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余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成为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124|回复: 7

[户外] 万水千山只等闲——(五)、转折前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5 23:0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成为会员

x
本帖最后由 CJDLX 于 2017-2-17 22:30 编辑

                                                                        五、转折前夕

        灵渠一游耽搁的时间到现在还没有调整过来,按路书计划,今天的行程本该是从湖南通道县至革东镇(剑河县城),但现在还在广西的龙胜县,即便纯粹是赶路,也滞后了八十多公里。

     D8、8月28日:龙胜县、瓢里镇→湖南通道县:甘溪乡、陇城镇、马龙乡辰口村→通道县、县溪镇恭城书院、播阳镇→黎平县:草坪、洪洲镇、德顺乡、中潮镇、黎平县、上少寨(高屯镇)、敖市镇→锦屏县:隆里乡、河口乡;328KM;


    (一)、通道会议

    中央红军兵分三路从兴安、资源先后进入龙胜东北部和湖南城步南部,再经江底、泗水、马堤、平等、五团、长安营等地进入湖南省通道县。

      红军行进方位最南边的红三军团也是经龙胜县城以北地域西进。因为这些地方的道路不贯通,点式寻访也不现实,所以我选择从龙胜县城经三江县境前往通道县,显然,至陇城镇以南这段路是偏离了当年红军徒步的线路。很遗憾。
    12月9日,中央第一纵队经城步县五团到达龙胜县伟江的洋湾、潘寨,中央第二纵队到达芙蓉;红一军团主力经东社、昌背抵达广南、平等一带,二师、十五师和九军团从城步县长安营进入通道县临口、下乡一带;红三军团主力从里排、马堤出发,到达大湾、新寨、老寨一带,红五师撤至碧林、白岩;红五、八军团由江底到达洛岩、芙蓉一带。
    12月10日,中央第一纵队到达平等乡龙坪寨;中央军委第二纵队到达广南寨;红一军团主力进入绥宁县流源(今属通道县);红三军团主力经凉坪到达江口村,红五师与主力会合;红五军团经城步县五团到达潘寨;红八军团沿中央军委第二纵队路线抵达昌背、广南。
       ……

      经过瓢里镇。曾见过资料说红军长征经过瓢里,但没有详细说明。

       浔江风光

       第二次到三江。三江的鼓楼和风雨桥都很有名。

        老乡,回家过中秋节吧。

    马龙乡

      马龙乡辰口村。


       12月11日,毛泽东、张闻天、王稼祥随中央第二纵队在通道的马龙乡辰口村宿营。

    叫人如何上得去?

       通道县城。

    至12月14日,中央红军全部进入湖南通道县境,甩开了桂军。但是,另一场更大的危机正等待着红军。

      中央红军从桂北进入湘西后,红军的情报机关相继截获并破译了敌军电文,情报显示,敌人已经摸准红军主力的位置和下一步行进动向,并集结了五六倍于红军的兵力,在红军北上湘西的途中设置了四道防线,形成一个大口袋,等着红军去钻。张闻天了解这一情况后,立即与毛泽东商量解救危局的对策。毛泽东提出改变行军路线,不去湘西,转向敌人兵力薄弱的贵州西进。
    如果说在资源油榨坪第一次改变行军路线是战术调整,那么这次西进贵州就是战略调整了。于是,12月12日晚,就此问题召开了通道会议。
    湘江战役之后,博古明显是一蹶不振,李德也没了以往的骄横跋扈,倍感压力的周恩来负责召集了这次会议,除了“三人团”,还邀请了毛泽东、王稼祥和张闻天参加。
    博古、李德依然坚持到湘西与二、六军团会合的方针,重申“总的前进方向不得改变”。面对敌情,李德甚至提出:“是否可以让那些在平行线上追击我们的或向西面战略要地急赶的敌军超过我们,我们自己在他们背后转向北方……” 一支三万余人的队伍,想瞒天过海跟在敌人后面,真把敌人当三岁小孩了。
    毛泽东不同意李德的意见,一句电影就台词(因为这次会议没有留下任何文字记录)概括了毛泽东的观点:“我们何不来个避实就虚,甩掉眼前的强敌,到贵州去。为什么一定要去钻口袋呢?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嘛!”王稼祥、张闻天在会上支持毛泽东的主张,周恩来也赞同。事已至此,博古也不再提反对意见了,李德因病或自讨无趣而提早退出会议。自第五次反“围剿”以来,对重大军事行动很久没有发言权的毛泽东,终于在这次会议上提出了自己的主张,并得到了会议通过。

