也没个交代。
      10月21日上午,红三军到达了信丰县新田镇百石村,粤军不但没有撤退迹象,而且试图以武力阻止红军通过,担任红军右前锋的红三军团红四师十团、十一团被迫向粤军发起进攻,由此打响了红军长征的第一仗。经过一夜战斗,消灭了守敌信丰“铲共团”常备第二中队,并活捉了中队长何德泮。

       同日下午,左前锋红一军团红一师、红二师也占领信丰新田、金鸡圩,毙敌600余人。
      陆定一在《长征歌》第一段写道:
      十月里来秋风凉,中央红军远征忙。星夜渡过于都河,古陂新田打胜
      很多关于长征的军事论述都说红军几乎是“轻松通过第一道封锁线”。虽然陈济棠有意边打边撤,但红军依然有3700多将士在此走完了他们的长征,而且出发第一仗就牺牲了一位师长——红四师师长洪超。因此,“轻松”一说不敢苟同。

        洪超烈士墓就在村口,百来级青石台阶就在村道视线范围内。
       洪超是湖北黄梅县人,18岁参加了南昌起义,身经百战,在反“围剿”战斗中失去了一只胳膊,长征时为红三军团第四师师长,号称“独臂师长”,在前线指挥作战时不幸被敌人流弹击中,是长征路上牺牲的第一位红军师长,年仅25岁,是最年轻的主力师师长。

       以烟代香,缅怀先烈。

       洪超牺牲后,他的遗体被当地一位老乡收敛,安葬在村前的山腰上,没有立碑。彭德怀临终前还嘱咐身边的人说:“不要忘记洪超,他是我们中央红军长征路上牺牲的第一位师长。”张爱萍当年是洪超的部下,2005年,张爱萍之女张小艾来到百石,建议修建洪超烈士墓,张震题写了碑名──“洪超烈士之墓”,这是长征路上的第一座红军墓碑。

       百石战斗结束后,红军继续向大桥、古陂追击前进,红九、八军团也紧跟在红一、三军团之后扩大战果。10月23日凌晨,红四师占领古陂。 同日,中央一、二纵队抵达古陂杨坊、太平等地宿营。

       坪石
       22日到23日,红一师、红四师追敌至安息铜梓岗,与粤军守敌万余人展开激战,由于敌人占据有利地势,红军一时难于通过,为争取时间,红一、三军团迂回坪石前进。

       大塘埠镇
      10月25日,红军在铁石口、石寨圩、大塘埠等地西渡桃江,向南康、大余、南雄推进。

       前往小河镇。

       小河镇
      10月27日,担负后卫任务的红五军团渡过桃江到达小河。至此,红军各路已全部突破了敌人的第一道封锁线。

     (后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0-30 23:34:10 | 显示全部楼层
三月春雨 发表于 2016-10-30 19:08
楼主是单枪匹马一人行?

是的。

谢谢光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0-31 23:38: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JDLX 于 2016-10-31 23:52 编辑

    (二)、章江河.大庾岭


       所谓万水千山,要以什么概念去衡量,就大地理上来说,中央红军跨越了多少江河,翻过了山岭,没有统一的说法。但在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中解读的是“22条江河”和“20座大山”,其中章水是中央红军长征跨越的第三条河流,而大庾岭则是中央红军翻过的第一座大山。



       经X364到正平镇。


       在正平镇转入S325,进入广东省南雄市界址镇。


       到达乌迳镇。 红军入粤后的第一仗就在前面的新田圩,现在没有什么遗迹了。


       过乌迳镇几公里后走X341向西北经过大塘镇。


       大塘镇和油山镇同处一个地方。


       夹河口


      油山



       参加中央红军长征的粤籍人员只有61人,其中走完全程的有42人,长征途中牺牲的14人,因其他原因留在长征途中的有3人,长征初期或长征途中失踪的有2人(陈碧英、李田,其中陈碧英是董必武同志的前妻,在长征开始时因有肺病,只走了一夜后便被指派去粤东坚持斗争,但后来一直下落不明。或许因此,中央红军长征出发时的三十位女杰中也不包括陈碧英)。