    没有在通道县城滞留,直接前往县溪镇恭城书院。

      红军长征留下有许多谜团,包括一些重要事件的时间、地点都存在很多的争议,其中通道会议的会址就有三种说法,都是根据当事人或知情人回忆的:
    一是根据时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长的李维汉的回忆,会议是在一个城郊“像教堂,像学校”的地方召开的,于是人们对号入座认为是恭城书院。否定这一说的理由很充分,就是当年经过县溪镇的只有红一军团二师和红九军团,中央领导人不可能专程到县溪镇去开会。直到1994年,会议会址也没有定论,正逢要举办一场纪念活动了,恭城书院是县里的清代建筑,整体保存还好,于是就将它定为会址了。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出版的《毛泽东传》,也认为会议是在恭城书院举行的。
    二是李德在《中国纪事》中所说的,通道会议在山边的一座独立房子里召开的……因此,有人联想到芙蓉寨东南边山腰上有座寺庙,叫木林庵,虽然现在不存在了,但原建筑与李德讲的“独立房子”较吻合。
    再就是根据邓颖超回忆的场景。王树增所著《长征》中也有这样描述的:“参加讨论的人挤在了县城边一户人家的厢房里,因为这户人家的正房张灯结彩——一位农家青年这一天正在迎娶她的新娘。《长征——闻所未闻的故事》中所说的是:会议在城外附近农村某处一家农民的厢房里举行的。这几条线索特征都把人们的视线转向了通道县西边的牙屯堡镇政的外寨村。外寨村人当然赞同这一说法,甚至还能说出某年某月某日村里某家确实有张灯结彩办婚礼之事。外寨村又根据伍修权的回忆录,先是否定了恭城书院会址一说,再以当年的属地概念否定了木林庵会址一说,理由很简单:当年芙蓉寨属绥宁县,不归通道县,若在芙蓉召开,就该称之为“绥宁会议”了。
    关于通道会议召开的时间,也有12月11日和12月12日不同的说法。外寨村那户办喜事的人家的日子就是12月11日。
   
    类似的情况太多了,我自然不能一一顾及,还是随大流选择去恭城书院,将错就错也罢,官方都默认了。

       通往恭城书院的道路在翻修,徒步十几钟才达到纪念馆,没想到纪念馆也在改造之中。






    纪念馆是近两年才竣工开放的,大厅内的布展全部拆除了,连地面的大理石也敲掉了。

    再来到纪念馆旁边的恭城书院,又傻眼了。

    遇见一路过的工作人员,得知恭城书院也在局部修缮之中。我试图说服工作人员,说我千里迢迢从江西来,重走长征路不要在这里留下遗憾,再说现在游客也不多……工作人员似乎被我打动了,掏出手机找管理员。旁边几位游客见我正与工作人员交涉,也站在一旁等结果,可是高兴的太早了,带钥匙的人走了。


     (后续)


 楼主| 发表于 2017-1-20 23:46: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JDLX 于 2017-2-5 22:12 编辑

      (二)、通道转兵

      离开恭城书院,我沿X874道经播阳、洪洲前往黎平县城……

      通道会议结束后,由朱德以中革军委的名义向各军团、纵队首长发出了西入贵州的“万万火急”的电令。也就是通道转兵。

    播阳镇“白衣观”,建于清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为供奉太上老君和侗族诸神的宗教建筑,由侗族道士募建。建筑占地面积约200平方米,为五层八角塔式楼阁,高约18米, 纯木结构,由8根骨干杉树支撑,建筑风格融汉族庙宇建筑和侗族鼓楼建筑艺术为一体。1972年,白衣观被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现被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我不敢耽搁太多的时间,只是隔河相望。

    说起来我与贵州还是很有缘的,四年间已是三进贵州,二到黎平了。

    12月13日起,中央红军从通道分三路转兵西进贵州:
     军委两个纵队和红三、五、八军团,从芙蓉经牙屯堡、播阳镇、草坪、洪州、中潮进入黎平城。   
     红一军团大部从芙蓉经县溪、新厂、马路口、平茶方向进入黎平城。
     而红九军团、红一军团十五师从县溪经新厂、马路口、平茶、丘团、中黄北上至锦屏。

    马路口红军桥(当时平茶属贵州黎平县,后来划归湖南靖州县)。


       因曾经走过靖州至黎平一线,这次理所当然是跟大部队走了。

        洪洲镇是红军长征进入贵州的第一镇,洪洲草坪村被誉为长征入黔第一村,村里有座红军桥。
    据说红军来到草坪村时,洪州河上没有桥,村民平时靠渡船过河。但是红军人多,仅靠渡船过河是不够的,于是把石头放进大筐里,沉入河里当桥墩,石头露出河面后在上面铺上木板当便桥,木板不够,村民便上山砍树,帮助红军搭起了桥面。



        汽车接近村子后,我把注意力集中在靠河的一边,一直开进村里,也没有看到想象中的红军桥。根据所掌握的信息,红军桥距这座公路桥就几百米,可上看下看都没见着。


       村里人告诉我红军当年经过村子的情况,聊了几句,我却楞是忘了追问怎么不见红军桥?
    收集红军长征资料时,我见过红军桥的照片,自然不是把石头放进筐里再沉入河里的那种,时过境迁,红军桥建了毁,毁了建,现在哪还能看到八十年前的红军桥。


    红军离开了草坪,但留下了红军桥、红军井,还有许多感人的故事。
    毛泽东救“瑶佑”的故事就发生在草坪一带:
    毛泽东看到一个十多岁的男孩跪在路边不住地哭泣,身前躺倒的是孩子的母亲。原来,他们是一路讨饭的侗家母子,母亲已经饿死了。毛泽东扶起孩子,拭去他的泪水,叫警卫员小陈拿来毛衣、布鞋给他穿上,又让红军战士掩埋了他的母亲。在一边默默看着的孩子一下跪在毛泽东面前说到:“卜佬呀,瑶佑当红军,袖瑶呀!”(伯伯呀,我要当红军,收下我吧!),毛泽东含泪点头。一名侗族孤儿就这样跟着毛主席走上了革命征途。


       12月14日,中央第一、第二纵队在洪州司(镇)合编为一个纵队,刘伯承兼任司令员、陈云任政治委员,叶剑英任副司令员。同日,红一军团二师六团(团长朱水秋、政治委员王集成)击溃黔军周芳仁部,占领黎平。

    (后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 23:06: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JDLX 于 2017-1-21 23:15 编辑



         (三)、黎平会议

       从草坪村出来,一直到黎平会议纪念馆,中途就没下过车。因两年前参观过黎平会址,所以路上还纠结着是否要故地重游,但想这一路去过的地方多呢,此一时彼一时,不要打折扣。

      通道会议是临时性的中央政治局紧急扩大会议,没有留下任何文字记录,许多正式史籍对会议内容的描述也是概括性的,会议决定避开敌人锋芒转兵黎平的决定是可以肯定的,但是再下一步计划是否有定论呢?
      网上还有这样的分析:
      关于北上和西进的争论上,周恩来作出一个让李德、博古可以接受的折中方案,即当下改变由通道北出湘西与红二、红六军团会合的原定计划,绕道西进贵州黎平、锦屏等地,再寻机北上湘西也还有余地。如此的话,通道会议的决议只是在行军路线上做出了战术调整。当然,这一来也为后来的战略调整迈出了第一步。
      还有一种情况是:张闻天、王稼祥在长征过程中就已被毛泽东说服(这一说法倒是迎合了“担架上的阴谋”),并且在开会之前三人已有沟通。周恩来通过湘江战役血的教训也明确表示支持毛泽东。博古在湘江战役后的自信心也没底气了,不再反对多数人的意见,保持中立。只有李德还一根筋,反对西进贵州,但反对无效。


       应该说,黎平会议是通道会议的延伸,在行动部署上提出了红四方面军的策应行动,这就表明中央红军下一步行动有了更长远的计划,并开始寻求在黔北开辟一方新的根据地。
      12月18日,中共中央在黎平召开了政治局会议,作出了《中央政治局关于战略方针之决定》,从根本上实现了战略转兵,放弃了与红二、六军团会合的原定计划。