       “左路军”即为红一、九军团。


       平田坳,在搜狗地图上标注的还是油山镇。


      至10月28日,红一军团大部经乌迳、大塘、夹河口、平田坳一线出江西省大余县兰村,红九军团紧随其后。红一军团另一部则由信丰的下坑,经南雄的黄地、大兰到达大余兰村会合。


       1935年3月,项英、陈毅率领中央红军长征后留下的部队与赣粤边特委书记、军分区司令员李乐天领导的油山游击队,以及“赣南省”军区司令员蔡会文率领的赣南省委机关和部队,在油山廖地村的会师。


       进入大余。大兰村北面是池江镇彭坑村,村里有陈毅同志旧居。


      “北有延安  南有池江”。把池江与延安相提并论……但细想一下也有道理,中央红军主力撤离瑞金时,中共中央成立了以项英、陈毅为首的苏区中央分局、军区和中央政府办事处,领导中央苏区和闽浙赣苏区的红军和地方武装坚持斗争,油山会师后,进行了艰苦卓绝的三年游击战。彭坑一带为两省三县交界处,是红军游击队活动较为频繁的地方。


       小时候就听说过周篮的故事。周篮,原名周三娣,“周篮”的名字是陈毅改的……

       1962年,北京“七千人大会”期间,陈毅在家中宴请了来自大余、信丰和南雄的县里负责人。陈毅特别谈起大余彭坑的周篮嫂,感慨万分地说:“彭坑那个周篮嫂,对我们支持真是太大了!回去后,请代我向她问好!”二十多年过去了, 这位共和国元帅始终没有忘记在最艰的时期支持帮助他们的红嫂周篮。

      正如陈毅在《赣南游击词》中写道:
      靠人民,支援永不忘。他是重生亲父母,我是斗争好儿郎。革命强中强。


       一路征尘。


       自10月26日起,中央红军分三路从信丰、南雄、南康分别进入大余境内,从新棚下、洋口、兰溪三个渡口跨过章江。


       前面不远就是兰溪渡口。


       下游三公里左右是洋口渡口。


        红军长征过境大余没有什么大障碍,有记录的是红九军团二十二师在卵岭和西华山下与粤军有过两次小规模的战斗。除红三军一部(更可能是红八军团一部)经南康赤土过崇义外,其他各部都在大余留下了足迹,大致过境情况是:
      10月26日, 红一军团、 九军团先后从信丰经南雄乌迳、大塘、大兰到达大余县兰村(兰溪村)会合。
      10月28日,红一军团第一师经大余小梅关、吉村到达崇义聂都;红一军团第二师由大余池江兰溪村经浮江到达崇义铅厂镇;红三、八军团经大余横江进入崇义扬眉寺、长龙一线。
      10月29日,军委纵队、中央纵队由大余杨梅城经樟斗到达崇义新溪;红一、九军团主力经浮江到达崇义义安一带,31日从义安出发,又经大余洪水寨到达崇义聂都宿营。
      10月31日,红一军团第一师前锋部队由聂都经大余内良五洞进入广东省仁化县长江。

      没有找到关于红五军团过境大余的时间和路径的资料,理应是若离若即地跟在中央纵队后面……


    (后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1 23:25: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JDLX 于 2016-11-9 22:55 编辑

       (三)、第二道封锁线


       D4、2016年5月29日(星期天)
     (1)、大余县城、浮江乡→崇义县:义安村、铅厂镇、崇义县城、关田镇、文英乡→汝城县:热水镇、鱼王村、江东水村、三江口瑶族镇→仁化县:城口镇→汝城县:大坪镇、井坡乡、小垣瑶族镇→乐昌市:五山镇石下村上黎家→汝城县:大山村、延寿瑶族乡、官亨村青石寨、八里坳、岭秀瑶族乡300KM;
     (2)、岭秀瑶族乡→大余157KM;


       五.一期间,我沿着当年中央红军长征的路线,自驾完成了从长汀至大余的一小步路程。为了缩短下一次远行的时间,我想再用一个双休日去完成下一个“一小步”,无奈整个五月份雨水频繁,一拖再拖,最后这个周六又因事没能成行,剩下一天还是忍不住上路了。



       早晨六点就出发了,经浮江往崇义方向行进(这是红一、九军团走的路线)。就一天时间,原设想到达汝城县文明乡后再上高速公路返回大余,结果还是没能如愿以偿……

      中央红军过境崇义的时间和大致途径地点:
      10月28日至11月1日,红一、九军团走的是义安、沙溪、乐洞、聂都一线;红三、八军团经扬眉寺、长龙占领崇义县城,后又分两路经古亭、丰州、集龙和过埠、麟潭、上堡等向湖南挺进;军委纵队自10月29日至11月2日经过新溪、密溪、关田到达文英;最后是中央纵队和后卫红五军团,于11月1日至11月5日经过新溪、稳下、密溪、关田、文英。


       1934年10月29日,红一、九军团主力到达义安一带进行休整,31日再经洪水寨到聂都。


       10月28日,红一军团第二师到达崇义铅厂镇,29日在铅厂休整。


       11月2日,中央纵队及后卫五军团由新溪圩到达稳下,而同一天,红一军团二师已夺取了广东仁化的城口镇,由此可见,红军前锋与后卫的直线距离将近100公里。

       “猪肚”村在公路西面500米左右。11月3日,中央纵队和红五军团从猪肚子经密溪、柯树岭前往关田,途中遭两敌机轰炸。


       10月28日,红三、八军团经大余横江、崇义扬眉寺、长龙一线,占领崇义县城。


       关田镇。11月1日,军委纵队由密溪至关田。11月3日,中央纵队和红五军团到达关田,11月4日在关田休整。


       11月2日,军委纵队由关田至文英。三天后,中央纵队和红五军团到达。


       这三个乡镇都是红军经过的地方。2008年春节,我参加了支援崇义的抗冰抢险,期间在乐洞乡呆了近半个月。


       湖南汝城热水镇。我第一次到这里便是2008年,在乐洞乡的抗冰抢险告一段落,乡政府请我们到邻近的热水镇泡温泉,当时就惊讶热水镇有如此丰富的温泉资源和完善的服务设施。


       10月30日,红三军团前卫四师十一团占领热水镇。11月3日,红军总部进驻热水镇,在一栋民房中设立指挥部,当地群众主动引领红军到汤河旁用温泉水解乏疗伤。




       又见长征精神碑,之前是在于都梓山桥头见到过。长征精神碑是由“中国长征精神研究院”组织捐立的。碑正面统一刻写长征精神:
      自强不息,百折不挠;团结精进,奉献忘我;
      艰苦卓绝,智勇双超;人民至上,信仰天高。


       碑后面为所在地有关红军长征的诗歌或故事。
      中国长征精神研究院创立于2012年1月12日,其前身是湖南安仁县文化长征队,发展至今已成为一个全国性公益社团。作为该院实践活动项目之一,以纪念红军长征80周年为契机,已在长征路上或红色文化景区立碑80座。


       这是当地村民重建红军池的功德碑,碑上记录的是老年人工,中年人献钱,似乎与青年人不相干。但愿红色传统教育不要断代。



       有大自然的恩赐和当地人呵护,在这样的自然环境下生活真是福气。



       离开热水镇继续向西南行进,这一路山清水秀。下一站是东江水村……



     (后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3 23:34: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JDLX 于 2016-11-3 23:45 编辑

       东江水村被划入了飞水寨风景区的范围内,景区门票要80元。我试探着明知故问地向景区工作人员打听红军桥的情况,然后直截了当表示我此番的目的是走长征路,想到红军桥看看。工作人员问我几个人?听说就我一个人倒也爽快地同意了,另一工作人员还特别提示我:“开车进去两公里处有停车场,从那下去会快一些。”


       从停车场下到山涧游道往回走200米左右便到了红军桥。或许是雨天的缘故,游客不多,正是拍照的好时机,不料拍了一张照片,相机就没电了,另一卡片机没拍几张也跟着罢工,备用电池又没带下来。

      红军桥位于湘粤古道的东江河上游,沿着这条古道可以到达广东省长江镇,长江镇历史上为湘粤赣三省边贸古镇,尤其是这一地区以毛竹为原料生产的土纸,远销广州以及东南亚。因此,当时的商人合力捐粮八十担,打通了这条边贸通道。当年红军就是经过这条古道和这座风雨桥,到达鱼王村再往三江口,因此人们又称此桥为“红军桥”。

       红军走过的路。

       之前对飞水寨景区算是孤陋寡闻,按说能抵八十块钱的风景也不错了,用手机顺路拍了几张风景,因为还要赶路,无暇顾及更多的美景。

       回到游客中心,下车与景区工作人员再说一声谢谢了!