       12月19日,军委为执行黎平会议决议也作出了行动部署,并要求各军团首长将中央的决定传达到师及梯队首长。同时具体落实对部队的整编工作,既撤销八军团并入五军团;军委一、二纵队合并为军委纵队,这一命令在通道会议后就下达了。



        黎平整编后的红军战斗系列表。红五、八军团合并后也只凑够了三个团,没有了师的建制,无疑是湘江战役损失最惨的两个军团。

       黎平会议纪念馆是在原江西会馆的位置上拆除改建的,从纪念馆后门出来是黎平著名的翘街,街对面就是黎平会议会址。

       会议室。

       周恩来住房。



       陈云住址。






       没再去翘街消磨时间了,倒是看见会址附近的两湖会馆开门了,两年前在这里遇见的是铁将军把门,现在正好一探究竟。

       两湖会馆始建于清嘉庆二年(1797年),光绪年间维修,坐西向东,由门楼、戏楼、禹王宫、佛殿、洞庭宫、三楹阁楼、水面曲廊等组成。曾经是湖南湖北客商栖身之所。

        禹王宫内藏有清嘉庆至民国初年地方官吏及两湖人氏题赠匾额,是贵州保存匾额最多、最完好的会馆,其中何绍基题写的"绩著平成"和石成澡题写的"诞敷文德"匾(禹王宫正门)被选入《中华名匾大全》。但这方面的认知和兴致对我来说基本上是一片空白。

       存放在会馆内的阴沉木。这是1992年在黎平县敖市镇玉田湾发现的一棵杉木阴沉木,基径2.36米,生长年轮1402±35年。据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碳14法测定,此木已埋于地下3591±85年,是迄今世界出土保存的树体最大,埋藏年代最久的杉木遗体。生长及埋藏至今约5000年历史,被列入吉尼斯世界之最。

       里面冷冷清清,除了存放阴沉木的展室旁有一工作人员,游客也就我一人,看起来这里还是鲜为人知。


     (后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 23:09: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JDLX 于 2017-1-22 23:16 编辑

   (四)、少寨红军桥

     离开两湖会馆,我下一个要去的地方是高屯镇上少寨的红军桥,两年前到过这一带,八舟河、天生桥风景都不错。



    沿“黎(平)天(生桥)”到达高屯镇S202路口,右边不远是天生桥景区,左边是去往红军桥的无名的小路。

     红军桥位于黎平县高屯镇上少寨,长70米,宽约1米。该桥系数十根原木搭成杈架,再铺以上百块枋板而成。1934年12月,中央红军长征路过少寨时,原有的木桥已被国民党军拆毁。为让红军队伍顺利过河,少寨村民冒着严寒,从家里扛来杉木和枋板,点着火把连夜架桥,使红军队伍得以及时行军前进。为了纪念红军,今天人们把这座桥称为“红军桥”,并保持这当年的原始风貌。





     八舟河景区以高屯镇为中心,依山傍水,沿河一线绿水青山,众多的小景色点缀其中,谈不上特别的秀美奇峻,更多的是朴实清新,唯高屯天生桥例外,天设地造,堪称世界之最。

      上少寨。据《黎平府志》记载:明朝朱元璋时期,楚王朱桢统领几十万军队前往黎平,镇压侗族农民起义军。当地农民起义军英勇抵抗,抢占了少寨木桥南面河口,阻止明军渡河。两军对阵,大战于少寨河口,战斗异常激烈,死尸遍地,血流成河,双方将士死亡八千多人。最后明军以惨重代价驱赶走了当地的土著人。现在上少寨、下少寨居住的人们,则有当年征战于此的明朝军队留居下来的后裔。


    少寨红军桥是顺路寻访,接下来我要去的地方是隆里古城。


    从敖市镇沿S202向北三公里是锦屏县的“鱼米之乡”——隆里,再走两三百便是米隆里古城。


      (后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4 23:40: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JDLX 于 2017-1-25 00:00 编辑