       从东江水返回鱼王村,沿S353继续前进。

       10月30日,从崇义乐洞出发的红一军二师抵达热水、东江水、鱼王一带宿营。而中央纵队及后卫红五军团于11月6日才经热水到达鱼王村。
      10月31日,抵东江水、鱼王的红军于“高桥水”分两路向西南方向推进:一路经轮子坳进入八丘田、三江口一带宿营;另一路经穿过九龙江原始次森林,进入大坪墟一带宿营。

       过了轮子坳,有多处公路被山洪拦腰冲毁。

      峰回路转,一过三江口桥便是106国道,眼前豁然开朗了许多,右转就是三江口瑶族镇。

       一个清新美丽的镇子,足以让人眼前一亮,尽管106国道从镇中穿过,却并没有嘈杂的感觉。

       10月31日,红一军团-师从祟义聂都经大余五洞(内良)、仁化长江一线,进入汝城东岭、三江口一带,与从热水镇方向来的红八军团-部汇合。

       镇政府大楼,我想最大的亮点是没有围墙。

       从三江口沿106国道南下前往广东仁化城口镇。

      10月27日,蒋介石命令追击红军,并在桂东、汝城、城口、仁化之间200余里战线上构筑了第二道封锁线,试图堵截红军西进。


       11月2日晚,红一军团二师六团夺取了仁化城口镇,歼灭了粤军李汉魂部一个连及民团武装,生俘敌兵百多人,缴获了一批军用物资。城口也是红军突破敌人第二道封锁线的代名词。
      11月3日,红三军团主力也于汝城以南突破敌人的封锁线。

       在古镇问道,开杂货店的陶老板主动提出要给我带路,先是兴致勃勃地带我来到谭甫仁将军故居参观。


       屋内布置非常简单,客厅正方放置了一张供桌,上方挂着将军夫妇的合照,侧面墙上是一幅将军的生平简介。

       1970年12月17日,时任昆明军区政委、云南省革委会主任的谭甫仁和夫人王里岩在昆明军区大院的住处遇剌。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首例我军高级将领被害案。这位曾驰骋沙场几十年的战将,没有倒在敌人的枪林弹雨下,却在和平年代遭遇了凶手的黑枪。

       古秦城门

       古秦城门前大温泉,当年红军在古城露宿时利用天然温泉洗漱沐浴,缓解疲劳,现在看到的泉池显然是后来修缮过了。

       疑是红军标语。

       红军攻克城口后,在广州会馆设立临时指挥部。时过境迁,广州会馆已荡然无存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所小学。

      陶老板全程陪我走到一巷道尽头,说红军后来就是从这条巷道离开古城,往那边的山上走了。

        陶老板很热情,执意要我到他的小店里喝杯茶再走,末了又提出再喝杯酒,我说开车不敢喝,谢谢了!
      告别陶老板,我沿106国道继续南下,前往距城口以南17公里的铜鼓岭阻击战遗址(再走不远就是丹霞山了)。




     (后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8 22:42:55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分享,下次出发可否告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8 23:17:28 | 显示全部楼层
三月春雨 发表于 2016-11-8 22:42
感谢分享,下次出发可否告之?

不谢。下次出发有何指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8 23:26: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JDLX 于 2016-11-8 23:35 编辑

      ——铜鼓岭阻击战

       红军经过仁化县境的时候,粤军两个团及地方反动武装,在长江墟和铜鼓岭截击红军前进,还两次出动飞机轰炸长江、城口。铜鼓岭阻击战粉碎了敌军精心设置的第二道封锁线,为红军继续西进创造了有利条件。
       10月4日,红一军团分兵南下,在铜鼓岭阻击敌人,激战两昼夜,毙敌七、八十人,而我方伤亡一百四十多人。

       在完成掩护大部队前进的任务后,部队折回恩村,经新白、青迳向乐昌红山、麻坑前进。至11月7日,红军陆续通过仁化分别向乐昌麻坑和汝城的延寿方向进发。
       红军在仁化县境活动8天后离开,掉队的伤病员有一百多人,有来不及隐蔽的74人被土豪劣绅杀害,这样连在铜鼓岭战斗牺牲的红军战士210多人。陈济棠正是通过掉队红军的不同番号,这才断定中央红军是各军团大规模转移。

       离开铜鼓岭,我原路返回城口、三江口后北上至大坪镇,然后走X026向西前行。当年红军突破汝城至城口一带的国民党军防线后,左、中、右各路大军从城口、三江口、大坪、附城等地向西挺进,一部分在湖南境内向西,一部分从广东境内向西再向北进入湖南境内。

       前往井坡。湖南的乡村道路都不错,不少道路还安装了太阳能路灯。

       井坡乡也小有特色。

       龙虎洞水源保护区。

       11月5日,中路红军在井坡兵分两路到抵达小垣、延寿一带。从井坡乡沿S201到达小垣瑶族镇,顺路北上是前往延寿的S205,南下是通往乐昌的五山镇的S247。
      11月6日,左路红一军团主力从城口镇清水江进入乐昌五山麻坑圩,占领了国民党乡公所,并在此设立了临时指挥部。林彪接听了廊田镇民团团长的电话,乘机冒充刚到此接防的“国军”长官,套取了重要敌情……

       没有去五山镇的计划,但五山下黎的梯田小有名气,驱车6公里到此一游,但只走到半山腰,感觉这里的梯田也不咋地。顺便打听了一下,也没有发现传说中红军遗迹。

       九峰镇(2013年)

       红一军团主力进入乐昌五山麻坑圩后,继续往西往九峰乡前进……

       小垣瑶族镇政府。

       去五山镇还要走14公里回头路,而从五山镇开车前往九峰镇则要绕一个大圈子,这也大大偏离了红军当年的足迹。因此我选择了中路红军西进的方向,返回小垣镇走S205前往延寿瑶族乡,“第二道封锁线”最为激烈的延寿阻击战就发生在那里。

       大山村在小垣镇西北4公里左右,有资料说是当年红军总部驻地。但这里的村民对我说:听老人说,村里人一早起来发现,周围山上到处都是红军,但红军没有进入村子里面,后来红军往那边山上走了……

        前面就是延寿瑶族乡,群山围绕。


      (后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9 22:47: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JDLX 于 2016-11-9 22:53 编辑

        ——延寿阻击战

       到达延寿乡已是五点半了。延寿是郴州市少数民族人口最多的乡,以瑶族人居多。但一个如此偏远的山沟沟,却走出了两位红军高级干部,时任中革军委纵队先遣突击队队长的李涛(上将)和中央军委三局局长宋裕(中将)正是延寿人,长征途中,他们从家乡经过却无暇顾及家人。

       从延寿圩再走两公里多是官亨村,公路的左边有一明显的标记——青石寨,沿这条水泥村道进去几百米就是当年的战场。


        长征出发时,中央纵队如同大搬家,把许多坛坛罐罐都带上了,极大地影响了行军速度,尤其是进入山区小道,更是拥挤不堪行动缓慢。 1934年11月,红军大部队通过延寿向文明圩移动。中央纵队的大批辎重拥塞于延寿至岭秀、盈洞20余里长的山间小道上,行动极为迟缓。至11月11日,陈济棠部已尾追红军至延寿中洞、九如、桑坪一带。在汝城的湘军一部也赶往山田坳尾追红军,汝城县保安团则渡过了延寿河,抄小路向红军偷袭。为了给行动迟缓的中央纵队争得时间,担任全军后卫的红五军团三十四师受令阻击敌人。三十四师先是抢占了下杨村后面的维堆山和狮形岭,与追敌展开激战。次日,敌军不断增援,并兵分两路向红军攻击,红军腹背受敌,被迫退守俯控延寿河的制高点青石寨。血战三天三夜血战,掩护红军后勤辎重队伍过境。
      “延寿一仗,红军牺牲了2000多人,很多红军战士就倒在延寿河里。第二年枯水时,河床上就露出了累累尸骨,顺着下游的河床都是啊……!” 1958年,村里在延寿河边砍树开荒时,挖出许多白骨,村民们知道这些就是当年牺牲的红军。这只是当地村民的描述,但延寿阻击战是红军突破第二道封锁线时兵力投入最多、战斗最激烈、伤亡人数最多的一次战斗,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可除了“战斗惨烈,伤亡重大”,我没有找到权威确切的红军伤亡数字。
       我环顾四周,没有发现红军墓,询问附近的村民,说没有红军墓(或指修整过的红军墓),只有纪念碑。