      (五)、隆里古镇

       隆里古城始建于明洪武十八年,是600年前明朝“屯田戍边”时形成的军事城堡。城里现有760余户3200余人,多为“调北征南”时期的汉人后裔。几百年来,这里虽处苗侗文化腹地,但依然保存着较为浓厚的汉文化特色,被称之为“汉文化孤岛”现象的奇观,有“中原余音,南疆锦绣”之美称,话说在全国也是独一无二的,被列为“中国历史文化名村”。城内现有保存完整的明清时期典型民居30多栋、祠堂5座以及部分古城墙、古街、古井、护城河,这些古建筑群也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红军长征两次经过隆里古城。
      1934年9月,任弼时、萧克率红六军团经新化到达隆里,然后再经河口进入剑河。自古百姓谈兵色变,加之国民党政府对红军的反面宣传,以至于隆里百姓听闻红军来了,全城老少跑往山上躲避,在田间打谷者也弃活逃散,留下一座空城。等红军离开后,人们返回古城,见古城一切完好,不但各家财物丝毫未动,红军还帮一些逃散者打完了已割未打的稻谷。红军在古城留下了一些标语,宣传的革命主张。至此,红军给隆里百姓留下了正义之师的深刻印象。
       三个月之后的12月18日,中央红军第九军团一部经新化到达隆里,并在此宿营。这次隆里百姓不但没有跑,而是作为好消息奔走相告,并由城内族老联系,组织群众敲锣打鼓,燃放鞭炮,到城门外欢迎红军。红军在隆里古城宿营期间,帮群众看病、舂米、打扫街道庭院,并在龙标书院门前搭台召开群众大会,宣传打土豪分田地和北上抗日等革命主张,晚上还与古城汉戏班子联谊演出。群众则主动为红军筹集粮草。红军走时,全城百姓送出北门,红军取道状元桥往婆洞方向前进。

      古城有东、南、西、北四个城门,东门称“清阳门”,为“财门”;南门称“正阳门”,是“喜门”。百姓日常出入以东门、南门为主,而西门和北门则不可随意出入。

       东门大街也叫来龙街,全长105米宽6米,为卵石镶嵌的花街,形似一条巨龙。

       龙标书院,当年红军长征到达隆里,在书院门前召开了群众大会。
      相传龙标书院最初为唐代诗人王昌龄创立的“龙标学宫”,明代时改名为龙标书院。据传王昌龄写过一首《梨花赋》的诗,本意是借梨花的洁白来歌颂清正廉明、纯洁高尚的品格,不料却被杨国忠指为讽刺朝廷,因此被朝廷谪贬至隆里。

       洗墨池和鹏程桥。

       千户所衙门旧址,两旁是城隍庙和观音堂,三个建筑连为一体形成对称效果。

       城内有大小街道20余条,均为卵石铺就,以千户所衙门旧址为中心,以丁字街道结构作为主要轴线,形成东、西、南三条主街,三条主街又分出六条巷道,把城内划分为九个区域,当地俗称“三街、六巷、九院子”。城中不存在“十字路口”,因“十”与“失”谐音,而“丁”字寓意“人丁兴旺,城池永固”。从风水思想及军事防御角度考虑,街道的错接具有“固气”、“避灾去邪”和虚实结合利于防御的意义。
      南门主街“蜈蚣街”,全长93米,宽8.5米,以错色鹅卵石拼成一条巨大的蜈蚣图案。蜈蚣头朝观音堂,尾朝南门口,背宽2米,脚长2.5 米,共56只脚。顺治15年,朝庭废除卫所制,吴三桂派员到隆里所收缴千户所官印,隆里人从此由军户变为民户,失去了高贵的身份,怎能不痛恨吴三桂,更何况用今天的话说,吴三桂就是一个汉奸。后来隆里人在整修街面时,拼成一条蜈蚣图案,因“蜈”与“吴”谐音,意思是脚踩吴三桂。

      “脚踩吴三桂”。
     左边是建于清末的“书香第”,格局为三间三进二天井,“书香第”意为以知书识礼为立家之本。

      科甲第始建于清代,民国二年重建(1912年),三间两进式建筑,屋后有花园,原为江姓住宅。江氏祖先是科举出身,中进士,官至知府。


       南门——正阳门。

       古戏台。

      戏台前是一个不小的广场,想必当年红军就是在此与古城汉戏班子联谊演出。

       “德星堂”。陈氏的代表堂号为“颍川堂”,是根据陈姓的郡望地而取的堂号,德星堂则是根据陈姓历史典故所取的堂号,缘于江州义门陈氏一派,说来话长……

        西门又称“迎恩门”,是专门用来迎接朝廷或上级官员的。

       古城有72姓氏,也有72 眼井,分布于各街巷和宅院,开挖这么多的水井,除了生活和消防需要外,还有就是军事上的需要。但现存古井不多了。

        “隆里古城生态博物馆”,这是中国与挪威的国际合作项目。



       贵州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汉家住街头,苗家住山头,仲家(布依族)住水头”,反映出明代屯田多半是在交通要道两侧。
      四年前曾去过平坝县的天龙屯堡,那里同样是朱元璋调北镇南、屯田驻防时形成汉人村落,但在民居建筑方面,天龙屯堡完全是个石头城,无论就汉文化或当地民族文化来说,算是跑偏了。而隆里古城的民居建筑始终保留着汉文化的特点,其建筑形式、艺术手法都颇具徽派特色。
      六百年前,几百名汉族军士和他们的家眷,在朝廷的命令下,背井离乡来到这千里之外的苗侗之地,亦兵亦农,屯田戍边,自给自足,一代续一代,开创出了一片“南疆锦绣”之地。


       北门又称“安定门”。据传北门非战乱时期闭而不开,这与当时的军事理念和阴阳风水学说有关,也回避“败北”二字。但“红军长征过隆里简介”的碑文中介绍道:红军离开隆里时,群众敲锣打鼓、鸣放鞭炮送出北门……也许红军根本就不信这个邪。


       隆里古城墙,城墙外还有城壕和护城河。

       之前对隆里古城只是耳闻,不曾想借走长征路能到此一游,一举两得,不亦乐乎。喜欢隆里的古朴和宁静祥和的市井氛围,无奈耽误的时间总是催促我赶在天黑前再跑一程。


       在蜿蜒的山路上好不容易才超过这个大家伙,诚惶诚恐。
   
      从隆里返回敖市,走了五十余公里山路,晚上八点钟到达了公路沿线最近的河口乡。
     在“河口大酒店”落脚,吃住一条龙。一个人穷游在外,进店吃饭基本上就点一个菜,只是会提醒一下老板,配菜时荤少素多些。这回老板另给我加了一大海碗海带黄豆骨头汤,当然是免费的。我不止一次遇到如此热心的店家(也只有一个人在外时才有这等好事,想想也不奇怪……),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客房在二楼的后屋,临窗望外,漆黑一片,只有远处星星点点的渔火,告诉你是“在水一方”。山乡的秋夜如此谧静,晚风佛面,已感一丝凉意……此情此景倒有些“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的意境。但马不停蹄跑了一天,哪有睡不着的道理,更别提什么夜半钟声。


      (后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5 22:23: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JDLX 于 2017-2-17 22:28 编辑

       D9、8月29日:

    河口乡、瑶光村、河口乡、→剑河县:南加镇、南寨乡、柳川镇、革东镇→台江县:台拱镇→镇远县:舞阳镇→施秉县:甘溪乡、施秉县城→黄平县:新州镇、旧州镇→瓮安县:永和镇、瓮安县城、猴场镇——395KM;


    (六)、瑶光寨

       清晨被手机闹钟唤醒。本想早点出发,拉开窗帘看看天色,立即被窗外的景色所以吸引,眼见着湖光山色在晨曦的变幻中越来越美,久久不舍离去。昨夜窗外黑咕隆咚,只有远处点点渔火让人去想象,只到这一刻才惊讶地发现,置身于山水间的美妙。





   
      昨天到达河口时已经天黑了,现在必须返回两公里到瑶光村去,时间还早,跟楼下的老板打了个招呼——倒回来吃早饭。


     中国工农红军两次经过瑶光。早在9月23日,任弼时、肖克、王震等率红六军团经瑶光进入剑河南加镇,渡过清水江北上。三个月后,中央红军主力也是经瑶光向贵州腹地挺进。
    12月16日,红一军团先头部队在塘东下河口与黔军激战两个多小时,占领河口和瑶光寨,打通了红军西进贵州的重要通道。
    12月21日,中央军委纵队从启蒙镇八里(村),经八受到达瑶光寨。中央军委纵队进驻瑶光后,总部设在姜家大院,周恩来、朱德、博古、张闻天、王稼祥等在此住宿,毛泽东则单独住在李家大屋。