       “红军长征突破第二道封锁线纪念碑”,这个主题的范畴就大了。

       纪念碑的下方刻录的是中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赞扬红三军团的嘉奖令,既然纪念碑设在了“青石寨”,而此地又是红五军团三十四师阻击敌人的主战场,可这些却只字未提。
       地图上没有“青石寨”的标注,看来能“俯控延寿河的制高点”只能是这座一峰突兀的小山了,周边无险可守。

       回到村里打听延寿河,说河道就在纪念碑前方一百多米处,现在也没什么水了,多被引水发电。我这才恍然大悟,刚才确是看到一条两米来宽的混凝土引水渠就从纪念碑面前经过,拍照时我还特意避开了这条水渠。


       设在厚昌(自然村)的红军延寿阻击战指挥所,距青石寨也就几百米。

        延寿河

       三十四师在“青石寨”浴血奋战的同时,红八军团二十一师、红九军团二十二师、红五军团十三师则在岭秀八里坳、百丈岭一带居高临下阻击数倍于自己力量的湘军。至11月13日黄昏,红军后勤辎重队伍全部过境,三十四师撤出战斗,经文明向宜章追赶大部队。

       行至岭秀瑶族乡,天色渐暗,原指望到文明镇的计划还是没能完成,就近在岭秀上高速直奔崇义,和朋友吃过晚饭后回到大余。
    (后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12 21:52: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JDLX 于 2016-11-12 22:04 编辑

     
       D5、8月25日:
    (1)、大余→关田镇→领秀乡157km;
    (2)、领秀乡—文明乡→宜章县:里田乡、白石渡镇、宜章县、S324梅田镇、桨水乡→临武县:同益乡、临武县、花塘乡、楚江乡→蓝山县:新圩镇、X050竹管寺镇、刘景福村→宁远县:冷水镇、宁远县、天堂镇→道县:柑子园镇、白芒铺镇、道县305 km;


       三个月过去了,我一直等待再次出发的这一天。这回我的计划是自驾至天全县的多功乡,然后在雅安上高速公路直接回家。这一趟时间为17天,往返6000多公里(实际里程6719公里),是我目前为止单枪匹马自驾时间最长,路程最远的一次。好些朋友很关心我,就我独自一人行进于“穷山僻壤”之中,例举了一些“万一”之类的提醒,我打心里谢谢他们。说实话,我只苦于没有足够的假期,否则一鼓作气走到吴起镇,不亦乐乎。出发的头一天晚上,去看了一下母亲,但没说明天我要出去。


     (四)、半条棉被的故事


         七点半钟从大余出发,走老路至关田上高速公路直达领秀乡,与上次到达的地方衔接,跟随红军的脚步继续长征。


      根据地图显示,“百丈岭”就在公路右侧这一带。
       10月13日黄昏,红军后勤辎重队伍全部过境,三十四师且战且退,撤离阵地。在百丈岭构筑第二道阻击线的红五军团十三师也坚持与湘军激战到傍晚,直到阻敌任务完成,经文明向宜章赶追大部队。


       时间回到1934年11月7日,右路红三军团主力占领湖南文明圩后,各部经文明、盈洞向宜章、郴州方向继续挺进,后续部队则陆续进驻文明,红军总部也从汝城小垣镇移驻文明圩,红军司令部、后勤部驻秀水(村),总政治部驻韩田(村),卫生部等驻沙洲(村)等地。


       前方便是文明乡。


       五一村当年也是红军驻地。


       中央红军在文明圩无战事,但留下了动人的军民深情故事,其中最有名的当属发生在沙洲瑶族村的“半条棉被的故事”,在习近平的讲话中还提起了这一故事。


       长征精神碑——《半条棉被的故事》


       这是村里的一座老房子,门前一旁挂着《半条棉被的故事》简介,一旁挂着文化遗产保护点的牌子。我有些迷糊,心想这样的房子放在八十年前的村子里也够气派了。


       当年中央红军开始长征时,队伍里的女红军一共三十人,她们后来的经历都很明了,这而故事里的三位女红军应该是长征途中新加入的女战士。


      (本图片来自网络) 这是半条棉被的故事的另一个版本,内容不同的是徐解秀的丈夫给红军带路后“再也没有回来”,我想这句话暗示的是丈夫也当红军去了。


       徐解秀的儿子今年八十三岁了,用普通话交谈吐字还很清晰,他非常肯定地告诉我说他父亲没有随红军走。我倒是忘了问,当年家里是不是在这座房里住?


       传递正能量,各种表达形式都难免带入个人的情感色彩,但不能为了丰富“故事情节”而添油加醋,长征路上有许许多多的故事,长征更是一段是历史。


       文明乡有很多红军遗址,因时间关系不能一一探访。


        宜章县里田乡
       中央红军历时16天全部过境湖南汝城,也标志着红军突破了敌人的第二道封锁线。但在这一时期,红军又减员9700人(包括非战斗减员)。接下来,红军很快又要面临敌人的第三道封锁线。


    (后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0 11:57: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JDLX 于 2016-11-20 12:08 编辑

       (五)、第三道封锁线


    ——白石渡

        中央红军在过第二道封锁线后,转移的战略意图已经显示出来,对内也不再保密了,正式明确了红军转移是为了与红二、六军团会合,在湘西寻求新的根据地。
       蒋介石这时也断定了红军的战略意图,下令在粤汉铁路湘粤边湖南境内的郴县(郴州)、良田、宜章至广东坪石、乐昌一线设立了第三道封锁线,由何键与陈济棠协同防守。
       11月7日,中央红军采纳彭德怀的建议,乘敌人大规模调兵还没跟进之前,决定于宜章以北的良田至宜章东南的坪石之间突破敌第三道封锁线。11月8日,左路红一军团令一师三团为先锋,抢占白石渡,掩护全军通过粤汉铁路向西前进。11月10日,三团经乐昌罗家渡向宜章白石渡进发,歼灭湖南省保安部队二个连,攻占了白石渡。同日,红三军团也突破敌人的外围防线,占领宜章县城。抢占白石渡和占领宜章城象征着红军胜利突破了敌人的第三道封锁线。


        一路打听,我来到白石渡镇南面一公里左右的李家湾,村里人以邝姓为主,如今还保留着建于同治元年的邝氏祠堂——“清白堂”。


       早在1928年“湘南暴动”坪石大捷后,朱德、陈毅率红军兵分两路,进驻湘南,将指挥部设在“清白堂”。1934年中央红军到来时,又在“清白堂”设立了突破敌人第三道封锁线指挥部。

       ——朱德、陈毅、王尔琢在白石渡发起湘南暴动简介。

       住在祠堂后面小巷里的邝师傅邀请我到他家中参观,邝师傅说他爷爷一辈是做盐生意的,湘南暴动时朱徳就住宿于他家,长征时刘伯承也在此住宿。

        “朱徳睡过的大床”。

       “朱徳用过的洗脸盆”。

       这两件“古董”是邝师傅临时拿出来的,摆放在“朱徳用过的办公桌”上的,让我拍照后又立刻收起,倒也没说这是不是朱徳用过的,我不好扫兴,拍了一张。

         邝师傅每天睡的是“刘伯承睡过的大床”。

       距“清白堂”不远是“文昌阁”。房屋看来已年久失修,门前屋后也是杂草丛生。

        文昌阁正门上方挂着“始基有造”的大匾,门楣上的小牌写的是“毛泽东卧室”。

       在村里还有一个祠堂——“元公祠”,建筑外观与“清白堂”相似,兼顾开设了“红军突破第三道封锁线旧址纪念馆”。

       纪念馆大门紧闭,不过门口挂有几幅关于红军在白石渡活动期间的展板,但展板图文内容的严谨性让人存疑,“照片”更有移花接木之嫌,还有 “红军突破第三道封锁线指挥部旧址”到底是“清白堂”还是“元公祠”。