     经村民的一路指引,很容易就找到了李家大屋,屋子门口挂着“瑶光毛泽东长征行居”的牌子。


      大门估计是从屋反锁了,用普通话朝窗口喊了几声也没人应。不甘心找到另一人家打听询情况,邻居告诉说这么早应该有人在家,于是带我从后门用当地话把一老妇人喊了出来。
    李家大屋已建一百多年了,为三层木结构半吊脚楼,依山势而建,紧挨山坡阶梯一侧有门可直接进入二楼,毛泽东住的房间正是在二楼。


      房间内布置了简单的展板展柜,展示了一些有关红军的书籍和党史资料,还有几件红军用过物件。

      相信这是毛主席曾经住过的地方,而这些斗笠、草鞋和粮袋是原物或仿制都无关紧要。

     毛泽东用过的大床,床上的被褥肯定是象征性的摆设了。

     展览的前言:

     关于毛泽东的《十六字令.山》,正因为没有明确的创作时间(1934年至1935年)和地点,于是乎很多地方都宣称是诗词的诞生地,至今也没有一个权威的裁判。

     房间门口挂着一本用白纸装订成的签名簿,管理人示意我签名后再走,我想难得有人“到此一游”,留个名字也证明管理人某月某日接待过到访者,顺手翻看了两页,今年也有好几个签名。

     在村边的高坡上,可看到远处一片开阔的水面,那里就是当年的战场。2006年,世界第三高坝(185.5米)的三板溪水电站开始蓄水,电站上游从此呈现出高峡出平湖的变化,河口战斗遗迹自然也淹没在湖水之下。
   “河口”是乌下江流入清水江的交汇处,一渡双江连三岸,四面峭壁,地势险要。瑶光寨就坐落在河口的山腰上,可居高临江,有封锁江面,控制河口的地理优势。为阻止红军西进,黔军令主力第一旅杜肇华部两个团在此布防死守,在瑶光寨周边筑垒挖壕,企图凭借河口天险阻击红军。
    12月16日上午,红军先头部队由塘东到达河口后,见浮桥早被敌人拆毁了,于是组织熟悉水性的战士组成突击队涉水强渡。战斗开始时,敌人向半渡之中的红军开火,突击队被迫后撤。接着红军用炮火压制对岸守敌,突击队再次进行强渡,同时组织力量从侧面攻击对岸守敌。战斗正酣,从乌下江对岸而下的另一路红军赶来增援,迅速占领瑶光寨,抄敌后路。黔军见腹背受敌,丢弃阵地往清水江上游逃命。红军乘胜追击,一部追击至彦洞,一部沿清水江追至剑河县南加,后续部队则在河口乌下江上架设便桥。河口一战共歼守敌二百余人,是红军进入贵州以来最为激烈的一仗。

    12月22日,中央军委纵队离开瑶光,进入剑河县境……

   



       (后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7 22:26: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JDLX 于 2017-2-11 22:47 编辑

      (七)、过剑河、台江

    从锦屏县境算起,今天跑了7个县(锦屏、剑河、台江、镇远、施秉、黄平、瓮安),共395公里,其中走高速90多公里。

     河口乡往西几公里就进入了剑河县南加镇。

    自12月18日起,中央红军分左右两路进入剑河。右路是红三、五军团和中央军委纵队由锦屏瑶光村进入剑河南加;左路是红一、九军团从黎平高洋村经榕江朗洞境进入剑河九当村。

     三板溪库区主航道达130公里,支航道120公里,湖面面积近85平方公里。从河口到剑河柳川90公里,多为临河公路,在这秋高气爽的季节里,蜿蜒穿梭于山水之间,令人心旷神怡。