       《红军长征毛主席二度白石渡简介》

       《竹篮子的传情故事》……

       在村里参观完后,邝师傅继续带路同我前去红军越过第三道封锁线时的标志线——粤汉铁路。这条小路原来就是粤汉铁路遗留下的路基。

       白石渡隧道。如今的京广线就在粤汉铁路隧道上方通过。

       穿过白石渡隧道后还有燕塘隧道,再往前就是白沙河,当年在渡口有20多条船不停地接送红军过河。


       中央红军在白石渡休整期间,在宜章县委配合下以清白堂为指挥部进行“扩红”了运动,肖锋在《长征日记》中这样写道:“我们红三团从兴国县乱石圩出征时,共有二千七百二十四人,一路上由于战斗伤亡减员,只剩下一千七百人了,这几天,我们在白石渡一带吸收了许多积极要求参军的粤汉铁路修路工人,扩红三百多,现又有两千多人了。”

       谢谢邝师傅陪同了一个小时,离开白石渡我继续西进……






   (后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4 22:04: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JDLX 于 2016-11-24 23:05 编辑

     ——红色宜章


         宜章古称义章,历史悠久,人文荟萃。
    宜章是湘南起义的策源地,有红色革命的群众基础。当年有3780人跟随朱德、陈毅上井冈山(包括毛科文、胡少海等井冈山革命斗争的领导人)。宜章养育了中国早期工人运动杰出领袖邓中夏,以及诸多红军优秀人才,仅参加中央红军长征的就有时任红一军团红二师师长陈光、红五军团政治部主任曾日三、红五军团宣传部部长张际春,红五军团政治保卫局长欧阳毅等,而30名从瑞金出发的红军女杰中有三位是宜章人,为曾志、彭儒、吴仲廉。
    宜章地处“楚尾粤头”,古有“三湘倚为屏障,百粤扼为喉襟”之称,历来为兵家所争。当年敌人在宜章境内修筑有大小碉堡100余座,但被红军游击队组织群众烧毁了一大半,为红军突破第三道防线打下了基础。
    11月10日,红三军团红六师第十六团为先锋,冒雨向宜章迫近,在白石渡击溃敌民团,乘胜追至宜章城外,用山炮摧毁了敌人的碉堡后,开始做攻城准备。意想不到的是,宜章城外的老百姓和粤汉铁路的筑路工人们也热情高涨地主动协助红军挖工事、修云梯、搬弹药,城内的老百姓甚至里应外合给红军打开城门。原来,敌人看到红军已经了突破外围防线,感到大势已去,当红军进攻北城门的枪声一响,敌人便从南门弃城逃跑了。彭德怀实事求是地说:“宜章县城不攻自破,主要是当地人民的功劳。如果再说得远一点,那是毛泽东同志和朱德同志播下的革命种子,在今天攻打宜章县城时结了果。”宜章城成为中央红军长征以来占领的第一个县城。
    红军拿下宜章县城后,红一、三军团继续分兵阻击乐昌、郴县等方向的敌军,掩护中央军委两个纵队和后续部队通过。至11月15日,中央红军全部通过国民党的第三道封锁线。

    湘江战役之前,中央红军连续突破国民党军设置的三道封锁线,经过大小几十场战斗,加上长途急行军、气候渐冷、水土不适等其他原因,已经造成红军大幅减员。据后来的考证,红军第三次突围又减员8600余人,加上前两阶段共减员2.2万余人。虽然一路上也有扩红,但到红军突破第四道封锁线时的实际兵力,估计也不会超过7万人。

    中央红军在突破第三道封锁线后,继续向西挺进右路大军经嘉禾、宁远一线前进,左路和中央纵队则经临武、蓝山向宁远、江华一线前进。

   (2014年经过嘉禾县)
    比较临武、蓝山,嘉禾那边的公路好走多了。

     宜章县梅田镇。
    同为长征路,因宜章至嘉禾一线曾经走过,所以这回我舍近求远,从宜章梅田镇经临武、蓝山绕了半个圈再到宁远……


    宜章县桨水乡。再西行就将进入临武县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4 22:20:17 | 显示全部楼层
几张照片上不了,有提示“本页照片超过169幅……”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成为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站长信箱|文字版|手机版|赣公网安备 36072302000007号|大余在线 ( 粤ICP备05040644号

GMT+8, 2018-7-19 08:1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