     风景虽好,但接下来的几十公里路就不给面子了。




      12月20日,红一军团二师六团经南哨抵达剑河县城(今柳川镇),敌人早已望风而逃。红军主力随后陆续从河口过河,进入剑河县境,中央主要领导在柳川驻扎。

     柳川镇。2006年之前,柳川镇为剑河县县城。从此经过,你根本不会想到这里曾经是一个县城。

       (本图片摘自网络)因三板溪电站建设,仅柳川镇就有14个村处于库区淹没线,有着近300年历史的老县城绝大部分被水淹没,红军遗址也随之沉入湖底。

      过了展架村就到剑河新县城革东镇了。

    12月22日,红一军团从柳川出发,达到当时属台江县革东。红军右路红三军团、红五军团一部也由剑河县进入展架、革东、大稿午一线。

      剑河县位于黔东南州中部,因原名与江苏省“清江”县同名,1914年改称剑河县沿用至今。2006年至2008年初,剑河县142个机关单位和4326户居民先后从柳川镇整体搬迁到革东镇,完成了贵州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城镇移民搬迁。2012年我和朋友前往西江苗寨时经过这里,就被这座崭新的县城所吸引,当时还不知其中的缘故。

      革东镇原隶属台江县,2003年划归剑河县管辖。“仰河莎故乡”,乍一看让人一头雾水,“仰阿莎”苗语意为"水边的小姑娘",是清水江一个动人的传说,流传于剑河。如今州政府把三板溪库区也定名为仰阿莎湖,打造“仰阿莎”文化及旅游品牌。
    时过境迁,如今的革东镇几乎找不到曾经的印迹。
    红军经过剑河县境发生大小战斗4次,牺牲169人,其中先期经过的红六军团在大广坳战斗中就牺牲145人。

     台江城姊妹街。

    从革东镇到台江县的G320公路几乎与高速公路重叠,虽然只有十几公路,也可以节省一点时间。
台江是“苗疆腹地”,苗族人口占全县总人口的97%以上,是最典型的少数民族县。历史上,台江曾先后爆发了三次苗民反清起义,均遭清朝军队残酷镇压,使苗族人民谈军色变,闻军必逃。而红军经过台江,不但秋毫不犯,还在召开群众大会,宣传革命道理,并惩办土豪劣绅,开仓救济群众,赢得了苗族人民的赞誉。
    同样,苗族群众对红军留下的伤病员和掉队战士也视为亲人,有12名掉队的红军战士在当地群众的救助和保护下,其中2人伤愈后自愿离开台江,4人解放后才迁回原籍,还有6人融入了当地生活。对牺牲的红军烈士,同样也是冒险收殓,在老屯乡有7位病弱的红军小战士惨遭国民党保安队杀害,被一位苗族老人偷偷安葬。解放后,台江县将这7位烈士的遗骸迁葬至烈士陵园中。
    当年,红一军团主力、红九军团由剑河进入台江,不费一枪一弹便占领了台江县城。红军总部进驻县城后,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中央领导住宿于文昌宫、莲花书院。

[size=18.6667px]   文昌宫始建于清光绪十八年(1892年),是贵州省保存较好、规模最大的古书院之一。
    汽车导航搜索不到“文昌宫”,向路人打听,正好有人要经过文昌宫,于是互行方便。可达到文昌宫时,正值中午下班了,我自然是没有耐心在这里干等两个半小时。

     莲花书院紧邻文昌宫。始建于光绪十七年(1891年)。如今书院改作了台江县刺绣博物馆,门前挂了四块招牌,皆无红军遗址的半点提示。

     12月24日,红一军团主力先后沿革东、八郎、宝贡、老屯、平兆一带,进入施秉县施洞镇。苗族群众听说红军准备在施洞架桥过江时,纷纷前来支援,三座浮桥半天时间就搭成了。红军渡过清水江后再兵分两路,东路直指镇远,西路进军施秉。

    我原来计划是经老屯乡、施洞镇向施秉、黄平方向前进。但在坑坑洼洼X828道路上颠簸了几百米,眼前的道路让我感到进退两难了。拦下迎面而来的一辆泥头车,询问前方的道路状况,答复是到老屯乡(30公里)的路就是这个样。于是马上决定改变行进线路,返回革东,前往镇远,那是红九军团行进的路线。


  台江城一隅

   (后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成为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站长信箱|文字版|手机版|赣公网安备 36072302000007号|大余在线 ( 粤ICP备05040644号

GMT+8, 2018-5-21 20:5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4-2015 DayuOnline.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